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科、华润、中粮到保利,看2017中国十大售楼处设计!

以下图文均由Designwire独家策划

看不见的风景决定了看得见的风景。建筑在创造一个世界的同时也提供了一处不完整的意识空间,设计师则是通过智慧、技巧、艺术对其进行填充,进而创造一种抽取人性、功能性和生活方式的存在,让那些因时间维度打破所产生的碎片,稳定成熟起来。

2017年,地产业如火如荼,营销中心也自然成了这热闹中的关键,为此,我们以Designwire视角策划这一年度特辑。从万科、中粮、天恒、保利、华润;到梁建国、邱德光、吴滨、葛亚曦、于昭等,这些在地产及设计界的先锋存在,正用世界语言描述空间特色,并启迪更好的生活方式。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中粮天恒·天悦壹号

北京

室内设计:无间设计吴滨 & 软装设计:LSDCASA葛亚曦

▲吴滨&葛亚曦解读设计理念

天然者,天之自然而有。唯有介乎于自然与秩序之间,宅的本质才得以凸显。就像《宅经》中所记载的那样:“以形势为身体,以泉水为血脉,以土地为皮肉,乃上吉。”

中国人对于居住模式的生态认同古来有之,比如陆游将他的‘老学庵’筑于镜湖之滨,开门临水、启窗见山、心游神驰。

在天悦壹号营销中心的塑造中,设计师吴滨和葛亚曦分别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了阐述。室内设计由吴滨带领的无间设计完成,他们以素来擅长的摩登东方语言诠释了这里的空间,或者说借鉴古代的智慧,设计现代之生活。

而对于空间的装饰,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宜简不宜繁’,软装设计LSDCASA自然深知此蕴意。他们始终警惕于被过分强调的中国符号,并试图在方法层面去解构中国传统,选择现代技艺、材料来解答传承于空间的意境,着力于“取意”。企图对话的是,当下这一刻中国人对设计的要求。

五柳先生对于世外桃源的想象是有层次的,从浓缩到开放、从隐到显、有张有驰,而天悦壹号的营销中心则体现了对这一节奏艺术的传承与创变。入口处以回廊形式示人,颇具古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依次叠进,大堂、展示区、洽谈区又逐渐豁然开朗起来。

走过回廊便入大堂,沿着中轴线行进,可眺望远处抽象的山水。“山的倒影,这个形态通常在安静的水面上可以看到,而在这里抽象变成具体、具体却又沦为抽象。”吴滨说。

这模糊又混沌的边界,仿佛将东方哲学与艺术融入设计,是他对创造与中国精英对话之空间语境的一种尝试。

这是展示设计多元可能的过程:不仅要在情理之中,还要出其不意,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将已知的东西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再进一程是展示区以及洽谈区的所在,在这里能直接感受日起日落、云开云合,星空变幻与东方哲学中天人合一的意象。

       把湖畔水色引进室内,彼处万山丛薄,水林坐卧,与屋外广阔薄雾的水域景致相辅相成,烘托出中国画深邃交错的神秘空间特色。这种诗意般的空间架构,是一幅立体的画,更像一首有形的抒情诗,强调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

“就像古代文人把灵魂寄托给山水的归隐,把身体放逐在车马喧闹中,而我们希望营造的天悦壹号,也是这样一个地方,它是一种沟通与慰藉,平行于当代的匆忙、便捷和功利,沟通传统与当代的身份交织,安放心灵。”葛亚曦说。

在以文为业、以砚为田的读书生涯中,书房既是中国古代文人追求仕途的起点,更是他们寻找自我的归途。无论外界如何喧嚣,进入这里“偏安”一隅,就宛如到了一片净土。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但图书馆太大,书房便足以抚慰人心。

书吧在中式项目中,是最容易倾斜于展现传统文化底蕴的空间,而设计师却反其道而行,决意以现代的方式来对话“中国”的当下。这里设置顶天立地的金属帘,不仅拥有传统的意境美,亦不乏超尺度、流动的现代气质。线与钉透过点、线的组合,以不同的疏密和结构,描摹墨色的深浅变化。

旋转而上的大理石扶梯,好似将空间切割、变换并重组成为一个登顶云端的白色天阶,信步寻幽起来,仿佛是自己在漫步着情怀,沾染着浓郁的摩登气息。它出现的最重要意义在于实现了两层建筑丰富的空间变化,完成了聚合到疏散的空间过度。

