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讨论公平原则时也要警惕“店大欺客”

十一小长假结束后,北京、上海等地发布了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北京要求“京人京牌”的规定,刺痛了很多人“地域歧视”的神经,一时间段子纷飞,差评四起。

在这,先不讲道理,分享自己乘坐网约车的一个故事。

数月前的一天傍晚,飘着小雨,我在北京798附近用易道叫车回家。晚高峰、雨天加上望京地区(曾被网友评为首都堵车堵到“想扛着车跑”第一名),想必逃不了打车难的命运。

不出所料,看着导航地图“北京道路一片红”,接单车辆虽显示距离0.8公里、却半天未只向前挪动一点点,我只能安慰自己:唉,没办法。那些坐上车的人不也都堵在路上么?况且,还有不少人没叫到车呢!

大概10多分钟,司机出现在我面前。上车后,开了一小段,司机导航出现故障。无奈,我开了自己的导航,却显示了一条相反方向的路。

就这样,司机一会儿听我指挥,一会儿又看自己手机的指示,一会儿又凭着感觉⋯⋯雨刮器在车窗上乱舞,鸣笛声、汽油味和不断的起停让人心烦意乱。

最后,司机自己忍不下去了。“小兄弟,这儿路我不熟,导航也坏了。这单不收您钱,您下去换辆车吧。”我结束订单,接过司机递来的现金,只有两个字“崩溃”——兜了半个小时,还在望京。

接着,我相继使用了神州、滴滴、优步叫车,一一宣告失败。要么是动态提价过高,要么是没有司机接单。冷风中,瑟瑟发抖的我第一次对“互联网”、“高科技”产生了怀疑和失望。那时只希望能有一辆闪着“空车”灯的出租车从身旁经过⋯⋯

当然,这只是一次倒霉的个例,但绝非特例。无论是在官方媒体的报道里,还是社交网络的口水中,今天网约车受到的负面评价一点不比当年的出租车少。

如果说互联网专车曾凭借西装革履的司机、车内的矿泉水、充电宝、纸巾等附加服务让乘客第一次感觉到了“尊贵”,那么随着各大约车平台的盲目扩张,大量未经审核的私家车、黑车,以及未经培训、不熟悉路线的司机混杂其中,则让我们不得不对传统出租车多了几分怀念。

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人们出行的首要目的是安全、快捷地到达目的地。至于车内有无便利设施,司机有无问候服务是第二位的。

此外,车费多少也是人们选择交通工具时重要的考量因素。

滴滴、优步等平台初期正是利用这一点迅速抢占市场,通过天文数字的烧钱补贴短时间内获得海量用户,走上了“融资—烧钱—用户增长—再融资—再烧钱”的循环圈。

然而,当烧钱难以为继,网约车平台又无法从根本上降低车辆运营成本时,滴滴宣布与优步合并。曾经滴滴与快的合并占据了专车市场的半壁江山,如今滴滴与优步再次合并难道要独霸天下?

商务部关于二者合并是否涉嫌垄断的调查悬而未决,但数以千万计的乘客却悄悄地发现,平台补贴少了,车费贵了。数以百万计的司机也悄悄地发现,平台抽取的服务费和饱受诟病的出租车“份子钱”已经相差无几。

靠补贴获取的用户没有什么忠诚度。滴滴补贴少了,人们就去使用优步,优步打折力度降了,人们又被易道高额充值返活动吸引了过去。在此过程中,黑车犹在、不认识路的司机犹在、乘坐专车危及乘客人身安全的案例时有发生。

提高服务质量与提高订单量、用户量似乎是一个矛盾体。网约车平台一方面通过“滴滴大学”等方式提高专车的服务水平,另一方面又默许大量私家车接入平台,实现量的飞跃。

这是我想说的第二点:正如市场经济有自发性、盲目性、滞后性需要政府的监管,互联网约车平台同样有着自身无法避免的缺陷性,需要国家和地方相关部门通过法律条款的制约和监督。

实际上,从互联网专车平台诞生以来,交通部、地方政府不断在出台政策。但大多数时候,网友的矛头似乎都对向了后者。一种常见的声音是,相关部门制定的政策如果过于严苛,那就是地方保护,就是为了维护出租车行业的既得利益。

拿这次北京、上海等地发布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来说,关于“本市户籍”、“本市车辆”的规定成为了很多人调侃的靶子。滴滴强硬回应称,“数百万网约车司机师傅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或将造成群体性危机和社会不稳定因素”。

近日,北京市政府对网友热议的细则进行了回复。简以概括,那就是北京是国家政治文化中心,对网约车的管控目的是有序地疏解非首都功能。目前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远远超出道路资源和环境的承载力,根据国家要求,城市要优先发展公共交通,适度发展出租汽车。

尽管“本市户籍、车辆”的规定很容易被人解读为所谓的“地域歧视”,但仔细分析,这也是北京作为首都特殊定位城市的无奈选择。要优先发展公共交通,要缓解交通拥堵,就不得不控制包括网约车在内的汽车的数量盲目增长。

用户籍和京牌来作为网约车的合法门槛是相对简单高效的治理手段。

当然,简单高效的另一面确实有公平原则的缺失。北京户籍所带来的医疗教育、购房购车等方方面面的优待实际上早就被很多人用公平的准则讨论过。归根结底,这是城市特殊性所决定的,改革需要一步步实现。

反观网约车平台,除了“强烈”回应反对的态度之外,是否有反思自己在盲目壮大的同时失去了最初颠覆出租车行业的理想?接入大量私家车车主是否有科学严格的培训考核?收取高昂的平台费用是否对应了规范的监管?面对乘客的维权是否对涉事司机进行惩罚?是否赔偿乘客损失?

我们不否认网约车平台在便捷用户出行、优化城市交通结构中曾经作出的贡献。但也要警惕那些“店大欺客”苗头的蔓延。

作者:钟天骐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