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吼TV】酷似苗侨伟的他多次创业后终于成了“幸福”的投资人

↑ 你不是一定要关注这个公众号


时长:04'19'' 星级:5.0

创业篇

  狮吼  


今天狮吼君要介绍的这位投资人长相酷似香港演员苗侨伟,他就是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梁霄,中国母基金联盟副秘书长,尚良科技创始人,连续创业者。多年通讯、软件企业经营经历。曾为泰岳梧桐基金投资合伙人。


从海归创业者到投资人的转变

我是乾元资本的梁霄,实际上我做投资的时间也不是太久,大概是可以追溯到2013、2014年。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做过一些早期的天使投资,后来到了2015年,我们创建了乾元资本,一直做到现在。乾元资本目前还是一个新锐的投资机构,股权投资我们现在主要的方向集中于在文娱和消费升级相关行业。

我们在投资阶段上主要还是倾向于相对于成熟的,靠后的一些项目,主要还是一种布局式的打法。希望能够在整个这个行业里边,先去参与一些投资,同时获取一些行业里的资源和人际关系网络。在今年的后半年,我们也会再去看一些其它的领域,是比如说新能源和新金融这两个方向,也会去做一些布局和尝试。

我实际上是一个80后的海归了,2008年从美国读书回来,就一直在创业,在此之前,我相对求学经历还是比较丰富的。我高中在北京读书,毕业之后考上了北大,当时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教育部有一个计划,就是可以让一些优秀的大陆应届的学生有机会通过面试去到香港读书,后来我做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决定,虽然已经录取进了北大,我就放弃北大的学习机会,去香港,读了香港科技大学。

香港科技大学现在也是全亚洲比较有名的学府,可以说,当年也是比较幸运的,这个选择我觉得是非常正确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后来在香港读书,2005年,我就去美国读了硕士,在美国比较舒服的加州,在洛杉矶南加州大学就读,一直学的都是通讯专业。2008年我从美国回来之后一直在创业,创业项目还是相对比较丰富的。

我2008年回国开始创业,应该是比较早的在国内做众包这个概念的创业者,也可以说是做了一个商品众筹的项目。当时我希望能够在国内通过互联网的力量,大家一起去设计小的东西,比如充电宝,我们通过众筹把它生产出来,然后去卖。当时项目名叫核桃实验室,核桃相当于人的大脑,当然那个做的有点早了,国内还没有众筹的概念,所以后来转型做了第二个项目。

第二个创业项目是做社交化的客户关系管理平台,当时我们是想做中国的salesforce,但那个时候,依然还是做的早了一点,当时其实一个是social,这个社交化还没有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里面流行起来。当时包括新浪微博、人人网的品牌主页什么的,都是相应在我们做的项目比较后期的时候才发展起来,所以我们相对早了一些,当时创业团队做起来也比较困难。后来很多做这个方向的团队有做的不错的,我们当时因为做的过早没有坚持下去,就关闭了这个项目,比较可惜。

第三个项目,后来我们做了一个社交化的登录,那个项目做的还是相对比较成功的。当时有新浪微博登录,腾讯微博登录,这种登录非常多,几十个,我们做了一个中间产品,一个技术产品,通过这种用户划线大数据做一些分析。社交登录这个项目我们做的还相对是不错的,当时在创业大军中,还算是有一点点的声响,也拿到了相应的投资,这是我之前的一个三段的创业经历。

后来我自己同时又做了一些比较传统的软件公司,到目前为止,我还保留了大概三十多人的一个技术团队,我们还继续在做一些信息安全性的软件,和通讯相关的一些业务,团队相对比较稳定。大概到2013年前后的时候,公司相对比较稳定了,感觉好像也没有一个能够爆发和增长的模式了,我那时候时间相对还充裕一些,后来就一直在思考,当时自己尝试着去投了一些早期的项目。

但那个时候,感觉个人做这种天使投资也不是很专业,我碰到一个熟人,觉得这个不错,我就投了,明天我一犯懒,可能不投了,所以很不稳定,所以后来也思考,无论是天使投资,还是各个阶段的投资,我觉得应该还是实行一个机构化的方式去投,有比较稳定的项目来源,比较成熟的投资逻辑,相对完善的风险控制机制,以及投后管理服务能力,需要一些合伙人,需要团队一起来管理。跟大家交流之后,我在2015年之后创建了乾元资本。

