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回报“接盘侠”丈夫:灭了自己的“野孩子”?

文/南广 编辑/鲁媛 图/摄图网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家有“熊”孩子,是一件让父母又爱又恨,也万分头疼的事情。然而,2015年1月,四川南充的一位年轻妈妈为了教育12岁的“熊”儿子,先是自己不惜以死相逼,而后竟失手将其活活勒死。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亲手杀死亲生儿子,这位妈妈究竟是太恨铁不成钢,还是另有隐情?2015年5月,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案件当事人、当地村民和办案民警后,发现这起杀子惨案中竟藏有惊天秘密……

12岁儿子又闯祸!500元赔偿压垮年轻妈妈?

2015年1月17日晚上7时许,四川南充营山县的一个偏远村子里,平静如昨。这时,一个“不速之客”的闯入,打破了村民陈双美家中的宁静。

“万晓明是你家娃吧?你跟我去看看!”据31岁的陈双美事后向警方交代,附近一家搅拌厂的女老板姜丽突然驾到,让她心里一紧——12岁的大儿子万晓明从早上7点出门就一直未归,莫非又闯祸了?

很快,陈双美来到搅拌厂,只见儿子万晓明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与两个小伙伴站在那儿。“这三个娃把我厂房的铁门撬坏了,还把汽车的柴油放光了!”男老板周松气冲冲地让陈双美和另两个家长查看了现场。

“看到损失了吧?现在天也不早了,你们先把娃领走,下周一咱们讨论怎么赔偿吧!”周松说道。

陈双美抓过儿子的手,黑着脸就往外走。没想到,万晓明边走还边回头冲两个小伙伴扮了个鬼脸。陈双美气得甩了他一巴掌:“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看我回家不打死你……”

陈双美是个命运多舛的女人。1984年,她出生在四川巴中的农村,少时因父亲去世而早早辍学。2001年,17岁的她来到县城一家饭店打杂。1个多月后,这个俊俏的女孩随老乡前往广州“赚大钱”,却被卖到一家“理发店”卖淫,受尽凌辱。2002年4月,她被人解救出来,在一家工厂找到工作。紧接着,她与工友赵建国相恋同居,可她很快发现男友赌博成性。这期间,陈双美经人介绍认识了同在广州打工的老乡万新军。万新军来自四川南充营山县农村,比她大11岁,因家贫一直未婚。熟识后,他凡事都照顾她,让陈双美倍感温暖。在一次与男友的争吵中,赵建国竟出手打了她,她愤而提出分手。那几天,万新军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渐渐抚平了她心中的悲痛。不久,陈双美接受了万新军的表白,两人恋爱同居。2003年1月,儿子万晓明出生。两人回到营山小住,之后领证结婚。后来,两人把万晓明交给万新军母亲刘爱华照顾,同赴广州打工。2006年,女儿万晓静在广州出生。不久,两人又把女儿丢回了老家。

万晓明与万晓静虽为亲兄妹,但性格迥异。万晓明活泼好动,上梁揭瓦无所不能;万晓静乖巧文静,喜欢黏在大人身边,所以深得奶奶刘爱华的喜爱。由于父母常年在外,疏于管教的万晓明变得十分顽劣。兄妹俩基本是由刘爱华带大,直到2013年下半年,陈双美才回到营山,与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

“他家晓明实在太调皮了!”走访中,一位邻居告诉记者,这些年,隔三差五就会有村民来万家告状,控诉万晓明闯下的祸,包括他自己家也是“重灾户”。奶奶刘爱华只好拉下面子,不停地给人鞠躬道歉。

2015年1月19日星期一,是双方约定处理问题的时间。上午九点半,陈双美等三名家长和搅拌厂老板来到万晓明等人就读的村小学。据一位老师回忆,双方就赔偿事宜展开了“拉锯战”,他和同事一直在旁调停。其间,陈双美情绪起伏特别大。直到下午,双方才达成共识:三名家长各赔500元钱给搅拌厂。

回到家,陈双美给远在广州工地上干活的丈夫打电话:“我快要疯了,又赔了500元钱!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啊!”万新军告诉记者,他两天前听说儿子闯下的祸端时也很生气,还责怪妻子没有看好孩子,但事已至此,他还是安慰了妻子几句。不过,他心里也很是烦闷,所以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作孽啊!你的‘野孩子’就快把我们万家给败光啦!”这时,婆婆刘爱华没好气地说,她正好路过房间听到了陈双美打电话。

一瞬间,“野孩子”三个字如重锤般捶打在陈双美心间,深深刺痛着她的心……

“野孩子”的秘密:拿什么回报“接盘侠”丈夫

平日里摆龙门阵,刘爱华也总爱抱怨,说家中有个管不住的“野孩子”。据一位村民透露,起初,大家以为她是形容万晓明的性子“野”,并没当回事;可渐渐的,村里不知从哪儿传出来风声,说万晓明并不是万家的亲孙子,铁证是他长得一点不像万家人!

