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局中局

嗨~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白小夭」

听说好看的人都置顶了我


文:白小夭  插图:Ji Hyuk Kim

1

咖啡厅。

“侦探,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是有什么发现了吗?”

说话的女人戴着昂贵的墨镜,红唇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娇艳欲滴。

“我拍了一些照片。许音小姐可以看一下。”

坐在许音对面的私家侦探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叠照片,放在许音的面前。

侦探拍下的,都是极度私密的照片。

照片中,男人和女人在床上赤裸交缠,像两条缠绕在一起的蛇。

许音皱了皱眉头,将照片收起来:“知道了,谢谢。”

晚上十一点左右,江言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中。

江言无视了坐在沙发上的许音,径自走向房间。

对江言来说,他对这个叫许音的女人,早就厌烦了。

一年前,江氏集团与许氏集团联姻,江言将许音娶进了家门。

初时,江言和许音还有夫妻之实,几个月之后,江言便再也不碰许音了。

他对这个整天摆出一副苦瓜脸的女人,根本提不起丝毫兴趣。

许音站起来,叫住江言:“你站住!”

“干嘛?”江言回过头来,表情极度不耐烦。

许音拿出那一叠照片,甩在江言的身上:“你自己看!”

“你派人调查我?!“江言一瞥照片,怒道。

“对,我就是调查了你,怎么了?你有胆子出轨,还没胆子被人拍照片吗?”许音大声说着,狠狠地瞪着江言。

“许音,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当然是想把这些照片曝光给媒体,让全世界都看看,你江大少爷到底是怎样一副嘴脸!”许音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

“你敢!”江言睁大眼睛,吼道。

“我怎么不敢了?不仅如此,我还要和你离婚!”

许音一字一句地说着,语气愤怒至极,“届时,许氏集团会撤回所有对江氏集团的投资,你等着赔钱吧!”

许音的每一句话都刺到了江言的心窝里,江言听了,气得浑身发颤,眼看着一个巴掌就要落在许音脸上。

没想到,江言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直直地栽倒了下去,手捂着心脏,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江少爷!江少爷!”家里的保姆听到楼下的争吵声,急急跑下楼劝架,却看到了晕倒在地的江言。

许音一愣,眼睁睁地看着保姆冲到江言的身边,慌张地摇了摇他的身体,江言毫无反应。

“少爷的病也好了一段时间了,这会怎么又……”保姆赶紧拨通了救护车的电话。

2

“言,你的身体好点了吗?”下午,江言醒来的时候,就接到了李枫的电话。

李枫是江言的情妇,在江言的心里,李枫乖巧、温柔如水,比许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言,我已经在医院门口了。我能上去看看你吗?”

江言的心里一阵感动。

也只有李枫会这么关心他。

他住进医院已经好几天了,许音看都没来看过他一眼。

“当然能啊,这几天没见到你,我都想死你了。”

“那许小姐……”李枫有些担心。

如果在医院里碰到情夫的正室,估计会引发一场世纪大战。

“放心吧,这里就我一个人,她肯定不会来的。”

听到江言这么说,李枫放下心来,便顺着楼梯往上走。

没想到,在二楼拐角处,李枫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音!

虽然她戴了帽子和墨镜,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李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李枫本能地往后一缩,却发现许音根本没有要上四楼去看望江言的意思,反而穿过一条走廊,去了孕检科。

难道她怀孕了?

李枫不免疑惑,她火速上了楼,来到江言的病房,告诉了江言这个事情。

“什么?你、你说她去了孕检科?”江言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

这半年来,他根本没碰过许音,许音怎么可能怀孕?

江言一拳砸在床上,嘴唇气得发白:“这个婊子,原来是自己在外面有了男人,才急着往我头上扣出轨的帽子!差点就着了她的道!”

“什么意思?”李枫愣住。

“我们俩的事,许音已经知道了。她拿着我们的床照,威胁我。”

江言将自己的手轻轻地覆上李枫的手,“我们一定要在她把照片曝光给媒体之前,先一步找到她出轨的石锤。

到了那时候,就算她把我出轨的事情捅出去,大家也会觉得她是恼羞成怒,伪造床照陷害我。”

“那……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你帮我盯着许音。许音那个人手段很多,我的身边,可能也有她安排的人。用我自己的人去调查她,我不放心。”

江言温柔地抚摸着李枫的头发,“枫,我知道你人脉广,办事也细腻,你一定会做好这件事的。”

顿了顿,江言又补充道:“你找到了许音出轨的证据之后,我就和她离婚,娶你。”

说这话时,江言的语气很认真。

听完,李枫的眼中陡然放出光芒来。

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进入江家的门了。

李枫看着江言的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

3

在市里,李枫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认识的朋友也不少。

但是,她请了几个朋友帮忙跟踪许音,半个月来却一无所获。

然而,这一天,李枫刚从画馆的地下室开车出来,就看见不远处,许音的车正往前行驶着。

求人不如求己,李枫决定自己跟踪许音一回。

李枫开着车,不远不近地跟在许音的车后头。

过了几十分钟后,许音的车,拐进了当地最大的一个陵园里。

陵园?

