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欧:共享充电宝价值或超聚美,将再投1亿美元,今年投放500万台

共享充电宝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不过这么想的人不止陈欧一个。

文 | 杜暮雨

就在聚美优品3亿元控股(60%)街电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据前者创始人兼CEO陈欧透露,这笔资金已全部转化为硬件资产,公司还以总对价1亿元人民币(含现金和股票)收购了一份专利权。接下来,聚美集团拟向街电再投资1亿美金。

不用怀疑,聚美优品已经All in在共享充电宝事业上了,尽管这看起来与聚美的电商业务无甚关联。

“老业务稳定后会遇到天花板,但有很好的cash flow,这时可以发展多元化业务,我们也不想把聚美的基因定死。另外,街电会比聚美服务更多的用户(聚美只服务女性),我觉得未来光是充电宝业务自己发展,半年内很可能价值超过任何垂直电商(包括聚美),这是我believe in的”,陈欧说。

不过街电的舆论争议从未停歇。前有王思聪“直播吃翔”一赌,近日又传出街电创始软件团队和硬件负责人因股权纠纷全体离职。

对此,海翼股份表示此事是竞争对手因为缺乏成熟产品,无视街电员工与街电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以数倍工资和股票等利益恶意挖猎街电员工,导致部分街电成员离职,并发表声明称:

针对日前网络上出现的关于海翼股份及街电科技的不实言论,海翼股份在此公开予以澄清:

  1. 海翼股份于2015年初开始研发和部署"AnkerBox"移动电源租借箱,期间投入研发和运营费用投入超过2000万人民币,高峰期研发团队成员超过50人。为了更好的融资和发展这部分业务于2016年底分拆为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独立运作;

  2. 街电科技成立后,原项目组中11位研发成员自愿转为街电员工。经协商,他们在海翼限制性股票中的1/4获得保留,余下的3/4按两家公司的估值比例转化为了街电期权;

  3. 经过A轮融资和聚美注资后,街电估值超过5亿人民币,账面现金超过3· 5亿人民币。为了加速融资进程,街电在完成A轮融资时采取了低于员工限制性股票转换时预计的估值。融资完成后,海翼拿出了自己所持的街电股份对员工进行了补差,补差部分的工商手续正在办理中。目前,上述员工持有占街电科技4.469%的期权,融资过程中价值未受损;

  4. 聚美注资后,部分街电员工要求提前对剩余的1/4海翼限制性股票进行转让;海翼支持了这个破例的诉求,于5月8日对本应于2017年9月30日解锁的限制性股票提前解锁,并进一步按这部分员工的诉求,将解锁后的限制性股票按最新的海翼估值兑现为现金并发放,共计1027万人民币;

  5. 竞争对手因为缺乏成熟产品,无视街电员工与街电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以数倍工资和股票等利益恶意挖猎街电员工,导致部分街电成员离职,并驱动这部分员工以不当行为对街电业务造成伤害,更进一步诋毁街电和海翼名誉,我们深感遗憾并将支持街电科技对此进行追诉;

  6. 海翼股份十分注重研发投入,700余名员工中研发人员占比超过50%,2016年研发投入近亿人民币。作为街电科技的创始股东,海翼股份将持续对街电科技提供研发和供应链端的全力支持。

陈欧表态称,任何行业在风口上都挡不住员工流失,且聚美、海翼都对街电注入了团队(目前有几百人),并拉上了淘票票高管原源做CEO,现在的团队比之前更强,这样的变动在他看来并不影响业务,甚至在争议之下会让公司更快变火。“实际上,老王(王思聪)在微博上怼我们,让更多的消费者知道了街电,一下就火了”,他调侃道。

陈欧说,自己和海翼CEO阳萌未来几个月的精力主要都将放在街电上,而他个人则主要负责大方向的策略制定以及对外工作。而目前最大的策略就是——未来每个月生产50-100万个充电宝机柜,到2017年底铺设500万个机柜、全面覆盖中国一二线城市。

据街电CEO原源描述,公司截至目前已经有20余万个充电宝(对应小几万台机柜)投放在外,有单台0.7次左右的平均日出借次数,通常在酒吧、夜店、KTV这样的场景使用频次更高,但人流不够密集的点位也会低到0.1次。