偶尔回乡的陈双美也逐渐感觉到背后的指指点点,却无力辩解,因为这恰恰戳中了她心底的最痛处——万晓明确实不是丈夫万新军的亲生儿子!她向警方交代称,早在她和前男友赵建国同居时,她就发现自己意外怀孕。悲哀的是,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孩子究竟是赵建国的,还是之前某位嫖客的孽种。

与赵建国分手后,陈双美几次想打掉孩子,但出于害怕和对宝宝的留恋,她始终没去医院。直到那一天,万新军向她表白,陈双美鼓足勇气告诉他肚中孩子的存在,说不想拖累他。没想到,万新军说道:“小美,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不介意你肚中的孩子!”

“我,我还是应该去打掉孩子!”陈双美喃喃道。“不要,那毕竟是一条生命啊!我喜欢你,也喜欢孩子,我保证会好好照顾你们!”万新军信誓旦旦道。那一刻,从小苦到大的陈双美终于觉得生命中露出了一线曙光。她发誓要好好珍惜这份迟来的幸福!

陈双美在广州生下万晓明后,万新军带着她和孩子回到营山老家。刘爱华在儿子的苦苦哀求下,接受了万晓明,只是心中始终横着一根刺。

那几年,小两口一直在广州辛苦打工挣钱。每次,陈双美看着丈夫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挥汗如雨,都会心疼不已。她对警方说,她庆幸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却不幸有个全天下最不听话的儿子。本来她就因为儿子是私生子而觉得愧对丈夫,婆婆面前也抬不起头,结果儿子还那么不懂事,那么让她失望。

那些晚上,疲惫的小两口正要休息,刘爱华总是一个电话打来,历数起孙子的斑斑劣迹,末了冲儿媳甩出一句:“你快把你的‘野孩子’弄走!我管不了了!”陈双美无地自容。一回老家,婆媳俩又会为万晓明争吵。刘爱华总说,就因为万晓明的存在,万家连个亲孙子都要不了。陈双美自知理亏,只好骂儿子出气。“我只能在中间‘和稀泥’!”万新军告诉记者。

2012年,夫妇俩曾把万晓明带到广州,本想好好管教,但忙于干活的他们实际上也顾及不到。转入新学校的万晓明天天迟到早退,陈双美气得打了他好几顿。一次,他挨过揍后竟离家出走,第四天才回来。陈双美怕他再跑,也不敢再打,只好独自生闷气。

2013年7月,万晓明到外婆家过暑假。8月初的一天,母亲打电话给陈双美:说“晓明偷了我500块钱,人不见啦!”夫妇俩立刻赶回巴中,终于赶在开学前把儿子找了回来。“小美,你留在老家照顾两个娃吧!”万新军说道。见丈夫执意挑起全家的负担,陈双美向他承诺,一定会把儿子女儿都教育好。

第二天,万新军将妻子孩子送回营山后,自己返回广州打工。夫妻俩每天晚上通电话,万新军经常说着说着就没声了,陈双美知道丈夫是累得睡着了。她每次通话多想给丈夫报个喜,告诉他儿子变得很听话,可现实中的事实却是如此让她失望和难堪!

回到老家后,在陈双美的严加看管下,升入五年级的万晓明老实了好几天。可一周后,一个家长就跑来找她,说万晓明把她孩子打了,陈双美连连道歉,并赔了300元钱医药费。半个月后,老师又来告状,说万晓明总是跟老师作对,建议给他转班。陈双美央求了老师半天,才勉强让儿子在班上呆了下来。

2014年初,为让妻儿住得更好,万新军举债回到老家盖楼房,陈双美既高兴又心焦。高兴的是,一家人又可以团聚;心焦的是,儿子依然顽劣不堪。

5月的一天,万晓明跑到后院厨房玩火,不慎引燃了柴禾。幸好万新军及时发现,一把拽出他,并奋力扑灭明火。陈双美气得拉过万晓明就打。“这野孩子,哪天真要把咱家都烧掉啊!”刘爱华火上浇油道。“算了,小孩子啥都不懂!”万新军将万晓明挡在身后,对妻子说。转头,他皱着眉头对万晓明说:“你也是太皮了!啥时候能长进点?唉——”万新军长叹了一口气。陈双美将丈夫的失望看在眼里,心中百般滋味。

之后的日子,万晓明仍时常闯祸。常有告状者当面训斥夫妻俩:“你们会不会教孩子啊?”陈双美注意到,丈夫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她告诉警方,在她内心深处,儿子万晓明本就是她当年那段饱受屈辱的经历的铁证。一想起儿子的“来历不明”,她就会感叹自己命太苦,更觉愧对丈夫——自己这个“熊”儿子,不仅给丈夫脸上抹黑,也让万家人“绝了后”!