交叠的挑空、大堂、接待区、咖啡馆、会客区、儿童活动区、功法展示、工作室、观景露台等依次有节奏地舒展,与自然地结合既紧密又保持着恰当的分寸。而对于艺术的运用,设计师则是希望通过水景、天光的元素以诠释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从而渲染出天人合一的东方意境,亦不乏当代设计感的尚美空间。

美景·素心园

郑州伏羲山

室内&软装设计:集美组梁建国

人们对生活应有的初之体验是对大自然的向往——融合、回归。在大多数人努着劲挤入城市的时候,我却希望唤醒在城市中生活的人重新思考自已未来的生活样貌。

——梁建国

隐在崇山峻岭中,伏羲山美景·素心园将伏羲文化、自然环境与建筑设计融合,将天人合一的生态设计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设计师梁建国的手中,这里不再是刻板的功能空间,而是纳气凝神的载体,是天、地、人、文之间微妙与隐秘的平衡。

设计师将混凝土以各种比例混合不同矿物和秸秆等当地植物,分层浇铸做成外墙,形成了不同的颜色和质感交织的韵律,更贴近原住民生活的初始风貌。

从环境到建筑以至室内,最大程度保留了山谷涧的原生态气息,每一处踩过的地方都有着独特的故事。“本山取土、就地取材、因材致用,将人文记忆融入当代生活”的设计原则对居于其内的人来说,却转化为情感连接。

 “地界里的百年古杏,倚着崖边生长,孤傲坚毅而又不失婉约,我想保留住它的美丽,并使它倍受瞩目。”尽管难点重重,梁建国兑现了对自然的许诺——围着它造起了无边泳池,最大限度的利用山和景,使孤立的视角与景观彼此渗透,与建筑和人共融。

所谓“绘事后素”,意思是说有了良好的质地,才能锦上添花。在室内,设计师将“留白”手法做到极致,雕塑化的前台和黄铜格栅被托举出来。

展示中心艺术展廊的通道,天窗漫射进来日光,极简的无框玻璃以趋近于无的方式存在,跌宕的标高让行进充满趣味性,仿佛游走山间。

屏风增加了层次感,经过狭窄的通道和一步一景的楼梯引导走入主厅,让空间先抑后扬。

通道两侧的墙面上,浮雕着上古时代的壁画和甲骨文,可以看到巫卜文化向理性文明的过渡,在光影变化中,时光跃迁到了今日。金色甲骨文作为装饰要素爬满翠绿色墙面,绵延上升,如同留在龟甲上的卦辞。

在伏羲山苍茫的山水中,仿佛能听到远古的呼唤,神秘又强烈,而素心园的设计拓展了新东方主义的创作边界,以一种苍莽的意味震铄古今。

万科·瑧湾汇

深圳

室内/软装设计:YU Studio于舍/于昭

在《生活的艺术》中林语堂谈庄子的淡泊、赞陶渊明的闲适、诵《归去来辞》、讲《圣经》故事,用陶情遣兴的笔触,向西方人娓娓道出了中国人的旷怀达观,从品茗行酒令到观山玩水、吟风弄月,展现诗样人生的才情、幽默以及智慧......

这是自古中国文人雅士眼里的生活范本,以艺术和诗意的力量来抵抗物欲横流的社会侵蚀,不仅关乎于‘宅’与‘物’,更是超越于技艺之外的可体验的情感传达。

瑧湾汇是灵动、浪漫,充满阳光和空气的,它处于深圳湾正中心,是深圳超级总部基地首个亮相的住宅项目。在空间架构中他们试图把“瑧”做一次解构,一块块老旧的青石板构成水池的底部,象征着往昔岁月的沉积,而通透的玻璃,则仿佛一块白玉,影射着新生。

对于大厅装置设计的名字,台湾花艺大师凌宗涌倾向于“游云山蝶”,但他更喜欢桃花源记里的“落英缤纷”,无论如何,这种恣意生长的枝桠在空间内都是有参与感的,不同的角度和位置,会给参观者不同的心理和体验,从而使参观者演变成参与者,并最终成为艺术的一部分。

