失落,委屈,混乱…如何走出人生的暗黑阶段?丨真实咨询故事

写在前面

我有想过,用很多华丽的语言来向你描述心理咨询可能带给人的意义。但是,所有的描述都不如真实的心理咨询过程更直观,更贴切。

我不能向你保证,当你遇到内心的问题时,心理咨询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影响和改变,但它的确是一种可能性。

每一个勇敢走进咨询室的人,都拥有了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强大可能性。

咨询故事栏目,带你走进真实的心理咨询。那些勇敢的人们,向你展示自己内心的脆弱和强大,丰富和复杂,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借助他人力量,成为更好的自己。

真实的心理咨询中,遵循“保密原则”,除非来访者授权,咨询师绝不会将来访者对她说的话告知任何人。栏目里所有的故事都获得了当事人的授权。

同时,为保护来访者的隐私,此栏目所有出现的当事人名称,均为化名。

张雯萍 | 壹心理咨询师

策划 | 壹心理主笔团

叙事疗法的创始人,澳大利亚的心理学家迈克·怀特在他的著作《叙事疗法实践地图》开篇指出:

“许多来访者认为他们生活中的问题是他们或别人的品行的反应,…… 这种想法决定了他们解决问题的努力方向…… 人们把问题归因于他们自己或别人的内部属性,认为他们就是问题本身。这种信念,只会让他们陷入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中。”

本案例的主人公爱雅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本来今年9月份该升高三,明年就可完成高中教育。

可是她现在却整天呆在家里,不愿上学。父母对此也无能为力,在她不去上学一个月后,妈妈和她一起走进了我的咨询室。

 01    爱雅 

“我就是个让人讨厌的人,无可救药”

“我听你妈妈说你原来是个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直到前年你上高中后发生了一些改变。”

我对坐在对面的爱雅说:“你能跟我讲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爱雅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低垂着头,脖颈上现出明显的双下巴,右手的手指不停的去抠左手指甲盖上残留的指甲油,停顿了一下。

她说:“我高二的时候,成绩出现了下滑,妈妈怀疑我在谈恋爱,每个月打我的电话记录单,不停的问我哪个电话是谁的,最后还让我转学回家。”

没等爱雅说完,妈妈接过话:“从小学开始爱雅的学习成绩从来都是年级前三名,前年考上重点高中,一年多的时间,她的成绩不断的往下掉,去年我们跟老师商量以后,决定给她转回来,这样我们在她身边方便照顾她”

“主要是为了方便监视我。”爱雅依然头也不抬的说。

 “那你也不至于不上学嘛,还有一年就高考,你不上学你将来要怎么办?你这样做是毁了你自己你知道吗?”

妈妈转过头来对我说:“老师,我和她爸爸现在已经完全拿她没办法,不上学,每天在家里什么都不做。白天睡觉,晚上玩手机,现在连个人卫生也不注意,房间乱堆像个猪窝,连洗澡都要我再三的催促!”

我问:“为什么没有去上学?”

爱雅说:“我爸爸说我是个没用的人,说我只会给他们添麻烦,成天对着我唉声叹气,我的成绩现在很差,我上课听不进老师讲什么,我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我转过头看着妈妈。

“她爸爸也是在气头上才这样说,看着她上学一点不用心,成天对着手机,在沙发上一坐就到深更半夜,说她连理都不理,她爸爸也是被她气的没办法。”

“还有”,妈妈继续说:“她现在每个月向我们要零花钱的数目不断的增加,电话费才交了没几天就没有了。”

我意识到如果妈妈还坐在房间里,爱雅是不会真正的讲出心理话的。

我对妈妈说:“可否让我跟爱雅单独聊,如果需要你,我会出去请你进来”,妈妈犹豫了一下,“老师,我就将孩子交给你了,我们是没有办法了,但你是专业人士,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助孩子改变。”

妈妈出去以后,我开始和爱雅交谈起来。她其实很健谈,表达清晰,有条理。

她说高一确实喜欢上一个男生,但是并没有发展什么恋情,实际上几个月后她发现对那个男生的喜欢慢慢的淡了。那是什么使她的学习动力降低,又是什么使得她不愿去学校?

爱雅进入这所重点高中以后,发现同学们各个都很优秀,自己在原来的学校的优越感没有了,老师对她也不像初中的老师那样关照她和重视,她感到自己在班里可有可无,考试的时候自己的成绩只是中等。

还有就是跟宿舍里的同学相处也不是很融洽,在宿舍里大家不太说话,都是各忙各的,她觉得很孤单,她也试着去交朋友,发现不是那么容易。

每次妈妈打电话来除了成绩什么都不说,她觉得父母只在意自己的成绩,并不关心她这个人。

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对学习不那么上心了。

父母决定给她转学,她心里并不愿意,但是妈妈直接办好了转学,来接她回去,想到又要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她很抵触。

转回当地一所普通高中,她每天上学就在教室里睡觉,在家里跟父母关系越来越紧张,父母看她作什么都不顺眼,她就干脆每天看微信和视频,不关心外界,由于每天不动,体重一年之内增加了15公斤,有一天在家里与父亲发生冲突,父亲打了她以后,她就彻底的不上学了。

从爱雅的叙述里,我发现她谈到的都是让她感到难过,灰心和失落的事情,学校不再是一个带给她良好感觉的地方,她没有交到朋友,很孤单,父母不理解她,她讲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是空洞和迷茫的表情,整个人没什么活力。

可以看得出来,爱雅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并不满意。她讲述的都是有问题的人生故事:

比如父母不喜欢他,老师排斥她,同学不接纳她,学习不好。

她就是个让人讨厌的人,这样的想法让她将自己视为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她对自己也是自暴自弃的态度。

 02   无聊的胖妞

“我不知道,也许她是没有朋友,想让我陪伴她。”

我决定跟她讨论困扰她的问题,将这些问题具体化成一个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客体。

用叙事的方式将问题的具体化和拟人化,使缠绕爱雅的问题的边界变得清晰,分化问题与她对自我的身份认同。

“你觉得目前最困扰你的是什么?”

