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侍女裸体上朝误国误民,两次被当俘虏送人,最终被仇人逼杀!

晚清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因为它本质上受到了一场来自外来强势文明的强烈冲击。历史上也曾有场类似的文明冲击发生——魏晋南北朝,不仅仅是文明之间的冲击与交流,更有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激烈斗争与融合。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冲击痕迹已经不复存在,但是透过荒谬绝伦的历史,尤其是对中华特有的伦理纲常的破坏,就可以管窥一斑。本期将介绍一位北齐奇葩侍女的飘零身世,借此了解那个黑白颠倒的时代,红颜并非祸水,但女人确实是探究真实历史的一个缩影。

冯小怜,北齐后主高纬的嫔妃,原是高纬的皇后穆邪利身边的侍女,穆邪利失宠后,将冯小怜进献给高纬,高纬封冯小怜为淑妃。冯小怜聪明灵巧,善弹琵琶,精于歌舞,深得高纬宠幸,与高纬坐时同席,出则同乘。高纬为冯小怜不顾晋州危急,陪她继续打猎;又为冯小怜造桥观战,对其宠爱至甚。后立冯小怜为左皇后。

皇后失宠 侍女上位

冯小怜,是后主高纬皇后穆邪利的侍女。穆邪利失宠后,便在五月五日把冯小怜进献给高纬,称为“续命”,高纬封冯小怜为淑妃。冯小怜聪明灵巧,善弹琵琶,精于歌舞。高纬深深被她迷住,坐时同席,出则同乘一匹马,但愿两人生死在一处。高纬让冯小怜住在隆基堂,冯小怜厌恶这里原是曹昭仪日常居住的地方,所以命人把地面都换了一遍。

据说,冯小怜精通人体的构造及脉络系统,侍候穆皇后时,曾经试着以槌、擂、扳、担等手法,为她的女主人消除身体的疲惫,久而久之便练就了无师自通的按摩方法。由此,冯小怜也成为皇后的心腹和备受信任的人,进而获得上位的机会。

兵临城下 围猎观战

公元576年十月,北周军攻打平阳城,晋州危急。高纬正和冯小怜在三堆打猎。晋州告急的人,从早晨到中午,骑驿马来了三次。右丞相高阿那肱说:“皇上正在取乐,边境有小小的军事行动,这是很平常的事,何必急着来奏报!”到傍晚,告急的使者再次到来,说“平阳已经陷落,”这才向高纬奏报。高纬准备回去援救,可是冯小怜余兴未尽,要求高纬再围猎一次,高纬依从了她的要求。

同年(公元576年)十一月,高纬抵达晋州时,城池已将失陷。于是高纬令士兵挖地道向城里发起攻击,城墙倒下十几步宽,将士们正准备趁势而入。高纬传令暂时停下,让人召冯小怜一起观看。可是,冯小怜正在梳妆打扮,没能马上赶来。周军便用许多木头把缺口堵塞严密,因此城未能攻下。

过去民间相传说晋州城西的石头上有圣人留下的遗迹,冯小怜想前往观看。高纬担心城上的弓弩能把箭射到桥上,所以就让部下抽去不少攻城用的木头制造远桥,监作舍人因未能立即造好而受处罚。当高纬和冯小怜一起走上桥去时,桥就断裂了,一直折腾到天黑才回来。

亡国被俘 逼令自杀

公元577年正月,高纬把胡太后留在济州,派高阿那肱镇守济州关,观察北周军队的动静,自己和皇后穆邪利、冯小怜、幼主高恒、韩长鸾、邓长等几十人逃奔青州。高纬到了青州,就要进入陈朝国境。而高阿那肱秘密和北周军队联络,约定一起活捉高纬,却屡次向高纬启奏道:“周朝的军队还离得很远,我已经下令烧桥断路。”高纬因此在青州停留宽慰自己。北周军队到达关隘,高阿那肱就向他们投降。北周军队很快到了青州,高纬用袋子装了金子,系在马鞍上,和穆邪利、冯小怜、高恒等乘了十几匹马向南逃走,正月二十五日,到南邓村,尉迟纲追上他们,全部活捉,连同胡太后一起送往邺城,北齐灭亡。

之后冯小怜与高纬被周军押解到长安,高纬还请北周武帝宇文邕把冯小怜还给他。宇文邕说:“我看天下也不过像脱下的鞋子一般,一个老太婆我怎么舍不得给你!”他仍把冯小怜赐给高纬。公元577年,高纬被宇文邕杀害,冯小怜便被当做战利品,赐给代王宇文达,很受宇文达的宠爱。宇文达的妃子李氏,是李询的妹妹,她与冯小怜争宠,冯小怜诬陷中伤李氏,差点将李氏迫害而死。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代周建隋,冯小怜又再次成为俘虏,隋文帝又把冯小怜赐给李氏的哥哥李询,李询命令她穿着粗布衣裙、舂粮食。李询的母亲知道冯小怜曾迫害过自己的女儿,乘机进行打击报复,令她自杀而死。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看文章不过瘾?扫码关注,更多精彩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