书与画一直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两个支点,在大厅的设计中亦是有所体现。建筑主体由U玻做成的“虚盒子”构成,内套水泥的“实盒子”,借以呈现书架和画轴的景象,而中央的大书箱则是用层层切开的纸张做成箱体,参观者可以从箱体开口处直接进入内部。

高9米的围合屏风,宛若一种隐喻、连续的背景,在虚与实之间形成介质,既遮挡了大部分的自然光线,又与穿插流动的‘花’的装置形成一派扑朔迷离,勾勒出完整的空间画面。

有时候细想,对有用之用的追求,或许能让我们改变整个世界;而对无用之用的欣赏,才能真正使我们成为自身心灵的主宰,这也是于昭极力引入艺术的原因。

艺术因为信仰而发生,但这‘发生’绝不止于器物,光亦使然。展示空间的光线控制既要保留自然光对空间的影响,又要营造艺术本身的光泽和魅力,为此,设计师选择了中国的‘屏风’,用石、布、竹帘等不同材料分隔空间,又利用不同材质特性准确表达意境和情绪。

展厅后方是三间风格迥异的茶室,分别以天地,上下和功夫命名,体现了北京、上海、深圳特有文化属性下不同的“茶”文化。其中的“功夫”是私宴厅的一部分,三面的玻璃体,从建筑尽端延伸到园景的竹林中去,坐在其中会有被竹子包裹的感觉。

尼采曾说:“赋予人的生活一种风格,实在是一种伟大而崇高的艺术”,这或许可以作为设计师不断探索空间可能性的原因,对于生活充满审美热情,并试图使生活具有美的形式和内容。

时代·天荟

广东

建筑、室内、装置陈列设计:东仓建设 余霖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帕斯卡

光之于建筑的任务,是漫长时间游戏中的对手与主角。这是设计师余霖|AnnYu赋予广东天荟售楼处的视觉感知。在她的笔下,一切都是自由的,无论是材料上勾勒的阴影,还是与装置发生的关联,亦或是空间的形式以及时间的痕迹......

“建筑空间是这场虚无嬉戏之下的宫格棋盘,像是被物化成立体的组织或规则,可以自由地表现格局,或宏达、或灵动、或松放,但本质必须恪守着某种居其次的静默。”她说。

入门第一刻,便是不世俗的仪式感,高级灰色调贯穿始终,营造一种简单的优雅。但人们的视线似乎更倾向于外部和上方,毕竟,在这里,天空与水面是比一切固态的构造更值得长久观察的事物。

以具体之物比喻抽象命题,再以抽象为具体描一层边,在这个非实体也非抽象的交融的区域里,实体试图飞散,但又没有化为虚空;抽象部分物化,但还保持玄妙。

“就像我们追求的生活状态”,余霖解释道:“无论是写作还还是绘画,既不因太具体而干燥,又不因太抽象而不知所云,实用性的坚实的逻辑基础配上柔美的抒情性和审美,就是绝配。高于大地而不迷失在天空。”

东原·千浔

苏州

室内/软装设计:董世/董文鹏

建筑应该创造这样一种场所,通过美和愉悦提高生活情趣;通过秩序形成宁静的环境背景;并具有内在明确的结构,符合人的理解和接受尺度。就像很多设计师一直坚持的那样:用空间的精神活力,去承载人性品质中最被珍视的部分。

苏州是以庭院生活为载体的江南文化荟萃地,由董世建筑创始人董文鹏操刀完成的东原·千浔会所就在这里。场地紧邻湿地公园及河流,沿河的芦苇和树丛为这里带来了流动的气息:来自人文和自然的条件构成了外在环境。

建筑以兼容自然与社会、凝聚与开放为主要理念,用上下交错叠放的剪力墙生成空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秩序:墙体是围合的、空洞是开放的,在同一场域内实现了‘聚散’的空间节奏。

大厅的设计充分考虑了建筑尺度,与建筑模数相统一。地面上建造木作平台,并采用手工螺纹地板拼接而成,在平台上植入了营销模型、枯山水、销控台等功能,色彩雅致内敛,充分展现了中国人素来喜爱的‘静’,外表的宁静给人以美,内心的宁静给人以慧。

有时候,因安稳而产生的静穆,往往能给人无争且祥和的力量,恰如这里的楼梯。作为空间中最重要的交叉口,要满足功能的同时还兼顾着大厅的背景,因此在经过多次调整之后,设计团队决定让它以旋转钢梯的姿态示人,淡泊思远又不乏灵动。

