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目前至少有600家互金公司,出海印尼是机会还是坑?

随着中国国内互联网金融野蛮式的增长,监管日趋严格,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走出国门,出海的首站都选在东南亚市场,特别是印尼。由于东南亚金融覆盖率低,所以这一地区对金融服务和金融科技需求很大。

印尼作为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红利的趋使,企业家和投资者都盯上了这块肥肉。截至今年 2 月,根据金融服务局统计,印尼至少有 600 家金融科技企业。而在 2016 年印尼技术创业报告中,DailySocial 针对印尼金融科技做全方面解析,预测 2017 年最吸引投资者关注的行业是金融科技(Fintech)、电子商务、软件即服务(SaaS)以及按需服务市场。

印尼消费信贷水平

据了解,印尼信贷市场规模约 1500 亿美元,目前,从银行贷款的占比仅为 34.77%,因此印尼消费信贷市场至少是 978 亿美元的市场规模。Fintech 行业正是从传统的金融系统(由银行驱动)到金融科技(消费者驱动)的转变,越来越多的玩家看到商机进入这个领域。

出海印尼是必然

印尼的互联网普及率高,据印度尼西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协会(APJII)的数据显示,2016 年印度尼西亚互联网用户总数达 1.327 亿,总人口为 2.562 亿。同期,印尼的智能手机用户数达到 6310 万。在印尼的人口构成比例中,年轻群体超过 1 亿,消费信贷市场潜力大。

印尼是世界上银行开户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其开户率为 36%。借记卡的拥有率在 26%。这些账户中,只有 1% 和 8.5%的账户分别用于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印尼人持有信用卡的比例只有 1%。证明当地人喜欢借钱不喜欢存钱,借贷需求大。

根据印尼金融科技协会(IFA)数据,在印尼的金融科技公司中,有 43% 的公司从事支付行业,做支付的比较多,做借贷的不多。因此,在印尼做借贷业务市场前景向好。

专注移动互联网出海项目投资的大观资本也关注印尼互金,最早参与印尼互联网金融项目孵化,在印尼重点投资了唐牛金融。在大观资本创始合伙人韦海军看来,从某种意义上,大观资本的孵化和逐渐加码,进一步推动了印尼互金市场的火热。印尼不像中国有很好的土壤,有一些业务是无法跑起来的,金融业务有特殊性,一个好的金融项目,是走的长远的项目,有好的风控能力和发展能力的。

韦海军表示,从业务角度,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做到用户获取、优秀的风控能力和获取用户精准数据这三个环节业务,大观都会关注。

“用户获取方面,用户获取不是简单的买量,金融业务的稳定与健康,取决于用户的质量。唐牛一开始就选择了特定的消费场景,这个消费场景下,用户的风险识别就变得容易了,很高的用户沉淀很重要;风控方面,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定的交易体量,很多风险是完全看不到的,唐牛在 17 年年初把核心放在增加专业人员上,优化风控模型;获取用户精准数据方面,国内由于互联网基础应用的发展,用户消费行为的发生,让金融信用决策中很容易调用数据来评估,但是印尼没有,这需要在大量的交易中,不断训练和优化你的交易流程和信用评估模型,是业务发展的基础,唐牛也是这么走过来的。”韦海军说,互联网金融业务不能急功近利,但是一旦发展起来,就构建了足够高的壁垒。印尼的互联网金融远没有到谈论利润的时候,互金公司如果眼睛盯着利润而去,很可能先入坑。

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出海印尼的,已经在中国曝光的,发展比较好的有 10 几家,印飞科技(InFin Technology)、RupiahPlus、唐牛金融 TangBull、星合金融科技、岩心科技(AKULAKU)、Wecash 闪银奇异、DanaRupiah、Pendanaan、找饭金融、前隆科技、Advance.Ai、Easycash – Pinjaman dg HP。

印尼本地的金融科技公司发展比较好的也有 10 几家,KTA KILAT、Kredit Pintar、FinAccel、 DanaBijak、Pinjam uang、Uang teman、Kredit HP、Cicil、RajaUang、My home credit、Dana Siaga、Mentimun、masBro、Tunaiku、Zidisha、Kredivo、Danamas。

