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何求,曾几何时,你是否也这样问过自己

冷暖哪可休

回头多少个秋

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

 

有人说,他的歌声总包含着感情,像透明的紫水晶,散发着迷人的光辉,把无数人带进略微凄凉的美丽境界,哀怨和凄美都来得自然。

在这首《一生何求》中,他将这样的境界渲染得淋漓尽致。哀而不伤的旋律,深情的演唱,把人带入一个泛着浅紫色忧郁的美丽境界。

浮躁的心就这样沉静下来,开始重新打量这个世界,像是多年来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活着,不是清晨挤在地铁中的疲倦面容,不是霓虹下的孤独身影,不是午夜梦回的怅然所失。

而是一颗孤独而勇敢跳跃的心,一个开始思考的灵魂。

  01  

《一生何求》收录于陈百强在1989年7月发行的同名粤语专辑,一经发行,便取得双白金销量。凭借其如虹声势,陈百强也迎来了他演绎生涯的第三个高峰。专辑中的第一主打,也就是同名歌曲《一生何求》蝉联电台排行榜,街知巷闻。有人甚至说,这是一首三岁到八十岁都识得唱的歌曲。

其实,这首歌的原曲并非丹尼首唱。它的原曲来自于王杰的《惦记这一些》,收录于王杰1987年在台湾发行的首张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王杰这张专辑的同名主打歌持续霸占台湾排行榜半年之久,但这首《一生何求》的原版《惦记这一些》并没有在市场上引起太多的关注。

王杰没有唱红的国语歌,后来被陈百强相中,找来潘伟源填上粤语词后,反而让他唱到了事业巅峰。像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缘分,王杰孤傲一生,整个华语乐坛能入他眼界的人物寥寥,但陈百强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说:“《一生何求》它是真的很好听,我觉得非陈百强唱不可,如果是别人唱一定不可以。就算我唱了《惦记这一些》,但那是两回事儿,都是没有他的那个‘韵’在。”

  02  

《一生何求》的成功,也离不开TVB经典剧集《义不容情》。随着这部剧在两岸三地的热播,主题曲《一生何求》与剧中人物的命运融合在一起,也启发着众人对生命的思考。

《义不容情》剧照

一生何求,这个值得我们追寻一生的问题,或许我们至死也不会明白。

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来到这世上是为了追求什么?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又失去了什么?我们得到的就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吗?

时年31岁的丹尼,而立之年,名利双收,伫立在高处不胜寒的地位,回望走过的人生路途,再看向未来的漫漫长路,悲凉,迷茫。于是他问出了这样的问题:一生何求?

现代的人往往是在无意识地生活着,社会的规则就像是巨大的海浪,推着我们不停地走。

于是我们忙着买房,忙着结婚,忙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忙着生,忙着死。

这便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一种自在事物的存在”,它缺乏存在本身的意义,缺乏自我意识。就好像活了一生,却不是在为自己而活,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活。人的生、老、病、死和春、夏、秋、冬的四季更迭似乎没什么两样。

萧红在《呼兰河传》中问:“人生来是为了什么?”有人回答她:“人活着是为了吃饭穿衣。”她继续问:“人死了呢?”“人死了就完了。”

1992年10月30日,王菲作为演唱会嘉宾,出现在同门师兄黎明的演唱会上。这一年,她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突然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和窦唯过起了“隐居生活”。那一年她23岁,选择了爱情。(由于陈百强的一生何求演绎的几近完美,所以鲜有翻唱。敢挑战的也只有校长和王菲了)

这样的回答让她觉得荒诞又可悲:他们这样生活,似乎也是很苦的。但是一天一天的,也就糊里糊涂地过去了,也就过着春夏秋冬,脱下单衣去,穿着棉衣来地过去了。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大,长大就长大,长不大就算了。

她意识到这世界的荒诞,这样的荒诞感让她进一步触摸到虚无,因此她感到悲凉。因为清醒,像是一个排除在人生盛宴的局外人,所以她比常人孤独。这样的孤独让她悲哀,但没有人能分担她的悲情。

于是她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31岁。

  03  

 

同样匆忙走完这一生的,还有丹尼。

就在他问出“一生何求”这个问题四年之后,1993年10月25日,因逐渐性脑衰歇病逝,终年35岁。

我不知道丹尼弥留之际,有没有想清楚这一生,何求?

是像歌里唱的那样“迷惘里永远看不透/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所有”的怅然所失,还是像萨特暮年自省“生活给了我很多,同时也让我明白,这一切并没有多少意思”这样的遁入虚无?

或许,他早把疑问变成了感叹,一生何求!

须臾一生,我们拼命去追求的,往往并不一定是我们真正想要的。

就像歌里唱的,耗尽我这一生/触不到已跑开

再回首时,往事与岁月均烟消云散,还有什么沉淀下来的记忆呢?

所以啊,不妨让追逐的脚步慢一点,不妨让灵魂停下来,问一问自己,你在追求什么,你在为谁而活?卸下这个社会强加在你身上的包袱吧,不要看别人在做什么,转过身,问自己的灵魂。

这短暂的一生,就算是南柯一梦,也不至于像蝼蚁一般度过。

想清楚了,便无所畏惧地扬帆远航吧。

就像尼采说的,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文/云山

编辑/排版/淘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薛之谦在这里等你。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