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地 | 这些最艰难的时刻,都没有放弃过跑步

文 / 原石

“忙就中断跑步的话,我一辈子都无法跑步。坚持跑步的理由不过一丝半点,中断跑步的理由却足够装满一辆大型载重卡车。”——村上春树

跑马拉松的人通常认为,“我们拥有马拉松,所以拥有一切的能力。”

对跑马拉松的人来说,跑步是一件隐忍而快乐的事情,是长久坚持下的蓄势待发,是不动声色的默默努力,是表达内心情绪最直接的方式,是一种仪式感带来的情感宣泄。

这件事情本身的延展性和丰富程度,本身并不亚于爱情。这些最艰难的时刻,他们都没有放弃过跑步。

丁祖昱:最近的两次马拉松让我很难忘

迄今为止,最难忘的马拉松经历有两次,一次是17年3月无锡马拉松,最终是以2小时59分08秒的成绩完赛,在一场大雨中完成了这次马拉松,真正看到风雨过后彩虹的绚烂。

还有一次是4月17日的波士顿马拉松,这是迄今为止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跑出了近两年来的PW(个人最差成绩)311,在高温和热浪中完成了这次马拉松。 

毛大庆:跑步的背后就是人生,我愿意做更多尝试

2016年的时候有一些小懊恼,在黑道滑雪时把韧带给摔断了,当时距离首尔马拉松的时间已经很近了,内心十分忐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在做恢复性训练。

等到首尔马拉松开跑的时候,我碰到了田老师,我们俩就约好先跑十公里再说,跑完十公里之后,觉得状态还可以,于是就约,要不继续跑个半马,等到跑完半马之后,信心大增,就这么跑完了全马。这次马拉松让我对人生、对身体有了新的认知,要更重视自身的感受,要相信内心的感觉,要有一些冒险认识。人生也是一场管理,要做好防护和准备。

吴洋:现在不多跑些风景,到老了拿什么下酒

2016年年中的时候,当时约了许多地产圈的好友们去日月潭环湖马拉松,一圈下来30多公里的路程,算不上一次传统意义上的马拉松,跑了一半就开始下雨,雨势越来越大,等到20公里时候就开始瓢泼大雨了,整个眼睛都睁不开了,这是日月潭最艰难的一段路,坡道也长,我和曲咏海一直互相打气,支撑对方跑下去,用八分钟左右的配速,在暴风骤雨中完成了。

跑界女神小卡:跑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希望到达的一刻也活蹦乱跳

我每个月的跑量还可以,基本上大概在400公里左右,2015年北京国际马拉松的成绩是2小时50分07秒排名第8,国内第1,年龄组第1。

对我而言,跑步十年,这是生活中的一种习惯,是一件快乐无比的事情。我希望在抵达终点的时刻,也活蹦乱跳的,这就是跑步的目标。

我的一个漂亮女性朋友“自由米”,在三大洲十几个城市完成17个全程马拉松,她是我认识的人中,比较少有的非地产圈人士又那么热爱跑马的。

之前我只以为地产圈的人普遍比较焦虑,偏胖体型,对跑马的热爱程度更多一些。

这可能和自由米的状态有一定关系,她是复旦大学新闻学学士,香港大学心理辅导学硕士;5年以前是PRmanager,去年是戒毒心理咨询师,现在一心一意从事写作。

她写的跑马文章也十分有趣: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去知乎开个账号,回答一下“长得好看的人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之类的问题;但现实中遇到的问题却常常是这样的:“作为人口统计学上的重要指标‘失业人口’,一个女生到处去跑马拉松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身边到处去跑马拉松的人简直多极了,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人坚持下来跑马的正面鸡汤案例,几乎没有听说过放弃跑马的负面例子?

这让我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一旦踏进跑马这条河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退出的机会了。

我的朋友呆呆说,有一次家里碰到些事情,她在深圳湾跑步,当时突然心疼到无法呼吸无法跑步,几年来第一次折返时需要走回家。

她喜欢跑马拉松,喜欢马拉松带来的仪式感,“当你跑完一个全马,拿到一个人人都可以拥有的奖牌,不是说你能跑多远跑多快,而是你用几个小时完成了一个挑战自己的仪式,知道了自己最大的忍受力。那种挑战自己成功的快乐和纪念意义,绝对是平时的清晨奔跑不能带来的。”

作为一个不跑马拒绝被洗脑的冷静人士,我经常想身边这群跑马人士的共同特点:精英、有毅力、内心单纯,执行力强。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快乐,一个跑了21公里或者42公里就能收获莫大快乐的运动,这项运动本身“功利”,但又含情脉脉,我听过最动人的一句城市马拉松广告语是:跑过风景跑过你。

事实上,跑马的人都极其理智,我问吴洋,如果只能睡6个小时,他是选择少睡+跑马拉松还是睡满六小时?

“我刚从长沙赶到了深圳,原来准备五点半起床跑个半马,昨天晚睡,所以就果断放弃了跑步。”这个老炮儿十分冷静。

何止冷静,毛大庆的马拉松简直科学又精准,十二分的酷。“要学会科学的跑步,做许多事前准备,要科学的观察自己的身体。“

严谨的态度背后是,他在大雨交加的环境下跑过一次土楼马拉松,身体居然完全可以应付。

身体因素是许多精英们集体焦虑的一个起源,“有一年我给毛大庆打了个电话,大庆正在乌镇出席互联网大会,在颁奖前半个小时,我告诉大庆说~坏了,我跟你得了同样的病。“王晞的跑马理由很简单,他说得了跟毛大庆同样的”病“。

严重失眠,中度抑郁+焦虑。毛大庆想想就建议,要不,一起跑步吧?

现在的王晞,几乎就是一个中度马拉松发烧友,“现在越跑越开心,改变了自己!从身、心、灵都彻底地改变,由内到外,实现了自我的救赎。这就是跑步带给我最大的成就!“

丁祖昱的成就感更多来源于战胜昨天的自己,村上春树的这段话几乎就是他的真实投射,“我超越了昨天的自己,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才更为重要。在长跑中,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每个人对马拉松世界的态度就是他内心世界的投射。比如毛大庆,他的愿景是传播马拉松文化,用饱满的激情和充沛的感情带领更多的人开始跑吧!

作家凯鲁亚克说:“我总是惊讶地发现,我不假思索地上路,因为出发的感觉太好了。世界突然充满了可能性。”

或是这样的情境,王晞说,“我这一辈子都会跟跑步在一起。”

推荐阅读:

➤ 前四个月销售数据重磅出炉,你公司掉队了吗?

➤ 地王“没了”!

➤ 好尴尬,万科和碧桂园在一季度都卖了1500亿

➤ 从深圳到浦东,到雄安

➤ 大佬们很悲观,但2017年是卖得最好的一个春天

➤ 最近有点门路的,都在托人买房

➤ 调控又来了,房价还会跌吗?

➤ 房企都有一个千亿小目标

➤ 帝都房价崩盘在即?北京版“八万五”真相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