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生风流,娶小30岁妻子,骂遍所有人,有侠骨更有柔情

本文由围炉夜读原创出品

在台湾,要说到李敖,人们对他的评价之一就是:特立独行。

别人不敢说的话,李敖敢于直言,别人不敢做的事,李敖敢做敢当。嫉恶如仇,有仇必报,非常有正义感,这是李敖的做人风格。

他天性开朗、乐观,不喜欢林黛玉那样哭哭啼啼的没出息;他不怕孤独,常常一个人待在书房,一待就是几个月。

李敖一生守脑如玉,特立独行,狂妄不羁、颇有一些魏晋风骨。对于婚丧嫁娶及一些自认为庸俗的应酬,李敖从不参加,常常是礼到人不到,即使是最要好的朋友也难以突破这一人生准则;他常上娱乐节目,大谈平生遇到过的女人是如何爱他,而他又如何爱别人;

当然,真正让他赖以成名的东西,还是那一手好文章:文笔犀利、喜欢用证据说话,批判色彩极其浓厚。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一点李敖自成一格。

李敖时常穿着一件红夹克,大胆狂放、略显“闷骚。”但这股子狂劲,在他身上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他曾在自己的著作《独白下的传统》一书的扉页写道:

50年来和500年内,

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

李敖,李敖, 李敖。

嘴巴上骂我吹牛,

心里都为我供了牌位。

有一次,有记者问李敖: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李敖回答:“当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

什么叫自我?就是自己看自己都上瘾。

什么叫自恋?就是天下舍我其谁。

什么叫自信?就是你得有两把刷子。

很多人以为李敖说的是玩笑话,而他自己的回应是:“也许你不高兴,觉得这个人很自大,但你很难忘掉我这种表达方式,句子你很难忘掉。它是一种宣传方式,运用中国文字的一个技巧,很狂妄的技巧。”

你以为他自负不自知,事实上,李敖是很清醒的。李敖有一句口头禅:“我从无满脸骄气,却总有一身傲骨。”

在一次大学国文考试的时候,有一位身穿长衫,戴一副眼镜的的考生走进考场,让在座的二十八位考官表情都很严肃。在这个大家都穿西服打领带的学校里,惟一一个敢穿长衫,又不怕被别人议论的人,除了眼前这位学生,没有第二位。

这位穿长衫的学生坦然坐定,静静等待二十八位考官的发问。可是,他等了很久,等来的不是老师的发问,而是大家有些抻不住的笑容。

最后,还是校长大人开了口说:你的国文不必考试,如果你的国文不及格,相信学校没有一个人能及格。

这个学生就是李敖。

李敖读书很努力,甚至比教授他的老师读的书还多。当年他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和老师作对,用极尽刁钻的问题为难老师。并且大多数时候都能如愿,老师挂学生常有,学生挂老师却不常有。

李敖用他自己的勤奋与努力,获得了老师们的肯定。

杨澜曾说:李敖是一个有着满腹经纶的人。他有藏书几十万册,他写过100多本著作,前后共有九十六本被禁,创下历史记录,他一直写作不断,他的《李敖大全集》有3000万字之多。

他是这个星球上活着的作家中著作最多的,没有之一。

年轻时的李敖,生活困顿,胡适曾资助他1000块大洋,李敖对此一直念念不忘。2005年他来北大演讲时,捐资150万给胡适先生立铜像,以报答胡适先生的深情厚意,由此可见李敖是个多么重情重义之人。

古人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样的情,最宝贵;

铭恩永不忘,情意重如山,这样的义,最动人;

这样有情有义之人,怎么能不让人点赞。

为救助台湾慰安妇,让她们不被日本人收买。李敖拍卖自己收藏的字画古董,包括胡适曾经送给他的书法作品等,以一己之力,捐出一百万美金,约合三千三百多万新台币,轰动一时。

李敖就是李敖,保有一颗赤子之心。他的侠骨,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际的行动,既出力,又出钱。侠骨铮铮,柔情款款,他的心里始终有慈悲,而他的肩上始终有道义。