图源/App Annie,印尼财务应用 Google Play 热门排行榜

印尼本地 Fintech 公司中,大部分的业务是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少部分是消费信贷,还有 P2P 业务,因此给了消费信贷和小额现金贷的公司很大的发展空间,而出海印尼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大部分做的是现金贷和消费信贷。

在印尼本没有现金贷业务,现金贷是近两年兴起的风控手段全线上的小额借贷,借贷的金额低,借款期限 1 个月以内,由于印尼征信体系弱,根据印尼银行规定,即使对符合银行贷款资格的客户,银行也要 1-2 周的审核时间,而现金贷最快只需要 2 分钟就可以放款,对于印尼人是刚需。 

互金出海印尼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国内互金领域盛行的那段时间,互联网金融比传统金融的门槛低,导致很多玩家进入,有的互金公司遭遇危机,盲目的把借款金额做大,盲目追求高成交量,由于用户本身的风险承担能力不足,很容易引发大的金融风险。

这时候,国内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再度升级,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发文叫停了全国网络小贷公司的批设,并且强调部分网络小贷机构开展“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同时,赴美上市的互金概念股出现大幅杀跌,甚至流传着现金贷一刀切的说法。

随着市场的火热,监管越来越严格,越来越规范。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创业者出海,是必然趋势。韦海军认为,一方面是大环境,一带一路大背景下,文化自信经济发展的溢出效应,互联网金融出海和其他出海的创业者一样,在具体的细分领域承载了国家经济文化崛起的伟大梦想;另一方面,国内创业者在金融与互联网结合的发展中,摸索出了一整套服务用户的先进模式。从全球范围来看,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我国创业者掌握的先进的金融服务模式,能满足其他发展中国家用户的需求,所以出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困难重重

出海印尼,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落地、本地化等方面会面临很多问题。

国内虽然鼓励企业“出海”,但是目前人民币资本项目还未完全放开,跨境资金流动仍然受到限制。

中国外汇的管控很严格,中国的企业要到海外去投资,设立子公司或去并购一家公司,不论直投还是并购,中国的资金到海外去有相应的程序,要做登记和备案工作。盈科律师事务所福州分所高级合伙人陈东律师告诉白鲸出海,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第一要在企业注册地的发改委取得备案或者核准,第二去商务厅申请备案或者核准,取得《企业境外投资证书》。第三根据发改委和商务厅的备案或者核准文件,去外汇局申请外汇登记,然后才能换汇并汇到境外去。目前外汇局已经将外汇登记下放给具有办理外汇业务的银行,直接向银行申请就好。但是从去年开始到现在中国外汇实行强监管,基本上审核非常严,银行跟外汇局保持联动,非常谨慎。

中国 Fintech 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来到印尼,印尼 Fintech 公司增长迅速,印尼政府正计划建立一个金融科技中心,以更好地管理该行业。金融服务局主席 Wimboh 在近日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透露了该计划。Wimboh 称,该中心将具有三项主要职能:规制金融科技产品、对不同的金融科技提供平等对待以及完善政府关于金融科技的规定。Wimboh 认为,该中心的设立也将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保护,并帮助政府避免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系统风险。

据印尼媒体报道,印尼金融监管委员会副主席努尔达表示,该部门计划在明年 3 月前发布金融科技管理条例。

目前金融监管委员会已经通过了一项关于 P2P 网贷的监管规定。努尔达表示:“如果金融科技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可能会有更严格的规定。”

印尼政府的监管政策会越来越完善。监管政策对于金融科技企业的注册和持牌有一定的规范,陈东律师表示,金融科技借贷公司的外资控股比率不能超过 85%。金融科技借贷公司必须在其业务领域内专营并不再经营其他任何业务,最低注册资本为 10 亿印尼卢比(约人民币 49 万元),如果申请商业执照,最低资本要求为 25 亿印尼卢比(约人民币 125 万元)。

