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的第100手超级“臭棋”:十倍股与围棋俗手

▌AlphaGo的第100手超级“俗手”

今天在浙江乌镇,2.0版本的阿尔法围棋(AlphaGo)以1/4子优势“险胜”代表人类最高水平的职业棋手柯洁——结果在预料之中。

预料之外的,是AlphaGo的获胜方式。

格隆全盘观看了比赛。这场比赛的恐怖之处在于:整个过程看似胶着,AI机器人也仅以微弱优势“险”胜,但其实全盘柯洁没有任何机会,整个棋局都在AlphaGo的掌控中:如何胜,以及胜多少。

此前Google透露,这次新版本的AlphaGo早已告别了“仅靠输入数据来进行计算的套路”,在高于原版10倍计算能力的基础上,它已摈弃了人类棋谱,而是靠完全的自我深度学习和自我对弈来“积累经验”,挑战围棋的极限。

换句话说,AlphaGo的老师不是人类,它已经是自己的导师。甚至于它已经不满足于只是单纯取得胜利,而是控制胜利的概率以及输赢的差距——DeepMind的工程师这样阐述他们过去的努力:我们的确在研究如何通过多线路决策来控制胜率。

基本确定胜局的时候,它不会冒险去做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而是用最稳妥,甚至堪称“臭棋”的超级俗手来锁定胜局。

这一手就是AlphaGo的第100手的拆一——但在格隆看来,也是今日对局最惊艳的一手(见下图)。

(今日对局中超级臭俗,但也超级惊艳的第100手)

L17的拆一,相信惊诧了所有人。

在左上有诸多白子厚味可以借力的情况下,这手拆一,除了谋活,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想象空间,哪怕业余选手也很难下出这种“谦逊”的俗手。

但棋局的发展证明了,恰恰是这手无味但坚实的拆一俗手,确保了棋局无惊无险进入AlphaGo的“1/4子胜”:在当时局面下,只要上部J17活棋,1/4子优势“险胜”就胜局已定。

这种情况下,要那么多花哨的动作,何用之有?

▌投资如棋局

格隆除了琢磨股票,最大爱好就是下围棋,因为这两者有颇多相通的地方:弈棋也好,买卖股票也罢,到了一定的境界,它就是一种理念,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生命的哲学。围棋的每一个棋子,类似投资组合中的每一只股票。初盘如何布局,中盘如何腾挪,尾盘如何收官……做好了以上,最后的胜负其实就已经定了。

围棋入门就必须学习的十一诀,几乎就概括了投资中几乎所有的注意事项:

一、不得贪胜:越是对胜利存有贪念,越得不到胜利。

二、险地勿入:有危险的地方,绝不轻易涉足。

三、入界宜缓:穿越警戒线,进入敌占区时要缓慢。

四、攻彼顾我:向外攻击对方的时候要回首自身形势。

五、弃子争先:即使丢掉部分棋子也要抢到先手。

六、舍小取大:放弃小的利益追求大的收获。

七、逢危需弃:遇到危急情况要弃子。

八、慎勿轻速:不要轻率快速行棋。

九、动须相应:每步行棋需相互配合。

十、彼强自保:如果对方势力强大则需先谋求自身安全。

十一、势孤取和:形势危孤则首选平和。

但格隆感触更深的,是行棋中的俗手、妙手选择。

做投资的都渴望找到翻倍股,甚至十倍股,这很类似围棋棋手都渴望的妙手:最精妙的下法,一着妙手可解开困境,可扭转败局,可一举制胜,堪称妙到毫巅的智慧。所谓俗手,是与妙手想对应的一个围棋术语,指按部就班,中规中矩的棋——这很类似投资投了一家四平八稳的公司,不够性感,没有故事,貌似也没有多大想象空间。

围棋是一人一步下的,逻辑上应该让每步棋都发挥他的最高效率——也就是所谓的妙手。理论上,四平八稳,按部就班的行棋在高手层面会直接导致失败。

▌吴清源的俗手

但很多时候,以上结论却不尽然,这就是围棋的魅力,也是投资的魅力。

格隆先上一个图,不熟悉围棋的朋友可以跳过这一段。

这是围棋界泰斗吴清源大师于1950年执白对炭野武司的一局棋。

白1刺,没有任何过分之处,老老实实占自己的位置,还帮对手坐实角部,业余选手都看得出来是超级俗手。但是,演变至白9,由于伏有白A黑B白C黑D白E的先手,当黑F扳,白G反扳,黑便动弹不得。也因为这一超级俗手,中央白棋顺利地与右边白一子会师。

如果没有这触目惊心的俗手,结果会如何?格隆简单推演一下:

