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小老司机

1

方静蕾工作时间从早上五点十分开始,四点半就得起床。

她从家里骑车20分钟,到七里总站调务室打了个出勤卡,在停满了各路车辆的场站里找到“座驾”进行体检。

预热车子、检查轮胎、水箱、机油以及检查车厢卫生、车窗有无破损,登记好每日车况表,在电子终端签到。

“方静蕾收到请发车。”

每次收到调务室第一声指令后,方静蕾愉快地“叭叭”按下喇叭,握住大方向盘,踩离合、换挡、载着在始发站上车的零星乘客开始跑线。

站里其它几条线路也有女司机,一个个都大嗓门、抽着烟、说黄段子、遇到拥堵路况时还来几句国骂。

方静蕾最不像开公交车的司机,她年轻,她身材好,她还漂亮。

男同事们对这个新来的小姑娘私下都唏嘘道:这个女孩也就图个新鲜,干不了多久就要跑的。

他们这行,一天两个班,早上从五点到下午一点,另一个接班后晚十点下班。一趟来回近两个小时,一周休息一天,底薪低,大部分工资按跑的趟数计算,吃饭也没规律,甚至怕途中上厕所都不敢多喝水。

他们这些糙老爷们儿老娘们儿就会这么点讨生活的技能,一个自身条件这么好的女孩哪儿找不到月薪四五千的工作?

面对大家的好奇质疑,方静蕾笑笑。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2

方静蕾以前家住在这个城市当时还像农村一样的二环路边上,她还记得小时候爸妈带她去市中心坐大公交时的兴奋劲。

她站在司机旁,目不转睛地看他们气定神闲地甩舞着方向盘,崇拜得不得了。

身边的女孩都想当个什么明星、医生、老师的,她就想当个公交车司机。

梦想很小,职高旅游驾驶班毕业出来考进了公交公司,也就实现了。

她自费掏钱买了很多小公仔装饰品,粘在窗玻璃上。车子启动时,玻璃上的小动物一跳一跳的,像是欢呼着又要去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旅行。

她还把每个椅子上都铺上了软垫,蕾丝花边垫子在车厢座位上前前后后地摆放着,乘客坐下去前都忍不住看看自己的着装有没有尘垢。

每个第一次坐她车的人上了车都会惊喜地,“咦,这辆车?”每个老乘客都会心地,“哈,是这辆车!”她期待着乘客的这种意外,也享受着乘客对她投来的赞赏一瞥。

方静蕾不知在哪儿看见这样一句话,“能把兴趣当工作的人是人生赢家。”她不太懂什么叫人生赢家,只知道做这个工作自己每天都很充实、很快乐。

3

小候很不屑,“吃多了,不多挣一分钱,还费这劲!”

小候是和她合开一个车的男孩,一点过后他接班。

他在这条线路开了五年,原来那个合开司机腰椎劳损辞了职。

调务室李姐有天神秘地拉住他,“你小子不是老抱怨长年累月呆车上认识女孩子的机会都没有吗,这下有福气了!”

第一次交接车看到方静蕾时,他一下怔住了。

女孩把头发高高地扎起个马尾,露出小鹅蛋脸,腮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胭脂,白皙的皮肤下粉红粉红的。乌浓的笑眼,笑花溅到眼睛底下。她腰直挺挺地坐那操作这个大车,难看的工作制服也让她穿出了别样风情。

“小候要抓紧,近水楼台。看这个女孩样儿,怕还是个雏哦!”同事们挤眉弄眼地。

“都他妈是老流氓!”小侯吸了口烟,几个圈圈吐出来。

这女孩简单,没啥脑子,才来做这活路!他断定。

他告诉方静蕾,别小看公交车这不大的车厢,也是个小社会!

一定要注意那些投币的乘客,有人会把一元纸币折个三角,在里面放个一角硬币直接丢进去,还有投游戏币的,塞冥币的。

“啊?就两元钱,还做假啊?”

“哼,两元钱也买一把小菜呢!”