以一个整体金属体块存在于空间之中,再配以手工艺术漆饰面,展示出了传统打磨的痕迹,让人看到一种精益求精的匠心态度,以及行云流水般的自在风韵。

人们关注设计,不仅因其抽象化的艺术呈现,更针对不同使用者生活状态开展塑造的内核。根据不同环境所作的改变、与情感呼应、与心灵对话,并利用光、风等元素创造活力,唯如此,空间才具有‘本位’意识,触动灵魂。

洽谈区是元素最多的一个空间,水磨石、木作、金属、玻璃屏风、炉火、软饰,设计师希望这里的每种材质都能独立存在,并与大背景的高级灰融合。

而为了赋予开敞一种纯净,让视觉不停留在表皮处理上,用雕塑作品的表现形式,把材料作为几何形体来处理,有的烘托模型自地面生长、有的承载自然图案;但无一例外与场所内其它存在共处,演绎自由自在。

除此之外,屏风在这里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墙’,它兼顾美化环境及隔断区域的功能,最为重要的是,两排连续屏风可自由移动切换,为空间组合增加了变换的可能。

纵观整体格局,屏风连接一大一小两个空间,并在连接带上有旋转钢梯贯通三层,使水平轴与垂直轴交互过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竹林归隐的理想,这里窗外种植竹子,并控制了高度,让最美好那部分投影在绷纱上,借景来寓意东方。

安藤忠雄曾说:“我使用墙体去界定一个空间,使之在物理和心理上从外部世界中脱离”,在他看来,墙面被作为一种审美和心理要素加以塑造,以不同的组合形式构成丰富的内涵。

保利·和光尘樾

北京

室内设计:邱德光

▲邱德光讲解设计理念

‘物情所逗,目寄心期,似意在笔先’。艺术创作都有一个先立意的过程,设计亦是。将对生命本义的发现,转化为享受生活的实践,并追求文化及艺术的融合,构成了当下空间与设计邂逅的方式。

秉持对自然美的特殊敏感以及对空间形式的熟稔把握,邱德光开始了北京保利·和光尘樾的设计。将悠久的京城文化纳入江南园林所激发出的丰富情感之中,再以轻雅简净的手法演绎光影,突出了对自然的描述。

富有曲线质感的接待区,拥有轻盈的铺面和流畅的线条,到访者可逐光而行,感受将竹林葱郁之景汇入室内的智慧,有如城中城,不仅令室内成为既往商业的独白,更成为对居住文化的一种述说。

“在老北京,城中有城、重重殿宇、层层楼阁、一眼探不清,当登高一望,便发现河围城、城围胡同、胡同围城、层层相依。”邱德光解释道,不加强对皇城的强调,但贯通古今的城市脉络的确是这里的动线主题。

与《桃花源记》中“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不同,在售楼处一层,步入室内,空间便由开阔过渡为极狭长、奇妙的镜面所在,设计师将其称为科技走廊。

这反应了中国的传统意识,从古至今,艺术构思大都会直接或间接的强调人对事物的体验。譬如园林、虚实之景的布局,常与情思关联,来表达其立意、意境和情调,从而拓展景观的内在生命。

古人的智慧可以在物欲横流中创造一种闲情雅致。这或许是邱德光以日本传统‘吹拔’的形式构造室内天井的原因,用平行视觉的透视,体现内部结构的细节,并为空间增添了建筑的美感。

这里可以看到每层房间里的不同状态,视线沟通成为联络家人的纽带。 另一方面采光井还创造出了具有距离感的空间,而这种距离亦是趣味体验的来源。

中国人喜欢“寻幽探胜”,这点与西方人不同,对自然的态度不是征服而是欣赏,所以他们喜欢在居室中引入自然,并以此隐喻那些顺理成章的自由以及能安抚人心的寂静。

卫浴空间的背景墙,蝶恋花的图案不仅简洁且清丽,可以予人平静的现代气息,并体现出极强的亲近自然的片段感。

关于楼梯的设想,设计师希望尽量简单,售楼处与别墅共用,这就意味着空间的水平动线与垂直动线皆会交错于此,所以选用了素雅的材料,尽量不造成视觉的累赘。

“用简单的分割、素雅的材料让楼梯一气呵成,这样光线就会由顶层洒落至最底层,并成为空间的主题。”他说。而为了营造出流光浮云缥缈的恬静自适,设计师将光做成了这里的主角,与建筑自身带有的大面积落地窗、天井为空间创造的开阔通透的气质。