2016 年年底政府规定海外公司在印尼开展金融服务业务需要申请金融牌照,即为 P2P 牌照。申请金融牌照要在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完成注册,注册后拿到政府获准承认的文件,Rupiahplus 创始人 CEO 王一戈说:“申请金融牌照的流程,第一步是注册公司,公司分为很多种类型,像海外公司要申请外资合资公司,注册下来大概有半年时间,效率很低,第二步是拿着各种各样的证明去 OJK 申请政府获准承认的文件,申请通道将在今年年底关闭,拿到政府获准承认的文件后,政府会给 3-12 个月的观察期,确认公司运营良好,财务报表数据正常,就会发牌照。”

印尼金融管理局(OJK)

据了解,官方给出 21 张金融牌照,目前,排队的公司有 60 多家,已经有 24 家公司拿到政府获准承认的文件,等待拿到金融牌照。印尼 Fintech 的门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低。

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出海多采用合作的方式,在当地设立机构办事处投资,或投资入股当地企业尤其是持牌企业,或与当地企业共同出资设立新的公司。陈东律师介绍,“走向东南亚”的平台拓展海外业务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收购当地公司;二是在当地设立子公司;三是与当地公司合作,通过合作方式展业。与当地公司合作这种模式是以上三种方式当中最常见的选择,结合中国人的经验,由当地的人来实施。和当地公司合作,甚至合资可能是一个好办法,但中国企业应该掌控话语权,这样才能做得更大。

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一家总部设在北京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在 2017 年 1 月 23 日宣布和两家印度尼西亚本土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正式进军东南亚市场。

这家合资公司名为 PT. Digital Tunai Kita (DTK),印尼 PT Kresna Usaha Kreatif 是闪银公司的第一合作伙伴,该公司是印尼著名投资机构 Kresna Investments 的全资子公司,专注于电子商务、数字化和创意类业务。

另一家与闪银合作的当地公司是 PT JAS Kapital,该公司为 Mandiri 电子现金和 LINE Pay 提供支付技术基础设施服务。

陈东律师称,在印尼与当地企业合作时主要面临政策差异风险、金融环境风险、人文化境风险、外汇管制风险、法律体系风险等。因此在征战印尼市场时,各平台要结合印尼本国的监管政策来修改自己的运营模式及技术开发来迎合市场。此外,正如上述所提到,在与印尼当地企业合作的同时需要将掌控权把握在中国企业手中,保障己方利益的实现。

对于出海印尼的中国 Fintech 公司来说,选择一个合适的律师负责前期公司注册,申请牌照,跟当地合作方合作,签署合作的框架协议,可以事半功倍。很多出海的中国 Fintech 公司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如何找到合适的律师?陈东律师也是从事中国出海企业投资并购等的法律业务多年,有很多经验分享给出海的企业,他认为,每一个律师业务方向分工很细,不一定收费高的律师一定好。在欧美国家,从律师的执业范围看,一般是收费高的律师指的是他所从业律所的规模大,律师信誉好,专业程度好。但在一带一路的部分国家这种思维可能要做一个调整,像印尼,很多律师服务机构需要具体的去甄别,不一定收费高的服务就是好的,而且律师的配合程度、信誉度、效率都需要实践的检验,是有一定难度的。

“律师是否合适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专业性,一个是诚信度或者责任心。有的律师专业但是未必有很强的责任心或者不好配合。有的律师可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调整他们的工作方式。”陈东律师说。因此找到既有经验又负责任的律师很关键。

国内的资金出境比较难,只能找当地资金。而印尼当地互联网金融业务刚刚起步,和中国早年是一样的,还没有形成行业惯例,印飞科技创始人 CEO 范文洁认为,在印尼要自己开拓这个行业,资金的来源和资金的多样化成为做互金公司要解决的问题。

