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回归初心才是正道

乐视是家争议不断、麻烦不断的公司。和普通的互联网公司不同的是,乐视似乎大多数时候并不在乎这种非议,他们甚至享受着这种舆论漩涡之中的感觉。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这种非议是他们获取自己名声和曝光率的方式。

在浮躁的资本市场,饥渴的股民们已经习惯于聆听各种故事,我们的A股犹如一本薄伽丘的《十日谈》或者来自中东的《一千零一夜》一样充满着各种荒诞,只有把想象力推向天际,通过不断编造更多的故事来“引爆”社会舆论才能刺激股民的神经,引起关注,推高股价,然后再击鼓传花,收割韭菜。乐视和他的老板深谙此道,玩得很溜,股民们也乐在其中,被割的和割别人的有时候也不过是同一拨人,总有人想到会有下一群人来替自己的非理性买单。

但是,仿佛到现在,这个游戏出了点问题。所以这一次乐视陷入到舆论核心的时候,他们在乎了。贾总出来接受专访、发公开信,官微在社交平台上和友商大打出手。他们真的在乎了。因为,这一次资本市场带来的困境破坏了他们过去的游戏逻辑,威胁到了公司的命根。一时间,乐视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跳出对乐视常规的指责,乐视这个事件在这个时间节点能够引起我们什么样的反思恰恰是最值得我们总结的呢?我有一个观点:主动选择作恶是一个行为主体内在的问题,但是为其提供恶的选择的土壤却又是另外一个事情。在我们讨伐这种恶的行为的同时,恐怕检讨何以恶行能够成为现实,恐怕也是更有意义的思考吧。先说结论吧,乐视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实属一个悲剧,固然有着乐视和贾跃亭自己的原因,但是其实是资本市场和互联网市场、特别是互联网内容市场双重的悲哀,其他没有摊上这种危机的公司也大可不必幸灾乐祸,因为市场潜在的逻辑规律如果照此发展,下一个乐视只是时间问题。

 

第一,乐视固然有炒作话题、编造故事,不断推高自己的股价和收割韭菜之嫌,抛出乐视对股价精准的把握程度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居然就是有那么多股民肯为这种行为买单。乐视的股价不是在一夜之间上去的,之前也有过反复和波折,但是许多人并没有长住记性、擦亮眼睛,看清这家企业的真正面目,依旧凭借着自己贪婪的本性纵容这种和股市价值规律相违背的事情。

必须提醒的是,这种事情不止在乐视一家发生,IPO需要讲个好故事已经成为拟上市企业公开的“玩笑话”,股民们也丝毫没有警觉,继续在这种集体无意识中狂欢。如果不是乐视跑到美国开发布会,被美国媒体和资本市场浇盆冷水,引起国内市场的连锁反应,这个击鼓传花何时停下还是两说。也就是说,乐视今天的局面是一个外部力量的推动才得以揭开,而我们自己的股市居然没有足够的反省甚至是纠偏的机制,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第二,昨天有一种声音跳出来说,乐视没有做好产品给消费者,这点我是万万不同意的。恰恰相反,我认为乐视是有好产品的。我从来没有卖过乐视的硬件产品,所以没有任何发言权,但是作为一个体育迷,特别是一个小众体育迷,我必须要感谢乐视。2016年,从环意大利到环瑞士、再到环法,乐视体育全部都进行了转播,不仅给了中文解说,英文解说同步放出。

看过自行车转播的人都知道,自行车转播工程复杂,天上直升机一路信号,地面上五六辆摩托车各有一路信号,乐视体育也毫无保留地全部奉出,更派有美女的报道团全程跟踪环法。从孙燕时代就看起环法的我,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我不得不说,乐视在自行车这个单项上的转播力度几乎除了法国本土以外,别无竞争对手了。所以那些说乐视没有好产品的人,你们不过是一知半解。做好一个手机虽然重要,但是提供足够丰富的转播信号和视频资源,同样也属于好产品的范畴,而这些产品只是大多数没有看见而已。

不过,这点恰恰也是非常可悲的地方。虽然我对乐视赞赏有加,但是我是全程免费收看的转播。我和大多数网友一样,没有为好内容付费的习惯,所以知道今天,提供如此优秀内容的乐视依然不能够凭借内容提供商的身份实现自己的发展,能够在A股交出足够漂亮的答卷,提升属于自己真正的优秀股价。不为内容付费、不重视内容的价值,恰恰是把这家最早是内容提供商出身的企业逼上现在这条邪路的关键。

贾先生是个聪明人,从周旋于政治缝隙中就看得出来,他能够非常清晰地看得出大势、能够非常主动地迎合,并且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点成就了他,也害了他。就像最早凭借内容无法获取优异的市场和股价表现一样,贾先生看到了苹果、看到了小米、看到了特斯拉、看到了太多太多值得羡慕的公司,于是他坐不住了,走上了现在的道路。我坚信,也许有那么一个瞬间,聪明的贾先生甚至都骗过了自己。这是可怕的,因为这有悖初心,不再是做真实的自己。

我为乐视预设了一种本真的状态。现在回到这种本真状态上来。我们都很羡慕美国有《权力的游戏》,有《西部世界》这样世界一流的内容产品,出产这些剧集的HBO是一家收费频道,而且收费不菲。为优质内容付费的文化使这家公司每年敢拿出数十亿美金来投拍最优质的剧集,而资本市场对于这家公司的商业逻辑和版权价值也赞赏有加,特别是对于各种内容版权的价值评估极为准确,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引导了这家公司的发展。但是反观我们,中国的市场是不足以为这种理想的状态提供土壤的,是客观的市场环境使乐视这家公司异化,而这家公司的掌门人恰恰又最容易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看到乐视今天这副样子,我不免替我明年的环法担心起来,从内心我希望这家公司继续走远,不管他在资本市场、在公众舆论中有多大的负面评价,但是我相信只要他在,他依然会为我提供精彩的赛事转播。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买了一个乐视的会员。与其说是支持乐视,不如说是支持一种市场逻辑,这种市场逻辑能够鼓励和支持那些创造优质内容的企业。

我相信,这个逻辑,在今天这个逐渐成熟的社会中会慢慢成为主流,有一天这个国家肯定会有一个HBO一样的优质内容提供商。可是,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有那么一天,乐视你配吗?贾总,你能做到吗?

我认为,这才是乐视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