我的投资逻辑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工作时间100%放在投资上,因为现在整个资本市场也是一片红海,现在投资机构非常多,你要杀出一条血路来,找到一个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现在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乾元资本,我大部分的时间是去带领团队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去在某一个细分领域里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我目前大部分的精力所在。

我对投资的理解,说三个关键词。我觉得第一个应该是趋势,第二个是逻辑,第三个是人。为什么是这三个词?其实就是一个宏观、中观和微观的区分。

我觉得其实讲趋势就是讲宏观,做投资其实有一个宏观判断和分析在里面,这个趋势可能包含了未来、行业发展、宏观经济。趋势一词,其实就是一个顺势而为的意思,我觉得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去投资,其实你要找到一个未来的顺势而为的机会和行业方向。

中观上来讲,就是我们在实际操作投资的过程中,投资逻辑里面包含了很多的内容,每一个投资人有自己的看法、想法和专长,知识结构和积累可能会决定你的投资逻辑。有人生中的逻辑、有思考的逻辑、有学习的方法论,都是一种逻辑。所以投资本身也是一种逻辑。如何去投?如何去布局?如何解读这个大的宏观趋势和形势?这些加起来其实就是逻辑。所以我觉得第二个词是逻辑。

第三个词就是人,这是微观上来讲,我觉得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你的被投企业的创业团队,都是由人来构成的。无论你的知识,资源,还是执行力,其实都是围绕着人去形成的。所以我觉得在投资过程中肯定是离不开人这个因素的,一个企业是否能成长成一个比较成熟的企业,核心是创始人他能否带领这个企业走的更长远,都是在看这个团队,这个人。所以我觉得人很关键。

我的投资预言

我有三个预言,还是结合我们乾元资本来讲,我们未来想要做的三件事情。目前我们着重是在文娱领域做投资,未来我们可能是要在新能源和新金融这两个方向上做一些投资。所以我说三个预言,其实我觉得第一个,就是从文娱消费这个领域,我觉得就95后而言,或者我们定义这个叫新时代吧,95后的消费一定是一个内容驱动型的。所以我们现在去投内容,大家最后的出路,其中一个方向就是跟消费去结合,所以这个预言,我觉得应该就是说以后凡是有内容概念的消费一定是这种新时代消费的核心消费观,所以这是其中一个方向和预言。

第二个,我们就讲为什么接下来要布局新能源,这个方向跨度比较大,但是没关系,我觉得能源领域是未来一个很大的风口。所以,能源改革这个风口,我们现在在看,中国正在经历第四次重大改革,我们可以把历史往前推演,第一次重大改革是价格双轨制时期。第二次改革是最为重要的,影响中国过去这三十年的,其实就是1992年的土地改革,当时小平同志南巡。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这种富豪或者有钱人,成功的人士其实大部分是跟房地产相关行业的人,土地改革造富了一批富豪。那是中国在整个历史发展中给予大家的一种历史机会,而这个机会可能属于50年代人,60年代人。后来第三次重大改革是财税改革,第四次是我们现在目前正在经历的能源改革,包含了电、气、水等改革。我们目前看的主要是一些在电的方面的项目,国家2015年出了国家电改9号文。

能源改革,我可以判断这个预言是10-20年以后,如果你看10个有钱人,至少有5个以上是能源大亨。所以这个能源改革的历史机遇是中国这个时代给予我们80后、90后创业者的,可以去媲美土地改革那一次的一个重大历史机遇,我们大概算下来,可能有十几万亿的一个市场规模。

第三个预言,是新金融,因为我们自己也是一家投资机构,我觉得未来,如果作为投资人没有布局新金融是要被淘汰的。以后任何一家投资机构都或多或少有自己布局的一些以金融科技为主的新金融项目,这是以后新锐投资机构的未来方向。

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疯狂的事情一定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干的,刚才我讲美国读硕士的经历,经历过一件很疯狂的事情。美国有一个兄弟会的概念,英文叫Fraternity,其实大家比较熟知的骷髅会就是美国兄弟会的一种形式,这里群英荟萃,在美国特别是大学里面,有很多的兄弟会。我刚到美国读硕时,遇到很多兄弟会在招募,我当时觉得这个事情特别有意思,特别好玩儿,是非常的localized,因为这是美国文化的一种体现,所以我当时做了一个很疯狂的决定,加入兄弟会。