陈东律师表示,资金来源的渠道如果是当地资金的话,除非是互联网互金公司有一定的营业的积累,有一定的信誉,有一定的财产实力,金主才愿意投资。现在有两种方式:互金公司自己有资金池,资金供给方先把资金给到互金公司,互金公司再把资金给到其他的资金需求方。其中信用非常重要,持有资金池的互金公司有点像银行,经营存储和放贷的业务。如果说互金公司仅仅作为中间的桥梁,信息的提供方而言,撮合双方去交易,资金的供给方会对资金需求方做一个判断和调查。这样对互金公司的依赖就比较低了。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用工问题。出海印尼的 Fintech 公司想做到本地化,就要招聘印尼当地的员工,两国文化差异和宗教的因素就会产生一系列问题。

当地的监管部门,包括一些行政机关和法院对当地的劳工的保护力度还是很大的,会有双重标准,对于外资企业,可能更严格保护劳工的权益。陈东律师给出几点建议,对于出海的企业,一方面是要非常的熟悉当地用工方面的法律法规,最好聘请当地的法律服务机构提供这方面服务。所有的用工劳动合同以及一些规章制度都要很明确的披露给员工签字确认,包括聘用的程序,如果之后觉得不合适出海企业要保留相应的证据和痕迹。

2020 年前将拥有 3-5 家独角兽?

出海的浪潮热度不减,也给投资者带来机会。相关数据统计,有出海业务的国内互联网公司超过 6000 家,出海产品超过 10000 款。可以说是机会也是挑战。

根据出海投资的现状,投资者有自己的判断标准。韦海军坦言,大观资本选择真正出海的项目和创业者,给他们足够的支持。所以我们有一个先于市场的判断标准:那就是我们的目标创业者,是不是一个真正有愿景有能力为结果负责的创业者?是否能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企业家?这是我们最初的判断标准。具体到市场,是操作的业务细节了,一般我们会就事论事。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我们会考察的维度有:团队。团队是否是真正的创业者?项目。这个项目是不是解决特定需求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区域市场的特点。项目覆盖的市场有哪些?这些市场区域有哪些影响因数:比如用户的消费习惯、文化爱好当地的政策和经济环境等;项目的竞争力。在该领域处在什么样的竞争位置,行业里的其他参与者是什么样的?天花板和退出。被投项目的天花板在哪里?怎么退出?我们很看重最后的退出。”韦海军做了全方面的解说。

关于投后服务,韦海军觉得,大观资本能理解创业者,不为了证明自己而过度服务,也不在遇到问题和困难的时候指责创业者。一旦投资了,我们就是和团队共同进退的股东,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们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东南亚市场发展互联网金融行业潜力巨大,从印尼来看,Fintech 刚起步,监管比较规范。而中国 Fintech 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中国对手。

当地从业者也对印尼 Fintech 充满信心。C88 集团首席执行官 John Patrick Ellis 表示,印尼金融科技市场渗透率低,Fintech 行业是金融服务和技术同步发展的,这两个因素是互补的。他还表示,印尼 Fintech 崛起,预示着将在 2020 年前拥有 3-5 家独角兽公司。

印尼 Fintech 公司数量的增长,背后印证了 Fintech 领域在印尼的发展速度,在这个赛道上还没有出现独角兽,印尼同样会走美国、中国 Fintech 发展的道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合规和规避风险始终是 Fintech 领域关心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本身就有着高风险的特征,不要盲目的进入,也不要盲目的为了盈利而做。印尼 Fintech 需要从业者一起去推动。

Fintech 行业的机会不仅仅局限在印尼,看看东南亚其他国家,像是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还是有机会的。

本文由 jqyjr 编辑排版

推荐阅读

乐信逆势而上美国成功挂牌,带给互金出海哪些启示?

闫迪:一表了然,新兴互联网市场大PK |他山之石·巴西(六)

Uplive或于近两年启动IPO,“年中实现盈利年末收入超1亿美元”

Pandora Music登顶App Store美国畅销总榜,音乐产品出海从来不缺强敌!

绿洲游戏:五年了,页游《Legend Online》土耳其版MAU超百万美金|他山之石·土耳其(二)

相关文章推荐

Ar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