而为了保证住宅地下两层空间的庭院收光均好,设计团队为天井墙面做了艺术性的灯带,即便天气不好,地下每一层也都会有良好的采光。

这种穿透楼层的光带,让整栋别墅都成为一个光盒子,扫除地下层的黑暗印象。白色纹理的石材地坪与深色木皮的搭配让空间更为明快并带出沉稳感。

环绕沙盘的挑空设计,使二层洽谈区拥有极佳的视野,可直接望见环绕在走廊区的艺术品,和同样由光影带来的感官刺激。在邱德光看来,设计师要将美感带入生活,依靠造型仅是个入门,必须要让空间有精神意义存在,而艺术品的引入便是个非常重要的精神指标。

三层空间设计灵感源于游艇,从墙面富有律动、环绕型设计、到木质地板的铺陈,都在试图营造出空间的价值联想,并用去除多余的吊顶装饰,允许空间更纯粹的接受光的洗礼。

VIP室改造为茶室,这间全通透的玻璃屋茶室散发着静谧气质,更有在以往的脉络中粹化出的时尚肌理与光影质感,仿佛时光都在慢下来。

青铁华润城

青岛

室内:Studio HBA & 软装设计:LSDCASA葛亚曦

“对于边界的打破,不是摧毁,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决裂,而是柔和地模糊掉、晕开,形成新的图景,在这种不确定性当中,给予观者一个可供领悟、体会、选择的弹性空间。”

▲由Studio HBA|赫室提供

  近年来,华润在青岛的项目,一直坚持探索商业、居住与艺术、人文的跨界,这一理念不仅构成了建筑,也被室内设计Studio HBA赫室和软装设计LSDCASA葛亚曦捕捉,并绽放在空间里。

将建筑立意‘东海之滨一陨石’于空间之中进行延展,仿佛是在筑一场梦:海阔天空,风云激荡;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经过一座“漂浮的石桥”便进入了售楼中心,圆形大厅,波涛环绕;屋顶之上,是刻意开出的天井,随着黎明正午与黄昏,为空间书写不同颜色:或晓雾弥漫,或烈日当头,或残阳如血。

▲由Studio HBA|赫室提供

设计师摒弃多余陈设,让空间本身自成气场,并以极具现代感、流线形态的艺术装置去迎合这种流动的层次,在空间与人之间制造模糊地带,从而避免商业属性所带来的压迫与疏离。

艺术是贯穿整个空间的气质和力量。每一个作品都有它的情绪,所传递出来的是对人和世界的理解,在用眼睛欣赏之余,或许可以学会生活,就像梵高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

两款来自Gilles Caffier的限量艺术品置身于此,取自动物的肌理,保留手的纹路,加之纯手工雕刻打磨,自然地保持着某种平衡。

这种甄别范围取决于空间,除了要具备现代感的流线形态外,还应与整体形成一种节奏与韵律,通过这些具有指向性的物件,来引导人流动线和视觉点的游转。

作为售楼处最大的‘装置’,楼梯似乎也充满了艺术气息。极具雕塑感的景观楼梯,除连接空间必要流线外,更承载着空间视觉感受。

犹如“天空云梯”腾空而起,盘旋而上的造型演绎出性感与时尚,但色彩却选用了最为不争的素白,似乎在传达一种冷静而节制的美。

诚然,每个人对空间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又总会有一些‘存在’试图超出这种固有认知。当开创性的作品不断出现,戳中人们内心,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疆域的拓宽:设计还有哪些表现的可能?

