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后不如为娼!亡国太后竟然带着儿媳妇开妓院

“国破山河在。”历史上,曾经有很多可歌可泣的亡国君臣,如宋朝的文天祥、郑思肖,明朝的史可法秦良玉吴阿衡等。但这并非真正的亡国众生相,抛开所谓的“汉奸”不谈,忍辱偷生,维持前朝血脉虽然为人不齿,但确实是大多数亡国君臣的选择。

鉴于亡国的帽子以及历史的虚无,这些人长久以来被后世无数所唾弃。然而假如反过来思考:如果他(她)们不用如此荒诞的行为掩盖亡国君臣的身份,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就面临杀身之祸,例如三国时的蜀国亡君阿斗的“乐不思蜀”,而本文即将论述的北齐亡国太后胡太后更是说出了“为后不如为娼,更有乐趣”的雷人之语。

胡太后是北齐安定郡人,其父为胡延之,母亲为范阳卢道约的女儿。天保初年,长相出众的胡氏在朝廷选美中被选为长广王妃。胡氏叫什么,史书中没有记载,只知道,她出生于名门望族。南北朝时期非常看重门第,胡氏父亲一支是安定胡氏,在门阀士族里面虽然排不到前几位,也算名门;她的母亲是范阳卢道约的女儿。范阳卢氏,是中古时期声名赫赫的四大家族崔、卢、李、郑之一。

胡氏在进入高家时是一个典型的名门闺秀。在她作为长广王妃时,史料也并未记载胡氏有什么不检的评议。想来当时高湛当时上有皇帝,自然还不太敢胡作非为,对胡氏应该还有几分尊重和呵护。胡氏性情大变应该是从高湛当了皇帝之后。

北齐皇室的男人中,除开山老祖高欢和他的儿子高演外,几乎个个都是禽兽加神经病,高湛也不例外。561年,高湛从哥哥们手里接过了皇位后,长广王妃胡氏随即被册封为皇后。坐上这个“母仪天下”的位置,也算大富大贵了。可惜,胡家小姐并没有找到幸福。在胡氏新册为皇后的那一天,按一般宫廷惯例,高湛理应在胡氏寝宫歇宿,然而这位皇帝却在那一晚以儿子相逼,强占了他的寡嫂李祖娥。那个夜晚李祖娥的欲哭无泪自不用说,胡氏在那天晚上一定是被伤透了心。此后高湛的恶行并没有收敛。他放着众多的妃嫔不去宠幸,偏要以折磨李祖娥为乐,李祖娥因为怀了高湛的孩子,觉得无脸见人,生下女儿便亲手淹死,高湛大怒,当着李祖娥的面把李祖娥唯一的儿子一下一下打死,又把李祖娥打得遍体鳞伤后扔进护城河中。

胡氏是胡人之女,本没有汉人那么多的礼俗限制,再加上这样一个丈夫,她的性格必然产生扭曲,不管是出于报复,还是破罐子破摔,胡氏开始堕落了。

第一个男宠是高湛的亲信和士开。和士开的先祖是西域胡人,本姓素和,不但长得面目俊秀,善于逢迎,而且多才多艺,谈得一手好琵琶,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高湛知道这事后,并不吃醋,还有意成全他们。和士开善使一把铁槊,胡皇后说她也想学槊,高湛便命和士开教她。这样便有了便利条件,胡皇后与和士开眉来眼去,乘机调情,两情相悦。

高湛对胡氏如此纵容,可能有理亏成分。想来,高湛当上皇帝,胡家多多少少出过一些力,现在高湛当皇帝了,便冷落胡氏。而胡氏到底也为他生儿育女,他自己或许也感觉不好意思,于是不追究胡氏的胡天海地。还有一种可能,高湛自己就是个淫乱之人,或许觉得淫乱根本不算什么事。

和士开是一个对政治极为热衷的人,很受高湛宠幸,再加上胡氏的宠爱,他在外朝内廷都极有势力。但是老谋深算的和士开并不满足于此,他想尽快靠拢太子高纬,为将来留一条退路。于是他劝高湛及时行乐,把皇位禅让给太子高纬,将国事委托大臣,自己当个有权不干事的太上皇。高湛言听计从,当真安排了“禅让大典”, 禅位于10岁的儿子高纬。三年后,高湛因酒色过度而亡,年仅32岁。胡皇后被尊为皇太后。高湛临终之际,向和士开托孤。从此,他大权独揽。

高湛已死,江山也已收入囊中,和士开同胡后的私情,更是无所顾忌。朝中许多大臣对此深为不满,上奏皇上,要求处死和士开。但高纬年少昏庸,不敢怎样。但胡后的二儿子,琅琊王高俨对这个飞扬跋扈、大权独揽的胡人早就看不上眼,更无法容忍朝野喧喧,都在传播他母亲与和士开的丑闻。于是,他与胡后的妹夫冯子琮合谋,设计将他杀死。胡太后又悲又气,但也无可奈何。这件事让高纬看到了弟弟的才能,于是又设计杀了高俨。胡氏虽然看惯了杀戮、背叛、死亡,但自己的情人和儿子之死应该还是让她感到了针刺般的痛。

和士开死后,胡氏生命里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空当。因为惧怕高纬迁怒,朝臣里没有人敢靠近胡氏,她难免觉得寂寥。有一天,她出宫散心,结识了寺庙里的和尚昙献,两人经常在禅房私会。胡氏对昙献极其大方,不但把国库里的金银珠宝多搬入寺院,还将高湛的龙床也搬入禅房。最后,为了掩人耳目,胡氏索性以讲经说法的名义召百名僧人进宫,昙献当然也在这百名僧人之列。二人的关系宫里的人早已看出端倪,甚至有人遥指太后,称昙献为太上皇。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最终传到了高纬耳朵里,但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直到某一天,高纬入宫向母亲请安,见母亲身边站着两名新来的女尼,生得眉清目秀,姿色十分美艳,不觉垂涎万分。当夜,命人悄悄宣召这两名女尼,逼其侍寝,可是两名女尼抵死不从。高纬大怒,命宫人强行脱下两人的衣服,一看,原来是两名男扮女装的少年僧侣,是昙献手下的小和尚,生得十分漂亮,被胡太后看中,带回宫中淫乐。胡太后怕高纬知道,才让他们乔扮女尼入宫。高纬又惊又怒,一下子明白了母亲的秽行,第二天就下令将昙献和两名小僧斩首,将太后迁居北宫,幽闭起来,同时颁下诏书,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同太后见面。从此,胡氏便在寂寂深宫,当起了锦衣的囚徒。

胡氏本以为自己会这样终老而死,没想到,有一天,有使者求见。胡皇后见惯了高姓皇族杀人如麻的手段,以为自己的亲生儿子要对自己下手了。结果,使者进得门来,只是承皇帝的旨意,要把她接回去。原来是皇帝终究念在母子情深的份上,赦免了母亲。虽然如此,胡后对儿子的疑虑仍然没有打消。胡氏如此,后主高纬对他的母亲,也是时刻提防着。每次去胡后那里,宴会上的食物,高纬都不敢尝――怕她毒害自己。

这母子二人,时刻保持着客气而又相互防范的距离,谁也不肯主动向对方靠近一步。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看文章不过瘾?扫码关注,更多精彩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