据此来看,达到陈欧的目标,需要街电在半年内增长100倍。

“实际上聚美注入资金后街电才开始大规模生产,目前很多产品还在工厂里,端午节回来你们就会见到几万台新增机柜”,陈欧对速度充满信心,除了海翼、欣旺达两个老股东,街电最近也与比亚迪达成战略合作投产。

激进的策略、大量资金投入已经大幅度先行于业务,陈欧说:“资本市场近年来发生了变化,原来是先做事在融资,现在是先根据市场想象力来大量融资。我觉得'让全球手机永不断电'这里理念绝对是大市场,未来中国市场每天就能有几千万甚至上亿订单,因为充电是刚需,且本质解决的是人的焦虑症问题,卖的是安全感。”

但B2B2C的模式加上室内封闭场景,使得共享充电宝不容易广泛触达用户。陈欧认为,这个模式的特点是当点位不够密集时很难引起消费者的注意,异地借还也不方便 ,甚至想补贴都补不出去,但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一旦铺设全网就能全面改变用户习惯。

这是一场有一手些许乐观底牌的豪赌——小范围内的财务模型、用户需求还说的过去,资金、供应链能力和团队配置也相对到位,但没有全城网络就不算真正验证成功,想验证就要一次性投入大几亿,融资又成了重中之重。

在陈欧看来,融资也不成问题。他说:“我觉得这事很值得押注,聚美(账上有28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仍会继续增资支持街电。我们也在寻求融资,拉上资本家一起玩,好几个大基金都会进来。其实融资不是问题,主要是股权结构,谁进、进多少的问题。最终不会把街电装进聚美上市体系,可以独立上市。”

为了提升速度,街电近日已经开始吸纳渠道加盟商。原源把渠道分成KA(如连锁餐饮)和长尾(如街边小店),前者靠自建BD团队,后者则靠加盟商,并根据铺的数量、质量(营收、在线率、使用率)来进行分成,加盟商还可以选择参与后期运维获得更多分成。

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不过这么想的人不止陈欧一个。

小电、来电、Hi电都在短短数月内融到了过亿元的资金,当头的小电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元。同时,仍有不少或有“背景”、或有“资源”的创业者涌入这条拥挤的赛道。

目前共享充电宝主要分为小场景(桌面型、小机柜型)和大场景(大机柜型),桌面型成本低、铺设快,大机柜成本高、渠道独占性强,街电代表的小机柜则处在中间态。竞品通常认为,小机柜产品不像桌面型“所见即所得”,在触达用户能力、方便程度上不佳。

但陈欧看重的是维护成本。他认为,桌面式充电宝容易被商户放到桌子下面,且商户疲于挨个充电,会降低在线率;小机柜只需连接一个稳定的电源即可,维护成本低,像是共享单车里成本高、技术相对高的摩拜。

规模化扩张在硬件行业坑很多,网络连线、物联网、充电宝都有问题,而且充电宝有安全(爆炸)隐患,这是海翼能解决的事情,但初创团队通常用4-6个月的研发也能做出类似的产品。为了进一步提升壁垒,陈欧打出了专利牌。

如本文开头所讲,聚美近日已斥资1亿元人民币(含现金和股票),从青岛有电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同鑫手里够得名为《一种手机电池的充电箱》、《一种可识别身份的手机充电电池及其识别方法》、《一种手机电池充电更换系统及充电方法》的专利所有权。这份专利共享充电宝需要的扫码、机柜、电池等细节,于2014年11月申请,彼时还没有共享充电宝的概念。

“过去我们中国创业者都是草莽创业,并不太在意专利问题。但近年来已经有所改变,最近永安行因专利而上市受阻就是例证。专利有可能成为聚美、街电最大的牌,甚至是核武器,让后来者无法入场”,陈欧说,“如果知识产权保护能改变过去创业者一窝蜂涌入、资本烧来烧去的格局,那就有意思了。”

有趣的是,来电科技数月前还告过街电专利侵权、目前,同时被告的还有云充吧,后者与来电类似的大机柜已经消失了。如今形势反了过来,街电成了掌握主动的一方。不过此项专利与桌面式充电宝无关,只涉及机柜型产品公司,在查看专利文件后,来电科技CEO袁炳松表示不认为会对其造成影响。

这更像是对无数想要跟风跳进汪洋大海的后来者宣示,有钱有势的我All in了,你就不要跟了吧?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又是充电宝,又是空气净化器,聚美优品还打算继续做电商吗?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