葛亚曦想要的打破边界,不仅存在于室内功能区,还有与室外的互连,“建筑一层四面由玻璃围合,外围的整面水景和绿化,形成项目独特的景观,对此区域的设计,需要最大限度的引入外景,模糊室内外的边界。”他说。

中航·樾园木渎老房子

苏州

室内&软装设计:集美组 梁建国

中国拥有久远而美丽的本土建筑传统,这个建筑传统的生命力,体现在它与中国哲学、文化、艺术一致的理想和追求上,而木渎古镇的樾园老房子,亦是国学传统的继承载体之一。

——梁建国

        即使是在风景如画的江南,位于苏州西部的木渎古镇也绝对称得“秀绝冠江南”之美誉。在木渎古镇的朦胧与幽深之中,确有一幢老房,藏于天平山下的寿桃湖畔,一个当代玻璃结构的建筑盒子里,这就是梁建国先生精心改造的苏州樾园售楼处。

在梁建国先生的设计改造后,最终以一个全新的面貌重生,保留了柱、梁、枋、檩、椽、斗拱、雀替等构件。将残破的部件,手工清洗刮除去除残存污垢,加固之后涂以木油,最大限度的维持那些斑驳的肌理,化浊为美。

老木头的潜能无限,性能稳定,颜色自然,通过工匠们的努力,它们获得了新生,而衍生出的文化价值更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叠加。

        艺术规律无非是“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从笨拙到工巧再回到笨拙,只是后来的笨拙已经是返璞归真的大巧若拙罢了设计师在旧建筑的骨架上建构新表皮,白色顶棚打开不规则条形洞窗,让表面不至沉闷,并提供了观看的视角,顶棚的白色吊顶如同画卷底色,看透的顶棚则成为图案,形成一幅幅抽象绘画。

 顶棚上的元素从梁到椽以及望板都被新的框景重新解读,中国建筑的框架体系一目了然,通过管窥的角度解读老房子,让游人移步换景获得新鲜的体验。

“改造不是重建,修复不是复原,而是取其精华,通过当代手法来平衡古镇文化与现代功能需求之间的冲突”,在保持建筑历史性的同时,为人们创造一个可持续的活化空间。如今的老房子,呈现的是当代气质与传统赋予的力量交融对撞。

在售楼处的聚会厅空间,老房子天井的四水归堂引入微妙天光,洗清繁复的雕饰。框架结构下陪衬白壁,既平衡了布局,也形成了对照,撇去了原建筑的压迫感。正因为留白的设计,才归顺了逻辑,生成了空明。

聚会厅的山墙立面,完美保留了中国传统建筑构造和装饰的精华。穿斗式的横梁连接起山墙立面,拱券形的“穿”衔接起步架,对比结构的“疏可走马”,天井的装饰可谓“密不透风”,繁复与舒朗形成对比,尖顶的封闭和天井的开放形成对比,道尽工巧之能事。

对比工匠的精美绝伦,今天的设计师可以从更宏大的视角关照古今,截取古物的吉光片羽融汇今人的奇思妙想,就能创造出全新的设计。

设计师在空间中,插入新的接待功能,同时将太湖石做出切片处理,形成的轮廓构成新的图像。

全新的绘画,融入古旧建筑之中并不突兀,仅用勾勒,就将旧时木渎的样貌更新成当下的时尚艺术品。

大荒石材切片成了绘画,透明感的铜丝雕塑成了过滤灯光的装置艺术,现代的手法并不违和于老房子的神髓,诸多创新都是用艺术为匠人之作打上全新的烙印。

做项目经常会触碰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对立,对于老房的修葺却不是这样。附上使用价值,发挥作为房子的原有功能,同时赢得更大的文化尊重,想必老房自己也倍感欣慰。

侨城一号SKY CENTER

深圳

室内 & 软装设计:P A L梁景华

设计的审美意识不仅在空间中孕育,还可以从文化、音乐、艺术、甚至是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生根发芽。每一位设计师与生俱来都有一种被理解的欲望,并试图通过创意让别人感知这种欲望的存在,就像山本耀思所说:“设计是一种华丽的自我表现欲的折射。”

翻开梁景华的设计履历,不难发现,创意总是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每一个空间。在他看来,设计不应停留在表面和形式上,其本质是创新,为此他将‘创造有意念的空间使生活变得更有意义’定为了公司的Slogan。

新近落成的深圳侨城一号SKY CENTER营销中心便是在这一理念下产生的:将商业空间蜕变成雕塑, 以线和面的结合演绎出张力,突显现代建筑的的韵致。

“人类某些珍贵的情绪和情感,比如优雅、谦逊、善良和温柔,都来自于不对称的平衡。我们以艺术雕塑的异形形态理念置入空间,突破传统方正,制造视觉冲击。”他说。

 进入大堂,触目所及的是挑高两层的落地窗、无阻挡摄入的阳光以及一同引入的绿意,它们与布满天花的几何线条互为依托,赋予阳光、自然、光影以新的属性。即便是一撇,也饱含温度。