“我没有动力,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你能具体描述一下没有动力究竟是什么”我进一步的说明自己的意图“如果没有动力会说话,它会怎么介绍自己,”

“它会说我对什么都不敢兴趣,我只想躺着。”

“如果她有一个外形,你觉得它长什么样,我指指架子上的沙具,你觉得有什么东西让你觉得就是他的样子吗?”

她站起来看了一圈,没有找到。

“或者你可以在头脑中想象一下它的样子,然后画出来”。我给了她几张白纸和一些颜色笔。

她想了一下,画了一个无垂头丧气的胖胖的女孩,那女孩低垂着眼睑,双手无助的摊放在腿上。

“她有名字吗?”

“没有。”

“那你给她起一个吧。”

想了一下,她说:“就叫她无聊的胖妞吧。”

到这里,我已经将困扰爱雅的一个主要问题成功的与她本人进行分离。

接下来探讨问题对她的影响,进一步解除将问题与她的自我混为一体的消极的自我认同的定论。发展出相应的应对问题的能力。

“告诉我,无聊的胖妞通常会什么时候会出现?”

“随时都在。”

“包括比吃饭和睡觉吗?”

“主要是我在上课和该做作业的时候。”

“每次她一出现,她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她让我无法学习。”

“她是怎么做到让你无法学习的?”

“她不停的让我觉得自己不好,一事无成,成天混日子。”

“她什么时候来到你的生活里的?”

“高一下学期。”

“她最开始是怎么让你听她的话的?”

“她说:学习太累了,你无论怎么学也赶不上其他的同学,不如把时间花在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上。”

“你相信了。”

“对。”

“那现在呢,你现在的状况你觉得开心吗?”

“不开心。”

“所以无聊的胖妞说的不是真的,你觉得无聊的胖妞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她也是没有朋友,想让我陪伴她。”

“所以她为了自己无聊就将你拉下水。”

这次她没有说话。

这段对话起到的作用就是让爱雅站在一个与困扰自己的问题对立的立场,看到她自己是这个问题的受害者,而不是问题本身,这打破了她以前将自己视为问题本身的局限,可以以旁观者的角度去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03   学习的动力

自己没特长,也不知道今后要干什么”

爱雅以前的学习很好,我决定了解一下她以前学习的动力是从哪里来的。

“你以前是怎么做到保持学习的动力的?”

“我当时就是要考上重点高中。”

“你做到了。”

“嗯”

“你怎么做到的?”

“我就每天专心听课,有不懂的就想办法学懂,这样的话我感觉每天都距离自己的目标近一点。”

“所以你如果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你会去努力?”

“是的。”

“你目前不想学习是因为没有像这样的目标吗?”

“可能是吧,我现在不知道自己今后要干什么,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特长。”

“如果你现在给自己一个短期的目标的话,你希望一年以后自己可以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我希望自己可以高中毕业,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对话从目前没有学习的动力去到她曾经很有动力的经历,找出以前的动力来源于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她发现没有目标是她现阶段找不到动力的主要原因。她认为现在是父母要她学习,学习变成了一个要求而不是自己的愿望。

 04   重返学校

 “我会说,爱雅,你可以的。”

接下来我们关注在如何应对问题的困扰,实现爱雅为自己定的目标。

“要高中毕业,你需要回到学校,完成学业。你觉得无聊的胖妞会再来干扰你,让你不要去上学吗?

“会的。”

“那你会怎么做,才能不让她继续的影响你?”

“我会跟她说,我不再相信你。”

“这个无聊的胖妞会很轻易的放弃吗?她会不会想其他的方法来干扰你?”

“不知道,应该会吧。”

“她还会用什么方法来干扰你呢?”

“她可能会让我知道一些好看的网络节目,引诱我去看。”

“你觉得你可以做到不让她继续控制你吗?”

“可以。”

“你如果做到,你会鼓励自己吗?”

“我会给自己一个拥抱。”

“给自己一个拥抱的感觉是什么?”

“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肯定。”

我决定让爱雅换另一种角度来看待她现在的经历:“你认为不让无聊的胖妞继续控制你的生活,你的将来会有什么不同。”

“我可能会继续上学,考上一所大学。”

“5年以后你可能大学毕业,那时候你回想起今天的经历。你会对自己说什么?”

“我会说,爱雅,你可以的。”

当然我和爱雅的对话没有像万灵药一样,立刻起到神奇的作用,使她的生活来个180度的大转弯。

我花了一些时间跟她制定一些小而具体的计划,包括减轻体重的计划,整理房间的计划,帮助她在很小的事情上取得进展,建立自信。

无聊的胖妞常常出现在我们的对话里,我们会想象对爱雅现在的改变,无聊的胖妞会用什么样的新策略来破坏,怎样识破这些计谋,不再次让她破坏爱雅的生活。

我也花了一些时间和爱雅的父母来谈论如何成为爱雅的支持者和帮助者,将父母和爱雅的目标统一起来,讨论在爱雅作出了向目标靠近的行为的时候,父母的如何给到及时的反馈,当爱雅有往回退的时候,父母的反应要怎样。

后记

前不久,爱雅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她决定9月份重返校园,重读一年高二,两年后再参加高考。

我的回复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收到,祝好!” 

 作者简介 

长按下方二维码

可预约咨询

一篇文章可以影响多少人?

成为壹心理创作者

写出你的 影响力

发送作品到以下邮箱完成申请

chenmengfan@xinli001.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

开始你的第一堂心理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