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新政下 司机乘客都爱的顺风车可能要被扼杀

北、上、广、深出台网约车新政惹火了,对网约车“司机为本地户籍”“车辆为本地牌照”做了要求,对车辆规格提出了更高标准。对顺风车拼车也做了严格限制,要求拼车顺风车必须为本地号牌,以北京上海最为严格,要求本地号牌,要求驾驶员必须为车主本人,每天合乘频次不超过两次。新政还对拼车业务的产品形态做出规定,要求合乘软件必须独立设置,不应和巡游出租车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的的软件合并。

令人不敢相信,就在7月份,交通运输部第15次部务会议通过,并经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国家网信办同意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拼车、顺风车的鼓励和支持在各地新政下突然结束,戛然而止。

北上广深的新政让人摸不到头脑,出行分享不是两会极力主张的吗?拼车、顺风车本来就属于鼓励的绿色、公益出行方式,究竟是招谁惹谁了?

没有京沪号牌,顺风车也别想开

真够奇葩的,先来看一眼这些地方新政吧。

北京在《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接入的车辆须为本市号牌,拼车需为七座以下的车辆,提供合乘的车辆须是驾驶员本人所有的。注册驾驶员的合乘频次每车每天不得超过两次。

上海出台的《关于规范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实施意见》具体细则更加严格。首先,驾驶员必须是车辆所有人,车辆单位不得提供合乘出行;其次,合乘者的上车地点应在出发地周边半径一公里的范围内;第三,合乘信息将纳入平台及驾驶员的信用记录。合成驾驶员需和乘车者按照人数平均分摊相关成本。

意思很明显,首先,你没有京沪牌号,不但网约车开不了,顺风车也不能开了。京沪号牌何其难?只好上个外地牌,高峰时不让上路那就错个峰,路上再搭个同行人,减省一下成本,刚刚好能找回平衡。新政一出,恐怕京沪外地牌号的车主都要骂街了,明明可以减省费用,分摊城市压力,怎么看也是公益的事,不让外地车牌干,这不是歧视是什么?这不明摆着打了“鼓励私家车合乘出行”政策的脸吗?

还有更奇葩的,新政规定拼车、顺风车等合乘出行不能以盈利为目的,合乘需要满足:仅分摊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分摊的部分出行成本仅限于燃料成本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上海的新政还规定,合乘驾驶员需和乘车者按照人数平均分摊相关成本。

意思就是,你如果愿意分享那么就不能多收,合乘者只分摊燃油和通行费,这哪儿是分享经济?没有点儿奖赏性质就是打消车主分享的积极性的。这样下去谁还愿意分享?车辆最大的成本是养护和维修,按理说照着比例收点费用没毛病吧?但地方上新政就是不让你干,咋整?

花样限制顺风车,出行成本压力大

上海本地的新政更是玩出了花样,规定顺风车每日合乘频次不超2次,并且对人数也有格外限制,如此种种条框,让分享精神荡然无存。令人担心的是新政推行后,拼车出行将不会再有了,按照京沪号牌拍卖价格8万来算,每天开两次、两个人,这8万块钱在有生之年里恐怕是收不回来了。合着自己分享出行,全是为了给别人当司机?

更为奇葩的是,还规定将顺风车、拼车的上车地点锁定在周边一公里范围内,老大,我们开的是拼车、顺风车,我就是半路上也是应该可以搭上人的好了伐?看来施政部门并没有搞懂什么是拼车顺风车,照他们如此搞下下去,北、上、广、深四地的出行难永远解决不了。拼车出行,难道不是为了更大限度地分担公共交通压力吗?

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的上班距离及用时居于前十名。北京以平均距离19.20公里、平均单程用时52分钟居首。都堵成这样了,还以各种条件限制合乘,这不是倒施逆行是什么?出台的限制措施里也是各种花样,有必要有意义吗?连国家都认为是好的,应该鼓励发展的事,为什么就执行不下去?

此前7月底出台的国家版新政中,改革方案中明确鼓励顺风车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属于典型的分享经济,本该鼓励发展。四地的新政中哪儿有半点儿鼓励发展的意思。限制本地车牌,大量外地牌照车友将退出拼车,顺风车也将大大减少,而人们出行的成本每天都在翻倍上涨,你们这不是保护本地车,而是在变相提高老百姓生活成本好嘛?

地方上的新政对分享经济成果的漠视令人寒心,在一纸公文下,可以让一个行业随时消失。今年两会提出的供给侧改革中明确指出:只有坚持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同步结构性调整,实现新的平衡,才能实现经济的稳步增长。而四地出的新政似乎对“新的平衡”考虑得不够周全。

限制拼车,伤害老百姓

拼车顺风车的出现本该成为共享经济的重要部分,让更多的人享受互联网进步、全社会创新的成果,限制拼车顺风车伤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好的政策应该是降低人民生活成本的,但新政的本质却是让老百姓们多花钱,目的何为?

急于施政者的“不专业”也再次浮出水面,顺风车拼车的出现,恰恰是共享经济发展的一次重要契机,新政的打压首先是破坏了分享经济的形成。其次,不懂互联网也不懂百姓的出行需求,急于为利益集团发声,不惜伤害大多数老百姓利益。不论车主还是乘客,生活成本都高出很多。

从互联网角度上来讲,施政部门再次站在了扼杀创新的位置,如此之下,互联网+、双创、分享经济还如何谈及?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如何形成?互联网的发展对交管部门的监管实则提出了更高技术性要求,需要更懂分享经济的需求更懂互联网技术的人士参与进来,别急着把有益于国民利益的事从历史中抹去,多考虑到未来大格局,千万不要让行政权利变成阻碍社会发展的桎梏。

国内网约车不过才两三年时间,而顺风车拼车是其中最闪亮的组成部分,国内互联网出行企业之于全球互联网来说,还在成长中。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技术和力量,需要更进步的意识和与全球接轨的思想。不能给他们更好的政策支持,不妨先给他们点儿自由成长空间吧。

代表互联网出行和分享经济最先进成果的拼车和顺风车先被割了一刀,为了出行,老百姓花的钱也越来越多了,更多私家车资源也不能分享给大家,究竟是谁该吃药了?

我们当地的交管部门什么时候放下身段去倾听过老百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