黑色往往代表着深沉、厚重、神秘,具有无限可能,对于梁景华来说更是品质的来源。他用黑钢线条演绎SKY CENTER的大门,强调型格品味,灰色和白色大理石拼凑主要用于地面,天花仍以白色为主,呈现一种时尚视觉。

设计和艺术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连接有形与无形。使观众经历一种时间与空间安详对视的感受与感知,背后是生活态度的阐释。

接待处被设定在上层,这里的最大亮点是书架,自地面起纵横交错直至天花,突显现代建筑的韵致,平静的拉开与销售区的感受。

当这交织到达顶端便渐变成波浪,边框用黑钢突出整体线条,并将光源藏于隔间内构成室内折射;不仅为空间注入节奏感,而且在不同角度下观赏之,平面与立面共砌的动态均有不同效果。 

而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设计,梁景华坦言,主要是为了满足公众对于空间视觉冲击的欲望,洗去往昔营销中心的商业痕迹,不以模型区为焦点而是先进入情景理解整个项目背后的故事,再前往模型区,颠覆旧有销售概念。

绕过楼梯进入展览区,如同艺廊可注入独有的建筑艺术元素并不时转换摆设;设计师故意将营销中心动线进程设计深邃迂迴些许,令人不自觉停歇观赏。经过影视室后进入模型区,延续时尚型格的气派。

最后梁景华说:“设计包含了设计师对人与人、人与空间、人与物的看法,所以你必须要有自己的思想,在做设计的过程中能将生活片段回放出来,组织自己的概念并完善它。”

万科·滨江大都会

北京

室内 & 软装设计:杜文彪

如果仅仅是为了满足人的欲望,那么设计不能称为真正的设计。虽然空间的形态、架构以及内核选择要依从于需求,但同时还应该蕴含另一种力量:帮助人了解自己本身,并激发其对生活真实性渴望的能力。

设计是具有时代属性的,将技法与人性结合,是对所谓创造力的最佳注解。设计师杜文彪认为,他所做之事,不过是在这基础之上去摸索的讲故事的方式: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品......

随着市政府的东迁,通州正在成为城市的新中心,北京万科滨江大都会项目就位于此。此次负责售楼处和两个样板间的设计,设计师以对五感的触动为出发点演绎空间,过往与未来、城市脉络与时尚趋势、理性诉求与精神慰藉都一一被体现,当然,还有艺术。

“我们以水为主要设计元素,将意大利极致的生活艺术作为理念注入空间,让两个不同地域的性格共融,重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璀璨。”提及灵感来源设计师是说。

为了丰富空间的质感与层次,接待区以开场的圆形示人,并有黑色大理石注入期间,宛若意大利经典的圆形竞技场,渗透出被岁月洗礼的痕迹。

一场文艺复兴,为‘人是万物的尺度’赋予了新的意义,无论是艺术还是文化,他们开始打开禁锢,歌颂人生的价值及伟大,赞美自然及人本身的美,而那些关于生活品质的关注也由此展开。

洽谈区是这一历史的完好再现,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当代装置艺术、古罗马建筑以及珠宝在这里自成风景,创造了一个浓缩的意大利:建筑风情、时装语境、雕塑哲理......

设计师通过现代工艺将手工刺绣图案延伸至墙身,在顶部光影的反射下,形成上下呼应的虚幻空间:静谧、祥和。从地面到墙面至天花色调和谐统一,明亮宽敞的洽谈区似乎具有一种魔力,让在繁忙喧嚣的都市内感受到意想不到的惬意与放松。

“不同于普通的洽谈区组合,我们借鉴了高级珠宝店私密的沟通方式,用半围合的空间形式实现了八组洽谈序列。”杜文彪说。

不刻意挑战前卫创新,也不流于趋势随风摆动,他重视几何及线条的表现力度,用理性诉求架构空间,并在其中注入感性脉络,这种审美语境让空间更具内容,也为他获得了足够体验的内容。


回顾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推荐

Ar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