兄弟会基本上都是当地人去玩儿的事情,很多是商业上的,基本上是以白人为主,说英语。我参加的那个兄弟会是一个相对亚裔的组织,但是这种亚裔的兄弟会很多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甚至很多兄弟是迁居美国的第二、第三代了。

在我参加的那个兄弟会里,用希腊字母去命名的会员里面的一些朋友,已经参加很久了,他们有些已经上了年纪,五六十岁了。加入兄弟会后,就形成了一个关系网络,走在全世界的每个角落,你都可能碰到一个兄弟会成员,比如说,你在南加州大学参加过兄弟会,你在世界各地都有可能会遇到兄弟会成员。尤其在美国,你可能会初入到社会,你可能会见到这些兄弟会成员,他们可能有的已经身居高位,大家会有这种联系,有这种兄弟感情。

因为你参加这个兄弟会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半年期的叫做pleging,就是要宣誓的一个过程,你是要完成一系列的任务,只有经历过层层考验,才能加入这个会,这里有一套非常严谨的逻辑。在接受这个考验时,需要运用毕生所学的知识、智慧和胆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目前为止,在国内学习和模仿这种形式的模式,我还没发现有人能做到很好,因为这是十分困难的。

比如说所有刚入会的会员,就像进入新兵营,所有人都可以训斥你,所有人都需要去站列队。当然还有很多考验你意志的东西。比如说晚上11点钟集合,整个屋子全部关着灯,每个人都穿着黑衣服,我们刚入会的七八个人,全部站成一排,被他们训斥,提各种要求,比如让你做30个俯卧撑、30个仰卧起坐等等,通过各种形式考验你。包括从语言上、意志上锻炼你,增强你的意志,锻造你的能力等。

更疯狂的事情,那是在11月份的洛杉矶,天寒地冻,风雪交加,大概是零下1、2度的样子。我们兄弟会的所有男生,穿着游泳短裤,到山上的泳池里去游泳。还给兄弟会的每个会员发一个很小很小的徽章。

那天晚上11点,大家集合,全部到lam line家的游泳池后边,到达之后,教官把我们的徽章收起来,一把扔到游泳池里。每个人就必须在漆黑的夜晚,跳入冰冷的泳池,一遍遍地寻找小小的徽章。而且是你一定要保证所有的兄弟要一起都能够上来,就是如果你捡到了,别人还没有捡到,对不起,你也要在这个游泳池里边继续冻着。当时只有零下1度的温度。兄弟会通过这种形式,培养你坚忍不拔的意志,同时也培养团队的协作精神。你自己捡到东西,你还要帮你的队友去捡。我们那天晚上可能扔了得有十次,就是上来之后,你以为结束了,然后"哗"一把又扔下去,你又下水去捡,就是这种事情非常非常多,就是各种考验。

同时,我们也经历很多搞笑的事情,就是到那个洛杉矶的海边的街头,我们男生都要化妆,穿上奇奇怪怪的衣服,到街头去唱歌、卖艺。通过这种方式,培养你无所畏惧的精神。在别人眼里这是非常疯狂的举动,对于我而言也是这样。因为加入兄弟会的一半都是大一新生、本地人才会参加,而我已经是研一了,还是外地人,英语也不是很流利,但是我还是去了,这就是一个很疯狂的举动。

问答环节

Q:你现在的小目标是什么?

梁霄:我现在的小目标,就是把乾元资本能够踏踏实实的做好,我们要做价值投资、价值判断,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去做,能够在我讲的这几个细分的行业里面,找到自己核心的逻辑和布局,这是我现在的小目标。

Q:你最近看过哪本书让你印象深刻?

梁霄:是吴军先生写的《硅谷之谜》,这是继创作《浪潮之巅》和《大学之光》之后的一本大作。我认为这本书写出了整个硅谷的起源。这本书其实写的非常好,讲了硅谷的起源,以及为什么硅谷能够成为今天的硅谷,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给硅谷精神做出贡献的一些传奇公司。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一个地缘和历史的角度去理解硅谷神话。