“宁愿让上车的人慢点堵点,也得盯着让他们把钱弄抻透了投箱哈。”他提醒方静蕾。

“遇到那些老头老太,一定要吼凶点喊他们坐好或找人让座,否则摔一跤又赖上了你!”

“还有在公交车里碰瓷的啊?”方静蕾将信将疑。

“可不,现在的人坏着呢!”小候又吐了几个烟圈。

“你太单纯,好多事搞不懂。没事,有我呢!”小候盯着方静蕾,抖抖手上的烟灰。

他今年二十七了,吹了几个女朋友,有的女孩喊他买这买那没达成要求就翻脸,有的要不就嫌他工作性质特殊陪伴时间有限。

“现在的女孩很势利,都想攀高枝!”

每吹一个,他就喋喋不休地告诉他那些好事的同事们。

小候和爹妈同住,觉得虽不宽敞但在这城里也算有个房子,自己个高长得也不丑,还是有挑选资格的。

女孩单纯也有单纯的好处,没那么多幺蛾子,简单不多事。

4

跑了一段时间,方静蕾认为没小候说得那么糟糕!

一个大学生男孩上车后,摸索摸索半天,“姐姐,我忘了带公交卡,也没零钱。”方静蕾笑笑,俏皮地说,考试时别忘了带笔哦!

看见上来一个年迈的老人,她连忙按下电子语音提示器,老人摆着手,“年轻人上了一天班都很累,我们在家里坐多了出来逛逛,不用让。”

都挺和谐!

这天,高峰时段,市中心的站台等候了一大波乘客,你推我攘地上车。方静蕾眼睛扫过一个个刷卡投币的人,皱起了眉头。

她启动车辆,不停地按语音提示器,“请拉好扶手”。从车内倒视镜关注一个一直拿着手机在那哇啦哇啦大声通话的女人。

她焦急地反复大声喊:“那个打电话的女士请你到前面来刷卡投币”。

女子在乘客的注视下气冲冲地冲到驾驶室旁。

“喂,我是刷了卡的,你不要污蔑人啊!”

女子涂得鲜红鲜红口红的嘴唇上下翻动着。

方静蕾不动声色地朝她挎的坤包努了努嘴。

红唇女子低头一看,自己的包被划了一个大口子,明白了一切。

刚才站自己身旁的那个小伙子是个小偷,这小姑娘在帮助自己呢。

红唇女人隔天来到站里找到车队队长说一定要好好表扬这个姑娘,顺便送给了方静蕾一张代金券。

红唇女人叫芳姐,经营一个才开业没多久的精油按摩推拿店。

“做你们这行久了,腰椎肯定不好,你还这么年轻,要注意哈。改天来姐姐这,我给你亲自服务。”芳姐感激地拉住方静蕾的手。

小候见状,鼻孔哼哼了下。

“你以后别逞能了,那些贼娃子都是团伙做案,见你是个小女孩要欺负你咋办?”

“车上也时不时会有便衣的。我们安全开车送乘客去目的地就行了。”

小候对自己很关照,方静蕾能感觉得到。

早上发车时,驾驶座位上经常有小候前夜留的几个苹果、一盒巧克力或其他小零食。

交车时就那么一小会儿,他没话找话和她聊着,一屁股坐上驾驶座的垫子,然后嬉笑着,“你坐了一上午,都坐热乎了。”

漂亮女孩从小就被男孩各种方式追逐着,这点心思她明了,她不反感这个男人,但是总觉得他缺少了些什么。

小候眼中的生活都是通透和冷淡,而她看到的是生机盎然,是缤纷灿烂!