1979年6月,李敖的著作之一《独白下的传统》出版后,各界震惊,“佳评如潮”。其中以台湾著名影星胡茵梦写的《特立独行的李敖》一文最引人注目。

这件事不禁让李敖对胡茵梦另眼相看。

后来,他们在萧孟能的有意掇合下相识,并很快进入了火一般的热恋。

这期间,在《时报周刊》的发行人简志信地坚邀下。李敖写了一篇白描胡茵梦的短文,《画梦——我画胡茵梦》: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茵——梦。 

通常明星只有一种造型、一种扮相,但胡茵梦从银幕画皮下来,以多种面目,教我们欣赏她的深度和广角。

她是才女、是贵妇、是不搭帐篷的吉卜赛、是山水画家、是时代歌手、是艺术的鉴赏人、是人生意义的勇敢追求者。

她的舞步足绝一时,跳起迪斯科来,浑然忘我,旁若无人,一派巴加尼尼式的“女巫之舞”,她神秘。

那只如刀般犀利的笔,能写出如此温情的文字,可见李敖别样的柔情,如火热烈,似水温柔。

一个是才子,一个是佳人,他们的爱情在当时非常轰动。可是,就是这样一段神仙眷侣一般的婚姻,却只维持了三个月,他们因为互相爱慕而结合,却因为互相了解而分手。

李敖的一生中有过许多女人:他最难忘的小蕾,最漂亮的H,还有和他生下李文的王尚勤。

他有过两段婚姻,第一段是与明星胡茵梦的婚姻,第二段就是找到小他二十八岁的美女王小屯做太太,并生了一子一女。

李敖写过一个小说《虚拟的十七岁》,在他的心目中,他认为十七岁的女人最美丽的确,作为任何一个女人的花季,怎么可能不美丽。

透过他的文章,我们发现:李敖的心中一直蕴藏着美。他爱女人是表象,其实他内心真正爱的是美,他不光有侠骨,更有柔情。

胡茵梦

2005年9月19日,李敖在刘长乐的安排下,赴大陆展开“神州文化之旅”:

在北京大学、他演讲的方式是“金刚怒目”,就是佛家讲的那种棒喝式的;

在清华大学时他演讲的方式是“菩萨低眉”,表面低声细语,但内涵丰富;

在复旦大学他演讲的方式是“尼姑思凡”,告诉青年学子一定要务实,脚踏实地。

他自己说他演讲的目的在于向大陆人民“播撒自由主义的种子”,其实,李敖不论在哪里演讲,他所表达的都是让人们守脑如玉,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他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思想家。

胡茵梦在自传中这样评李敖:

一、自囚、封闭

二、不敢亲密,对妻子亦不例外

三、洁癖、苛求、神经过敏

四、寒冷恐惧。总是戴一顶皮帽,说是怕有人暗算他

五、绿帽恐惧

六、歇斯底里。

可是另外一个作家林清玄的评价却是这样:

一:李敖是个少见的才子;

二:李敖是个少见的真人;

三:李敖是个少见的细致的人。

李敖是我尊敬的朋友,我觉得这样的朋友不可多得,总像在黑暗里点着一盏灯,让我们在受到挫折时想到他,就有勇气期待更好的天光。

李敖是一个矛盾体,文雅时是“高大上”,“骂人”时就是“魔鬼”。高兴时,快乐的要死,忧愁时,也十分要命,年轻时差一点自杀。

李敖是个多面体,时而“金刚怒目”,时而“菩萨低眉”、时而“尼姑思凡”。凡人只有一面,甚至几面,但他就像个发光体,光芒四射。

李敖有着最真的一面,他有着最快乐的人生。

人们以为李敖是这个世界的“罗宾汉”、“堂吉诃德”,且不论他是或不是,李敖就是这么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用马克思的一句话说叫:人所具有的李敖都具有。

但是李敖所具有的,却是大多数人所没有的。

今天的文章来自于一位读者的投稿,我们也欢迎各路写文高手前来“试刀”。

作者:王虎林,喜欢读书,闲时码字。发表过几十万字的作品,散见于各类杂志报刊。

 

围炉夜读

每晚聆听一篇好文章

相关文章推荐

小爱与大爱

情感  2017-12-08 17:11

中美这一战,最好打久一点

情感  2017-12-04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