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嫖娼事件差点让清朝毁灭日本海军,最终葬送北洋海军

在大多数国人严重,晚清是一个懦弱不堪一击的屈辱时代。但很少有人知道,作为清政府支柱的北洋水师竟然曾经到日本耀武扬威。说起来也挺讽刺,一场嫖娼事件差点让清朝毁灭日本海军,但最终葬送了北洋水师。

北洋水师,或称作北洋舰队、北洋海军,1888年正式成立。是中国建立的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同时也是清朝建立的四支近代海军中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一支。主要军舰大小共有25艘,辅助军舰50艘,运输船30艘,官兵4000余人。而当时日本海军才刚刚起步,绝非中国海军的对手。李鸿章一念之差不仅没有宣扬国威,反而最终挑起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最终让北洋海军身死人手。

长崎事件也称镇远骚动,是1886年在北洋水师造访日本长崎期间,中国水兵上岸购物与日本警察发生冲突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事件最终以双方的妥协而不是清廷的单方面退让收场,所以有人认为这是清廷在鸦片战争之后的第一次外交胜利。但事件期间清朝制造电报密码的方法泄露,使日本能在后来甲午中日战争时破译清朝电报,是清朝的一个重大损失。

列强逐鹿朝鲜半岛 北洋水师兵临城下

1884年12月日本策动所谓的“甲申政变”,试图推翻当时亲清的朝鲜政府,替代清政府而成为朝鲜的保护国。英国为了防止俄国南下威胁其在华利益于1885年4月占领了朝鲜南端的巨文岛,结果遭到俄国和日本的反对而作罢。1886年7月李鸿章接到袁世凯报告,说朝鲜有人谋划联俄防英,而俄国正在觊觎元山口外的永兴湾。面对如此复杂的国际形势,清政府深知一旦朝鲜落入它国必将危及自身安全,于是命令丁汝昌和吴安康分别率领北、南洋水师前往朝鲜的永兴湾一带巡防,借以展示清政府强大的海军实力,制止敌国可能的侵略企图。

鉴于铁甲舰在作长途航行后,需回港涂油维护,加上1886年清廷的旅顺军港尚未完工,李鸿章遂决定由水师提督丁汝昌率镇远、定远、威远、济远四舰前往位于日本长崎的三菱造船所进行检修,并展开对日本的“亲善访问”。这也是中国铁甲舰队的首次访问日本。

水兵嫖妓冲突 日本卑躬屈膝

8月1日,北洋舰队抵达长崎港,首次目睹来自中国的铁甲巨舰的长崎市民挤满了码头。望着威风凛凛的巨舰上龙旗高扬,人群中有了惊叹、羡慕、愤懑的复杂情绪。1886年8月13日,日方邀请抵达长崎的北洋官兵登岸购物。一些水兵却违反军纪,前往当地妓院寻乐且酗酒斗殴。

闻讯赶来的警察平息了事端,多名情绪激动的清兵前往警署继续闹事。并以军刀将一名日本警察刺成重伤,肇事水兵也受了轻伤并被逮捕,不料军舰上竟冲出400多人,直扑警察局而去,而舰上的12寸巨炮则调转炮口,对准了长崎市区。这下日本可没脾气了,面对坚船利炮,只能乖乖的放人,还要道歉赔偿。《长崎快报》对此作了报道,英国驻长崎领事也将事件写进报告。李鸿章承认:“争杀肇自妓楼,约束之疏,万无可辞”,但又说:“弁兵登岸为狭邪游生事,亦系恒情。即为统将约束不严,尚非不可当之重咎,自不必过为急饰也。”在李鸿章看来因嫖妓引起的冲突只能算是小事,但事态被扩大,终酿“长崎事件”。

1886年8月15日,李鸿章授意全舰队放假一天,并允许450名水兵自由观光。虽然丁汝昌明令禁止水兵执军械上岸。然而据日方记载许多水兵手执棍棒刀器,其中包括从日本古董店购买的日本刀,由于13日的纠纷所带来的不满,观光很快演变为了械斗。按日本记载数名水兵伏击并杀死一名警察。早有防备的警察数百名将水兵分割包围,配合街边市民展开石块攻击。事后统计显示,水兵方面有5人死亡、44人受伤、5人失踪(一说10人死亡)。警察也被打死5人,30人受伤。而长崎市民亦有多人受伤。

日本赔礼道歉  清朝错失毁灭敌军良机

事件发生后,北洋水师群情激奋。有记载说,定远等四舰迅速进入临战状态,褪去炮衣,将炮口对准了长崎市区。总教习琅威理甚至主张对日开战:“即日行动,置日本海军于不振之地。”当时日本海军才刚刚起步,绝非中国海军的对手。可是丁汝昌却没有下令开火,丧失了把日本海军“扼杀在摇篮中”的机会。李鸿章得知“长崎事件”后很生气,召见了日本驻天津领事波多野,语带威胁地说:“……开启战端,并非难事。我兵船泊于贵国,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1885年11月24日,驻日公使徐承祖致电李鸿章,要求断交撤使。此时中法战争刚结束不久,清廷不愿再度卷入战争漩涡,故未批准此议。1887年2月,中日双方签订协议,对各自的死伤者互给抚恤,日本赔付中国52500元,中国赔付日本15500元,长崎医院的医疗救护费2700元由日方支付。

在日本人看来,外国水兵喝醉了酒来本国滋事,最后竟然要本国赔款,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国威胁论”成了日本主流民意,“大力发展海军”也成了日本国内的共识,“一定要打败定远”,更作为日本海军的目标和口号。

与1886年以前处理外交事件不同的是,清廷表现出了相当强硬的态度。北洋水师总教习琅威理甚至提出了对日断交、武力解决的主张。李鸿章的外交顾问伍廷芳被认为在此事的圆满解决上起了关键作用。

1887年2月,双方达成彼此让步的协议,双方一致认定是语言不通导致了误会的发生,所以肇事者交由本国政府自行处置,而死伤人员则由对方予以抚恤。值得一提的是,日方所支付的抚恤金数额大大超出了清廷。换句话说等于向中国进行赔款。但也有人认为,1886年清国军舰的实力具有压倒性优势,如在长崎事件中采用琅威理的建议,一挫实力尚在清国之下的日本舰队,则此事后中日海军强弱,必大不相同。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看文章不过瘾?扫码关注,更多精彩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