上个月的时候,以习大大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重要决策,在河北成立雄安新区,而且中央有新的一个文件正式定义雄安为中国硅谷。其实我觉得在这个相比较的过程中,看看我们国家现在目前的发展状况,包括看雄安地区的发展,其实是有一种感触和感悟在里面的。到底如何我们才能够有一个中国自己的硅谷?这里边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元素是由什么去构成的?其中肯定少不了的是大学、科研机构、人才、政策,相关基础设施、风土人情,很多很多东西,包括当时大家还提到的硅谷的气候,或者是这些东西。

所以我觉得通过看《硅谷之谜》这本书,透过硅谷的地缘和历史去看硅谷,回过头来去看雄安。我们知道,在每一届政府的接续努力下,从深圳特区到浦东,到天津的滨海新区,在不断的发展成长,这些新区特区它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就是拥有沿海地缘优势,那么雄安它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它就不具备这个地缘优势,我们如何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地缘和这种历史的背景下,去打造一个高科技兴国的中国硅谷了?我觉得反复去读这个硅谷相关的书籍是很有益处和启发的。

Q:你的人生信条是什么?

梁霄:我觉得人这一辈子,你活来活去,你并不是活在一个60亿的地球上,你也没有活在一个16亿人的国家里,其实你真正作为一个人,一个普通人,你一辈子可能就活在了你周围的一个群体里,在一辈子中,只有那些正真与你打交道的人,才是影响你的人,影响你的人可能也就区区千人万人。所以你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跟你周围的这个群体,周围的这些人是非常相关的。所以如何去规划和过好自己想要的生活,很重要的是你如何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和周边的人。

同时我觉得回过头来,做人做事一定要珍惜这种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友情、亲情、爱情。因为人这一辈子也无非就是和这么一些人交往。如果你与这些人发生伤害或者产生摩擦,我觉得那是很大的损失。所以我觉得做人就是要真诚、相互信任。

Q:你现在幸福吗?

梁霄:我觉得其实幸福并累着,还挺辛苦的。我创业的时候,感觉投资人都跟神一样,他们好爽,当时我就在想有一天我做投资,会不会也很爽?

但当你真正做投资的时候,你发现其实投资人蛮辛苦的。尤其现在你不光是自己拿钱做投资,你还要管着其它LP的钱,所以现在我身上背负着合伙人的信任,背负着对团队的责任,背负着投资方LP的信任,也背负着我所投企业对我的信任和期望。

但是同时会觉得这种被信任其实还挺幸福的。很早之前就有人说,美国一项调查显示,最幸福的职业是做投资人,做风险投资。所以,现在的状况就是印证了这句话,最幸福的一个职业是做风险投资。

Q:你想得到的幸福是什么?

梁霄:除去工作的话,最幸福的一天,我觉得还是能够回到我在温哥华的那个小木屋,在大概上千年历史的那种大的原始森林里面。每当很辛苦很累的时候,我最向往的还是能够回到大自然中,亲近森林、树木、山海,包括这些动物,忘却烦恼、忧伤。当时我在家里住的时候,小黑熊、小鹿,就在院里跑,有种亲近大自然的安静感,让我十分向往。所以我觉得如果一年能够让我有那么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能够回到小木屋,我觉得就已经是非常非常幸福了。

其实我觉得大家奋斗,无论是做投资,做创业还是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能有一个比较舒适的生活,不能说安逸,但是能够有安静和安详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觉得始终有这么一个目标在那儿,让你向往的一个生活方式还是不错的。

Q: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梁霄:其实我还真没有特别考虑过最崇拜的人。很多人确实很值得崇拜,乔布斯、巴菲特都很值得崇拜。我自己的母亲应该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我觉得对自己母亲的这种崇拜,小时候可能并没有感触那么深,因为我们家我父母其实也是创业出来的。在比较早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可能整体的生活水平都比较差一些。我的母亲从机关单位提前退出来下海自己创业拼搏,到后来自己做生意做的还不错,应该也算是一个女强人吧。

小时候,可能不太理解,直到受我妈影响,后来我自己选择创业,选择自己做事情,你真正自己做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创业真的是很不容易。像我父母当时,就跟现在大家看北漂差不多,他们当时的情况还要更差一些。能够在北京这个城市能够拼搏出来、能够立足,我觉得还是很不容易的。真正当自己去做事情之后,才觉得这种不易,回想当时,才能够理解他们的当时那种辛苦和困难。所以我觉得母亲是很值得崇拜的一个人。


—The End—


百学须先立志

更多故事点击图片



↓点击「阅读原文」

和狮吼君讲讲你的故事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