很明显,白方将被被黑10切断,白棋将惨败。

而前图中白1的刺,不眼红对手的既成空地,只是占自己该占的位置,四平八稳的一着,超级俗手,却发挥了无可比拟的作用。

在吴清源的围棋生涯中,这种四平八稳,按部就班的俗手比比皆是,却往往对整个棋局产生长远的影响。后来吴老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解释自己频频放出俗手的原因:“从拿起棋子开始的80年来,我从来不把围棋当作胜负来考虑。”

不争胜,自然胜。

急功近利,自然容忍不了任何俗手。

忽视俗手是一种优雅而轻佻的错误,投资也是如此。

▌李昌镐的俗手

20世纪上半页的围棋,属于吴清源。下半页,非李昌镐莫属。如果说吴清源在俗手和看似无理的“凶手”兼而有之的话,李昌镐下得棋几乎全部是俗手——看李昌镐的棋,你会有一种实在不以为然,最后昏昏欲睡的感觉。

但坐在他对面的任何一个对手都不敢睡——这个木讷无言,脸上几乎从没有表情,石头一样的棋手用这种四平八稳的“俗手”构造的组合,拿走了20世纪下半页几乎所有的围棋冠军头衔。

李昌镐16岁就夺得了世界冠军,并开创了一个时代,但其整个围棋生涯,却极少妙手,就像一个每年拿第一的基金经理,组合中却从来没有一只当年涨幅翻倍的票。无法容忍的韩国记者问他这个问题,内向的他木讷良久,憋出一句:“我从不追求妙手。”

“为什么呢?妙手是最高效率的棋啊!”

“每手棋,我只求51%的效率。”

李昌镐又说:“我从不想一举击溃对手。”记者再追问,他就不开口了。

这个说法也从侧面得到了验证——李昌镐的老对手,中国围棋代表人物之一马晓春九段曾说,如果一手棋的效率满分是10分的话,那么李昌镐的棋,每一手最多只能打6分到7分。

问题来了——每手棋只追求51%的效率,为何能做到世界第一?

追求51%的效率,就是用51%的力量进攻。用100%的力量进攻,甚至一招毙命,不是更强吗?

表面上看似乎如此,不过换一个角度:人求胜欲最强的时候,恰是最不冷静的时候;对别人进攻最强的时候,正是防守最弱的时候。所以,李昌镐每步棋都只是用51%的力量进攻,另外49%的思路放在防守。这使他的棋极其稳健、冷静,极少出错,使任何对手都感到无隙可乘。年轻的他因此得了许多与年龄不相称的绰号:少年姜太公、鳄鱼、石佛……

妙手极美,从另一个角度看,却是陷阱。谁能让自己的思维一直保持在100%的高效上呢?因追求妙手,用上全部精力,思维也像透支一样,妙手之后,不假深思的棋也来了。如果对手没有被击溃,你的破绽就完全呈给了对方。全力之后,必有懈怠;极亮之后,必有大暗;迈最大步子往前冲,也最容易一脚踩空。

而这恰恰是围棋十一诀中的第一条:不得贪胜!

这个道理,基本每个棋手都懂,但却知易行难。没有几个人会抵受住花哨妙手的诱惑,就如同没有几个投资人会经受住“十倍股”的诱惑。但李昌镐却是彻底践行了。

在他眼中,极品的妙手,就是看破妙手的诱惑后,落下的平凡一子。

▌巴菲特的俗手

巴菲特懂不懂围棋,格隆不知道,但他在投资领域的作为,几乎就是李昌镐在围棋的翻版。

巴菲特投资的公司几乎没有一家是在当下看起来无比性感,能给予市场无限憧憬,给人以十倍股想象的股票。他甚至在90年代互联网泡沫中被吓得一点互联网股票也没有投资,并被市场足足嘲笑了三年之久。

他买的所有股票,都不会有多性感,但一定都符合一个基本要求:做好买入后马上就会退市,5年之后之后还活着的公司——他的所有买入都并不准备当期盈利。

这就是巴菲特所反复强调的安全边际:找到足够的安全边际,比找到某一只牛股要重要的得多。成功地抓住一只牛股无法成就你的整个投资生涯,而坚守安全边际则可以。

孙子曰 “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是战争的第一要诀,也是投资的第一要诀:如果你没有做好防守,你前期挖掘出的所有的十倍股,只是为了给未来某一天一次性亏掉做好了买单准备而已。

不贪胜。缓图之。胜利是好东西,但对胜利的贪欲却会让你远离最终的胜利。

记住:投资中,用俗手。

【经典回顾】

人生最好的状态是小满

在命运为你安排的时区里,一切都准时

青朴山:过去三年中国最牛逼的商业创新模式——摩拜单车,还能走多远?

港股资讯 · 新可能格隆汇app 隆重上线


立即点击“阅读原文”,抢先体验格隆汇app!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