她每次礼貌地对小候说着谢谢,喊着小候师兄,把东西分给调度室的同事分享。

小候心情闷闷的,他找不出这女孩对他不上眼的原因。

5

一天八小时的高强度驾驶确实很疲倦。这天休息日,方静蕾想到了芳姐。

芳姐热络地给方静蕾做了一个全身SPA。

“哎呀呀,你说你,这么条顺盘好的女孩去开个破公交,也不知道你咋想的。”

方静蕾呵呵笑着,按摩真是通透,感觉身体里的细胞又复活了。

“那个,你要多保养哦,腰不能劳损。”芳姐引领方静蕾来到前台,盯着她的挎包说。

方静蕾想想,可不是,她可不想自己因为腰疼开不了车。

充值办了个金卡,芳姐的脸都笑烂了,“这些钱还当不到一个你背的包。”

过了大半个月后,方静蕾一想到芳姐那张笑脸就想哭。

按摩店突然无症兆地关了门,据说房租都只交了一个月,连个告示都没贴,芳姐带了几十上百个会员的会费逃跑了。

中午交班车厢里空无一人时,小候瞪着眼听着方静蕾这通讲述,摇摇头,“你看看,你看看,啧啧啧”。

“她看着不像个骗子啊!”

“和你说了,现在的人坏着呢!”小候为自己的先见之明得意起来。

“哎,我充了五千呢!”,方静蕾的鼻子一抽一抽的。

小候刚想拍拍面前的姑娘肩膀时,“啊?”惊住了。

他放下抬在半空的手,舔舔了嘴唇,“这个,我最近手头也有点紧,老娘生病了。”

“啊,不用,不用。”方静蕾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爹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啊?”他试探着。

“哦,他们是农民。”方静蕾淡淡地回应。

小候有点懵。

他是喜欢她,但从没想过主动要给女孩解决经济上的麻烦,两人成的可能性不大,这钱以后怎么算?

6

这个女孩似乎真没那么简单。

她交班后换的衣服看起总是那么高档,手机都是苹果的最新款,那个印着大LOGO的包也不像仿款,应该很不便宜吧!

一个公交车司机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父母又没工作,她从哪来的钱?

这天,大家又打趣小候,“咋不见你动作呢,好姑娘放过了就没有了哦!”

“嘁!好姑娘?”小候不屑道。

他瞄见刚交班的方静蕾又朝站前等候的一辆私家车走去,白色的宝马7系在阳光下,锃亮锃亮的。

里面驾驶座上的人摇下车窗,朝方静蕾挥挥手,是个中年男人。

小候木讷平稳的面色微微变着,嘴角斜扯。

“哼,搞半天是个假清纯的小婊子。”

 “怪不得看不上我,也没找我借钱。”他愤愤起来。

小候猛吸了两口烟,扔在地上,用脚掌狠狠地踩揉着烟头。

又想,老子幸亏没在她身上耗费太多,感情也是有成本的,如果收益不确定,这样划不来的事做了才是个傻瓜。

7

方静蕾有点纳闷小候的态度变化。

交班时他拿起驾驶座上的垫子在扶杆上甩来甩去,又翻个面来坐。

她喊了句师兄,对方鼻孔哼了下算回应。

方静蕾也没多想,经历了芳姐的事,明了人和人之间关系确实没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是,烫痛过的孩子仍然爱火。

站里经常收到乘客对方静蕾的表扬信和电话。

她在车上准备了晕车药和水以防突发情况;她每次都要下车帮一个乘客抬坐着病人的轮椅上车;她捡到乘客遗落的物品都会一件不落地交给站上。

同事们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嘴甜人靓的姑娘。

“都是假象,戏精!”

“哪天,你们知道她的底细就热闹了。”小候冷笑着。

这天,站里真是热闹沸腾了。

报刊栏里张贴的当天报纸上,有方静蕾。

《城市日报》副刊标题是:“劳动最美丽---记一个拆二代的普通生活。”

照片里,方静蕾甜甜地笑着,穿着深蓝色的公交制服,坐在驾驶室里挥着手;另一张照片是她和家人的合影,旁边有那个方静蕾喊作爸爸的中年男人。

小候挤在同事中眯着眼看着报纸,报纸上的字模糊又变清晰,他的嘴巴张大,又慢慢地合上。

一个愤世嫉俗、套路满满的人掂量得出所有东西的价格,但是一个不知道有些东西是无价的人,永远看不到这件东西。

层次决定命运。

      读子鱼故事

      懂世情人心

相关文章推荐

Array

你了解神的帐幕吗?

情感  2017-12-27 10:14

找一个听话的人,再恋爱

情感  2017-12-27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