2014年11月的一天,村里小卖部的女店主来万家告状,说万晓明在店里偷吃被抓后,还把吃的泼了她一身。“你这孩子太过分了,我要告诉全村人,他是小偷!”女店主生气道。万新军脸色骤变,吼儿子道:“万家从没在村里丢过这样的人,你真是万家的祸害!”陈双美气得大骂儿子,最后赔了500元钱了事。

12月,新房终于盖好,万新军返回广州打工。这一年里,为给儿子闯的祸“擦屁股”,家里陆续赔了七八千元钱。而为盖新房,家里已欠下12万元债务。面对婆婆天天怨声载道,陈双美感到不堪重负的同时,更越来越觉得,亲生骨肉仿佛一枚可怕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毁了她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熊”孩子之死:亲爱的妈妈再爱我一次

2015年1月19日下午放学后,万晓静和万晓明先后回到家中,开始做作业。陈双美心事重重地做着饭。饭后,陈双美让儿子上楼睡觉,自己和女儿在楼下睡觉。没人想到,一场暴风雨正在临近……

据陈双美向警方供述,当晚,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往事一幕幕涌到了她心间。她绝望地认为儿子实在无可救药,也感到自己没脸再面对丈夫。晚11时许,她起身给万新军写了一封信,说自己如果死了,让他好好生活。之后,她转身到厨房拿碗,用开水兑了一碗家里新买的农药“敌杀死”。看了眼床上熟睡的女儿,她端着药碗朝二楼走去,叫醒了熟睡中的儿子。

“晓明,妈要不在了,你以后会不会变得听话点?”陈双美对睡眼惺忪的儿子说道。万晓明揉了揉眼睛,怔怔地看着她。“好吧,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带你妹妹,听你爸爸的话。”她没等儿子说话,又自顾自地说道。“妈,要得。”万晓明下意识地应了一句。

“好,那妈走了就没遗憾了。”陈双美端起药碗,准备一气喝下。一瞬间,她突然眷恋起丈夫来。她怕死,更不想离开深爱的丈夫,于是,她放下了药碗。

随后,陈双美上到三楼,从储存杂物的小屋里取出一根六七十厘米长的编织袋绳子,并用手打了一个越拉越紧的结,又返回儿子的房间。此时,万晓明仍不明就里地坐在床上,陈双美面对着他坐下,默默地将打好结的绳子套在他的脖子上。

“晓明,妈求你,你能懂事点吗?”陈双美央求道。“妈,我怎么就不懂事啦?”万晓明说道。陈双美生气地威胁他道:“你再不听话,再跟我顶嘴,我就当没爱过你,没生过你这个儿子!”没想到,万晓明冷冷一笑道:“妈,你真的爱过我吗?大家都说我是‘野孩子’,你不也一直把我当‘野孩子’看吗?”

陈双美的心,再次被“野孩子”三个字刺痛。她告诉警方,当时她只是想吓唬下儿子,让他认识到错误,没想到他竟跟自己接连顶嘴。想到儿子连死都不怕,怎会改正缺点,又怎会让这个家安生?她开始用力拉动儿子脖子上的绳子。眼见着那个结越来越紧,儿子脸上的表情从若无其事变成了惊恐不安,脸色也变了。

“妈,妈……给我一次机会,我,我以后会改……”万晓明嚎叫着,双手拉着绳子,使劲挣扎起来。陈双美沉默不语。突然间,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松开了绳子,万晓明整个人立刻从床上倒在了地上。

陈双美愣了一会后,趴下身试探了下儿子的呼吸,感觉到鼻子处还有一丝热气。她心中一阵慌乱,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呆呆地坐了一会,她低头再查看时,发现儿子已经身体冰冷,没了呼吸。那一瞬间,心中虽然疼痛,她却莫名地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终于结束了,结束了……”陈双美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碎碎念叨着。她鼓起勇气,背着儿子的尸体来到屋后的沼气池边,挪开上面的青石板,心一横奋力扔了下去,再默默地将青石板盖好。回到一楼,女儿仍然在甜甜地酣睡。她拿出枕头下一张全家福的照片,默默地看着,泪水不自觉中打湿了照片。

1月20日一大早,目送女儿背着书包走出家门后,陈双美分别给哥哥陈治军和丈夫的姐姐万新琴打电话,拜托他们今后照顾丈夫和女儿,随后即关机。

上午9时许,陈双美打算去学校再看一眼女儿,就去派出所自首。结果,她出门刚花3元钱买了瓶农药,准备自首前服下,就遇上了村主任。村主任见她神色慌张,多问了她几句,她告诉了他自己勒死儿子的事情。村主任惊呆了,当即拨打了110报警。之后,营山警方赶到现场,将陈双美带上警车,并很快在陈双美家中的沼气池里找到了万晓明的尸体。

获悉妻子竟将儿子勒死的噩耗后,万新军匆忙从广州赶回营山老家。“她真是太傻了!我从没介意过晓明的出身,更没因为晓明的事情而想过要跟她怎样!早知道我应该多跟她沟通一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面对记者,万新军既难过又懊悔。

2015年4月,陈双美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由营山县检察院移送起诉。等待她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广 告————————

相关文章推荐

追喂4个月,4天回餐椅

母婴  2017-12-11 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