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武竟被中国破解?叙毒剂解药是农村卫生所常备品

最近,叙利亚再次爆发化学武器危机,广泛出现在电视新闻中的受害者照片,告诉我们当地出现的毒剂是沙林、塔崩这样的神经毒剂,也就是通过作用于人的神经系统,破坏神经系统正常传导功能的毒剂,这类毒剂特别对脑、膈肌和血液中乙酰胆碱酯酶(acetylcholinesterase,AchE)活性有强烈的抑制作用,致使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Ach)在体内过量蓄积,从而引起中枢和外周胆碱能神经系统功能严重紊乱。因其毒性强、作用快,能通过皮肤、粘膜、胃肠道及肺等途径吸收引起全身中毒,加之性质稳定、生产容易、使用性能良好,因此成为外军装备的主要化学战剂。人体接触后的主要中毒症状有瞳孔缩小、流涎、恶心、呕吐、肌颤、痉挛和神经麻痹、大小便失禁及死亡。

叙利亚化学武器受害儿童

神经毒剂跟以前的光气这样的窒息性毒剂不同,光靠防毒面具一点用都没有,皮肤沾染一样能迅速起效,跟同样可以作用于皮肤的芥子气也不同,芥子气杀伤效果弱而且需要生效的时间太长,而神经毒剂起效速度太快,只比窒息性毒剂差一点。要防护神经毒剂,只能戴上防毒面具,全身套上密封的防化服才行,但是这样的全副武装又是很难实现的。而且神经毒剂使用方便,当初日本奥姆真理教就在地铁内发动了沙林袭击,造成广泛的人员伤亡。

日本沙林事件现场

不过神经毒剂虽然性能这么强悍,但是其本身作用机理跟窒息性毒剂和芥子气不同,这两者都是直接对人体造成杀伤,处理起来很困难,而神经性毒剂是通过干扰神经系统来起效,属于四两拨千斤。而找到这个治疗机理,就能很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

神经毒剂,其实跟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一个东西,有直接的血缘关系,那就是有机磷农药,实际上神经毒剂基本上100%都是有机磷化合物,沙林这样的开山鼻祖干脆就是农药开发的副产品。

有机磷农药本身也是作用于神经系统,来产生杀伤效果的,而我国农村长期以来存在的妇女生活压力问题,尤其是农村女性社会地位低下,大家族聚居情况下严重的婆媳矛盾、妯娌矛盾,以及经济问题导致的关系紧张,经常导致农村妇女在想不开的时候喝农药自杀,同时毒鼠强这样的有机磷灭鼠药的滥用,也导致经常误服中毒。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我国的乡镇卫生院也就锻炼出来了非常强的有机磷农药问题治疗能力。

这一次化学武器危机,我国紧急援助空运的解磷定,其实就是乡镇卫生院常备的药品,通过再激活胆碱酯酶可以有效的解除神经毒剂的效果,从而挽救生命。同时还有可以搭配使用的阿托品,可以阻断乙酰胆碱受体,解除平滑肌痉挛,像流口水、呕吐、肌颤这些都是平滑肌痉挛的结果,甚至还会导致心脏停跳,快速注射阿托品就可以解除迅速死亡的危险,从而让解磷定发挥效果。

过去军队都广泛配发了快速使用的阿托品针剂,可以让士兵在第一时间迅速的进行急救,而解磷定则能更进一步的解除神经毒剂的效果。

这两种药品都是价格非常低廉,也很容易获取,为了生命安全,买一点备着是到战乱地区办事的不二选择。对于喜欢野外运动的朋友,随车携带也是可以考虑的,在需要的时候很可能会挽救生命。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军事微信公众号《讲武堂》独家稿件,禁止商业转载,欢迎朋友圈分享。 


欢迎搜索ID:qqmiljwt

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

腾讯军事讲武堂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