她去那干什么?

李枫下了车,蹑手蹑脚地跟在许音的身后。

许音捧着一束小白菊,轻车熟路地绕过几个弯,最后停在了一座墓碑跟前。

墓碑上写着“徐哲”的名字。

徐、徐哲?

李枫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手心里也沁出了冷汗。

徐哲……

徐哲不是她失踪了两个多月的前男友吗?

几个月前,李枫因为嫌弃徐哲没钱,便毅然决然地和他分了手。

分手后没多久,徐哲就如空气一般消失了。

徐哲的家人曾报警找过徐哲,但警察也没查出徐哲的下落。

没想到徐哲死了。

李枫看着墓碑之上,那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里的人面目熟悉,却让她没来由地感到阴森可怖。

可是,许音却像是徐哲最亲近的爱人一样,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墓碑,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对着墓碑说着什么。

传言中,许氏集团的大小姐许音是一头母老虎,可是她在这个时候,却温柔得如同一汪春水。

谜团如解不开的毛线一般,在李枫的心里越缠越密。

4

出了陵园之后,李枫迫不及待地开车前往医院,想告诉江言这个事情。

李枫急匆匆地赶到了病房的门口,还没踏进门,就听到江言的声音:“医生,你不是说,我的身体对新的心脏没有产生排异反应吗?那我这次晕倒了,又是怎么回事?”

新的心脏?

李枫的心猛地一跳。

“江先生,您放心,您的新心脏绝对是没有问题的,您的身体也没有对新心脏产生任何的排异反应。”

医生礼貌地解释着,“您这次晕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您在两个多月前才做了手术,新的心脏还没有完全适合您的身体机能。

再过一段时间,您就会完全恢复过来了。”

“希望是这样。”

江言的语气听起来很严厉,“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匹配我的心脏,要是到时候又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医院脱不了干系。”

“是,江先生。”医生毕恭毕敬地说道,转身出了江言的病房。

听到有脚步声朝门口走过来,李枫一闪,迅速躲到了隐蔽的拐角里,避过了医生的视线。

怎么回事?

难道江言他,换过心脏?

那么现在在他身体里的,又是谁的心脏?

李枫突然想到了她的前男友徐哲。

徐哲在两个多月前失踪,而江言,是在同一时间段换了新心脏……

李枫的心头,突然浮现了一个大胆而恐怖的想法。

5

一周后。

江言出院,回到了自家的别墅中。

他和许音依然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吵得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动手。

有一次,正在厨房做菜的保姆听到楼下有争吵声和玻璃碎裂的声音,吓得赶紧下楼去看发生了什么。

赶到现场时,就看见一道鲜血从许音的头上流了下来。

而江言的手上,拿着一个破碎了的水晶杯。

江言丝毫不顾受伤了的许音,甩手便出了门。

保姆替许音包扎好额头后,许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注视着保姆收拾着一地的碎片,眼睛里的恨意如烈火般翻滚。

第二天,江言回到家里,依然毫不关心许音的伤势,他甩给许音的,只有无视和白眼。

保姆以为,脾气火爆的许音会因此与江言再度大吵,没想到,许音在这几天里,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座冰山,选择对江言避而远之。

两人同住在一个家中,却像根本看不见对方一样。

但是,对于保姆来说,他两冷战也比大吵要来得好。

保姆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许音和江言的关系,终究会缓和一点。

没想到,这一天,保姆下楼喊江言吃饭,喊了好几声,屋中的江言都未应答。

保姆感到十分奇怪,拿来钥匙,开了房门的锁。

一进门便看见,房间的床上,流淌着一大滩鲜血,江言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早已人事不知。

而许音的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刀……

未完待续


 白 小 夭 

扫 码 和 我 一 起 来 搞 个 故 事 吧

每 晚 八 点 不 见 不 散

 你可能还想看 

 我想要你的一个赞,就像你在对我说晚安 

相关文章推荐

Array

你了解神的帐幕吗?

情感  2017-12-27 10:14

找一个听话的人,再恋爱

情感  2017-12-27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