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邵明安:我的一生有三天

(记者 鹿赛)30多年前,一个来自湖南常德的农村小伙挑着扁担,来到了位于陕西杨凌的中国科学院西北水土保持研究所。怀着对农民和土地的深厚感情,他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科研生活。经过30多年的千锤百炼,如今,这个曾经从外地农村来的不起眼的小伙子,荣获了中国科学技术最高学术称号“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就是土壤物理学家邵明安。

1982年9月,从武功县普集镇火车站急匆匆下来一个小伙子,他挑着100多斤重的扁担,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乡音,看起来慌张而又不知所措。虽然他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有点“土土的”,但其实他已经是湖南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的高材生,凭借优异成绩考上了杨凌水保所硕士研究生。因为不了解当地情况,他从普集镇车站就下了车,折腾了一天才到达杨凌。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同学们的一句“你叫个撒”又让他犯了难,语言上的障碍让他在这里的生活难上加难,不由得更加思念家乡。

(1983年,邵明安与导师、土壤学家李玉山)

邵明安所报考的专业是土壤物理学,说白了就是天天跟泥土打交道的专业,很脏很累也很辛苦,但对邵明安来说并不觉得苦。从农村出来能够上大学,让他感恩,能够从事科研工作,更让他觉得无上光荣。生活上的困难被充实的学业冲淡,他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中忘乎所以,不可自拔。

他在学习中总有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儿,这股劲让他有了一些成绩,也吃了不少苦头。有一次做土壤离心地实验,他惊喜的发现“土壤的体积可以被压缩一倍”,他激动地把这个现象告诉了导师,却得到“我们早都知道了,你不用再做了”的回复,邵明安心中的一团火瞬间被浇息。邵明安还是放不下这个发现,他不停的琢磨土壤每天能蒸发多少水分。为了进行这项测试,他自己跑到汉中买了蜂窝煤炉子和秤并徒手背回杨凌,挖了一个深2米8的大坑,跟重达450斤的土块较上了劲。有一天突然下雨,他担心温室棚漏雨,急忙跑去加盖遮雨棚,没想到温室棚上漏电,一个电击将他打飞到2米远。当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被电击,他醒来后还是强忍着痛把遮雨棚盖好,才回到住处。

(邵明安做实验、进行野外考察)

凭着这份对科研的执着,邵明安先后发表《黄土区土壤水分有效性的动力学模式》、《植物根系吸收士壤水分的数学模型》等论文,国内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些研究成果已经达到国际水平。1988年9月,在中南海怀仁堂,32岁的邵明安从老一辈科学家手中接过了首届中国科协“青年科技奖”奖杯。就这样,他冲向了土壤物理学科领域的前沿。

1992年11月,邵明安接受国家教委派出计划赴美国访问,进行“根系中水分和溶质运动”的合作研究。期间由高访转攻博士学位,成为美国科协会员、美国土壤学会会员。当时,95%的同学都留在美国,有人说,邵明安大概也不会回到黄土高原了。然而,这个在学生时代就立志要为黄土高原农业研究尽微薄之力的年轻学子,在毕业的第二天就坚定地飞回祖国,因为他时刻铭记导师周光召院士的一句话:“回到西北,扎根黄土高原,大有可为!”

(1996年毕业答辩后,邵明安(左四)在爱荷华州立大学农学院门口与导师留影)

回国后的邵明安先后担任黄土高原土壤侵蚀与旱地农业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副所长、所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等职,将所学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的学生,同时带领同事们一起扎根黄土搞科研。

(邵明安扎根黄土、教书育人)

此后,邵明安先后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3项、长江学者创新团队计划项目、中国科学院重大项目、中国科学院和国家外专局“创新团队国际合作伙伴计划”项目和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方向项目等。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主要论著372篇,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学会一等奖3项、二等奖7项。获首届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奖、首届中国土壤学会奖、首届陕西省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

(2017年11月28日,邵明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采访中,当视线记者问到这些荣誉的背后需要什么样的付出时,邵明安说那是99.9%的努力和0.01%的灵感。对于自己的一生,邵明安早都规划好了,他说,他的一生有三天,就是昨天、今天和明天。“昨天,是杨凌示范区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培育了我。今天,是强大的祖国和飞速发展的杨凌造就了我。30多年前,选择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工作是我至今都觉得光荣和骄傲的事,明天,我将为杨凌的发展竭尽全力,为中国农业奉献终身”。


编辑:杜雯  责任编辑:李慧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