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元日》刷屏,年轻的中国动画人在行动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有戏”栏目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文化课”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撰文: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相思》国产手绘动画

最近你的朋友圈被《相思》刷屏了吗?

这部只有九分钟的中国风动画短片于去年12月23日发布,发布一周不到全网已破5千万点击率。而且微博热搜进了前五、豆瓣评分8.7!

它是《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的一部,以王维的同名诗为创作背景,讲述了嘉定名士王初桐和发小六娘红豆寄相思的故事,被网友称为“嘉定版《你的名字。》”、“只有中国姑娘才懂的短片”。

《中国唱诗班》最早是由上海嘉定区的作曲家易凤林创作录制并于2010年出版发行的音乐专辑,里面收录了16首选自《诗经》的作品,意在让中小学借助“吟唱”来学习古诗词。在2015年的“上海嘉定800年”政府文化推广活动中,《中国唱诗班》又被改编成系列动画,用以讲述嘉定名人雅士的历史典故。

该系列动画的核心制作团队来自北京璀璨星空,是个全部由85后、90后组成的年轻动画公司。1月9日,《相思》总导演彭擎政、执行制片景瑞波、场景制作人马超和后期制作人贾如卿代表他们这一制作团队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

据悉他们还将推出《相思》(下),讲述六娘婚后的故事。

《相思》是《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的一部,以王维的同名诗为创作背景,讲述了嘉定名士王初桐和发小六娘红豆寄相思的故事,被网友称为“嘉定版《你的名字》”。

从对联到红豆,细节处值得玩味

从历史背景到人物服装,可以说这部动画片的每一处细节都值得玩味。

有心人会发现,王初桐和六娘两小无猜时的大门对联是“传业诗书得真趣,开意花草生远情”;长大“男女有别”时的对联换成“花落为添疏鱼影,柳飞欲伴春燕归”;待六娘出嫁,对联又变成“巧借花容添月色,欲逢良夜度春宵”。

细节处又比如贯穿全片的“红豆”:开头有红豆簪子、片中有王初桐喝的红豆汤、片尾还有六娘绣的红豆。

有网友指出片子有“常识错误”:“王维诗里的红豆和吃的红豆完全不同啊。诗里的红豆是相思豆,比能吃的红豆大很多,而且有毒!”

其实制作团队早在创作伊始就把这个问题考虑到了。彭擎政说:“开片簪子上的红豆叫相思子,是王维诗中的红豆,豆上带着小黑点,有剧毒不可食用;片中王初桐儿时拿的红豆是可食用的赤豆;而六娘绣的红豆叫海红豆,不是相思子。”

开片簪子上的红豆叫相思子,是王维诗中的红豆。

还有人问,王维的《相思》本是借咏物眷怀友人之作,主创们何以改成一个爱情故事?

彭擎政回应道:“首先我们提炼的是关于思念这个点,思念不分朋友还是恋人。而且王初桐和六娘也没有恋爱,所以能否叫爱情也不明确。”

北方汉子为刻画“雨景”特来嘉定采风

《相思》总时长不超过十分钟,但从创作到完成,制作团队陆续花了半年多的时间。

其中全片幅的下雨特效,就占据了他们近三分之一的时间。

全片幅的下雨特效,就占据了制作团队近三分之一的时间。

“大家可以发现,每个镜头下的雨都有自己的特点。主角儿时的雨是淅沥的雨丝,比较轻松和惬意。而六娘即将出嫁时男主角是在倾盆大雨中奔跑,那时的雨就大了很多。”贾如卿称,不同时期雨的大小、特点以及打在雨伞、房屋和地面上分别呈现的效果,他们都要一一考虑。

每个镜头下的雨都有自己的特点。主角儿时的雨是淅沥的雨丝,比较轻松和惬意。

“ ‘雨’这个点其实是我们看过剧本后才加上去的。”彭擎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因为雨能更婉转地表达情感,表达更温润的东西。有了雨天,那种隐约悲剧的感觉会恰到好处地融入其中。”

但制作团队中除了彭擎政来自福建,其余清一色都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他们对湿漉漉、郁葱葱的南方雨天缺少一种感觉。”彭擎政说,为此他们特意安排了一次为期一周的嘉定采风,把嘉定的孔庙、老街、南水关兜兜转转个遍。

“对于后期来说,我们尽可能在二维空间里去营造三维空间的感觉,比如模拟真实摄像机的推拉摇移、焦点的变化,以及角色场景道具之间相互关系的塑造,让画面看起来更真实,更好地将大家带入到影片之中。”贾如卿如是说。

他们想做纯粹的中国动画

《元日》

其实,《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最早于2015年推出第一部作品《元日》。这部讲述四百年前小城嘉定春节故事的片子曾获得上海市民微电影大赛综合类金奖。仔细研究创作名单,你会发现除了动画制作团队,还有不少高手:监制林旭坚代表作有《2015央视春晚主题宣传片》,编剧李夏恩曾任《看历史》杂志首席编辑,配乐韦卓成师从两届奥斯卡奖获得者Gunnard Doboze。

短片能受到欢迎,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很欣慰。“为什么这次会这么火?我想就因为它是一部纯粹的片子,一个特别中国的东西。在今天这个娱乐至上、搞笑至上的时代,我们就单纯地想讲好一个中国故事。”景瑞波说。

彭擎政也一再强调:“我们做的是纯粹的中国动画。中国人物、中国历史、中国场景......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元素。”

他们选择用国画的方式处理场景美术。为了更好地呈现中国风,他们甚至采购了许多国画书,来回翻看,反复研究。“不为别的,只为每一镜看起来都像国画一样,但又和国画有区别,写意中要带着写实。”马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每张场景都要花很长时间,比如那张流传甚广的街景俯视图就花了他一周之久。

《相思》街景俯视图就花了制作团队一周的时间。

据悉,《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的另外两部作品《饮湖上初晴后雨》和《游子吟》目前也在制作中。马超感叹:“难度肯定是大的,计算机作画模仿国画手绘效果不是那么简单。纸上一笔就可以画出的感觉,我们需要用更多的笔触去表现。”

中国动画需要人们沉下心去做

“中国风里有很多写意的东西,是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标准的东西,中国观众对此眼里最揉不得沙子。但若我们呈现的只有大家习惯的东西,又少了些意思。”景瑞波坦言,中国动画其实需要人们沉下心去做,“动画本身就是磨性子的东西。一部动画电影需要3到4年,动画长片要2到3年,短片则要半年到一年。” 

想当初景瑞波也是参与日本动漫《火影忍者》《海贼王》的制片,但因为想做中国自己的动画,从日本回来,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杜刚阳和彭擎政。杜刚阳于2007年至2009年间多次赴日学习,师从“皮卡丘之父”世界著名动画制片人久保雅一先生。而彭擎政曾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毕业短片《诺言》获第八届“学院奖”最佳短片奖、最佳导演奖、ASIFA中国最佳动画短片。

2009年,三人一起创立了北京璀璨星空这家动画公司。现在制作团队有50人,除了创始人几个是85后,其余基本都是90后。除了《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他们还创作了中国首部将传统文化中的京剧元素与动画相结合的国产原创动画IP《京剧猫》,多次夺得全国少儿收视率冠军的成绩。

“我一直觉得国内的动画市场还有很大空间,甚至有空白。我们作为年轻的中国动画人,希望能做出让人一眼认出是来自中国的东西。”景瑞波感慨,“路还长着。”

相关文章推荐

极简,极美

资讯  2017-10-18 13:04

弋阳陈哥回来了……

资讯  2017-10-08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