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McIntyre:与 Fedora 的那些事

最近我们采访了 Mark McIntyre,谈了他是如何使用 Fedora 系统的。这也是 Fedora 杂志上系列文章的一部分。该系列简要介绍了 Fedora 用户,以及他们是如何用 Fedora 把事情做好的。-- Charles Profitt

本文导航

编译自 | https://fedoramagazine.org/mark-mcintyre-fedora/ 

 作者 | Charles Profitt

 译者 | zrszrszrs

最近我们采访了 Mark McIntyre,谈了他是如何使用 Fedora 系统的。这也是 Fedora 杂志上系列文章的一部分[1]。该系列简要介绍了 Fedora 用户,以及他们是如何用 Fedora 把事情做好的。如果你想成为采访对象,请通过反馈表[2]与我们联系。

Mark McIntyre 是谁?

Mark McIntyre 为极客而生,以 Linux 为乐趣。他说:“我在 13 岁开始编程,当时自学 BASIC 语言,我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并在乐趣的引导下,一步步成为专业的码农。” Mark 和他的侄女都是披萨饼的死忠粉。“去年秋天,我和我的侄女开始了一个任务,去尝试诺克斯维尔的许多披萨饼连锁店。点击这里[3]可以了解我们的进展情况。”Mark 也是一名业余的摄影爱好者,并且在 Flickr 上 发布自己的作品[4]。

作为一名开发者,Mark 有着丰富的工作背景。他用过 Visual Basic 编写应用程序,用过 LotusScript、 PL/SQL(Oracle)、 Tcl/TK 编写代码,也用过基于 Python 的 Django 框架。他的强项是 Python。这也是目前他作为系统工程师的工作语言。“我经常使用 Python。由于我的工作变得更像是自动化工程师, Python 用得就更频繁了。”

McIntyre 自称是个书呆子,喜欢科幻电影,但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却不是科幻片。“尽管我是个书呆子,喜欢看《星际迷航Star Trek》、《星球大战Star Wars》之类的影片,但《光荣战役Glory》或许才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他还提到,电影《冲出宁静号Serenity》是一个著名电视剧的精彩后续(指《萤火虫》)。

Mark 比较看重他人的谦逊、知识与和气。他欣赏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人。“如果你决定为另一个人服务,那么你会选择自己愿意亲近的人,而不是让自己备受折磨的人。”

McIntyre 目前在 Scripps Networks Interactive[5] 工作,这家公司是 HGTV、Food Network、Travel Channel、DIY、GAC 以及其他几个有线电视频道的母公司。“我现在是一名系统工程师,负责非线性视频内容,这是所有媒体要开展线上消费所需要的。”他为一些开发团队提供支持,他们编写应用程序,将线性视频从有线电视发布到线上平台,比如亚马逊、葫芦。这些系统既包含预置系统,也包含云系统。Mark 还开发了一些自动化工具,将这些应用程序主要部署到云基础结构中。

Fedora 社区

Mark 形容 Fedora 社区是一个富有活力的社区,充满着像 Fedora 用户一样热爱生活的人。“从设计师到封包人,这个团体依然非常活跃,生机勃勃。” 他继续说道:“这使我对该操作系统抱有一种信心。”

2002 年左右,Mark 开始经常使用 IRC 上的 #fedora 频道:“那时候,Wi-Fi 在启用适配器和配置模块功能时,有许多还是靠手工实现的。”为了让他的 Wi-Fi 能够工作,他不得不重新去编译 Fedora 内核。

McIntyre 鼓励他人参与 Fedora 社区。“这里有许多来自不同领域的机会。前端设计、测试部署、开发、应用程序打包以及新技术实现。”他建议选择一个感兴趣的领域,然后向那个团体提出疑问。“这里有许多机会去奉献自己。”

对于帮助他起步的社区成员,Mark 赞道:“Ben Williams 非常乐于助人。在我第一次接触 Fedora 时,他帮我搞定了一些 #fedora 支持频道中的安装补丁。” Ben 也鼓励 Mark 去做 Fedora 大使[6]。

什么样的硬件和软件?

McIntyre 将 Fedora Linux 系统用在他的笔记本和台式机上。在服务器上他选择了 CentOS,因为它有更长的生命周期支持。他现在的台式机是自己组装的,配有 Intel 酷睿 i5 处理器,32GB 的内存和2TB 的硬盘。“我装了个 4K 的显示屏,有足够大的地方来同时查看所有的应用。”他目前工作用的笔记本是戴尔灵越二合一,配备 13 英寸的屏,16 GB 的内存和 525 GB 的 m.2 固态硬盘。

Mark 现在将 Fedora 26 运行在他过去几个月装配的所有机器中。当一个新版本正式发布的时候,他倾向于避开这个高峰期。“除非在它即将发行的时候,我的工作站中有个正在运行下一代测试版本,通常情况下,一旦它发展成熟,我都会试着去获取最新的版本。”他经常采取就地更新:“这种就地更新方法利用 dnf 系统升级插件,目前表现得非常好。”

为了搞摄影,McIntyre 用上了 GIMP[7]、Darktable[8],以及其他一些照片查看包和快速编辑包。当不用 Web 电子邮件时,Mark 会使用 Geary[9],还有GNOME Calendar[10]。Mark 选用 HexChat 作为 IRC 客户端,HexChat[11] 与在 Fedora 服务器实例上运行的 ZNC bouncer[12] 联机。他的部门通过 Slave 进行沟通交流。

“我从来都不是 IDE 粉,所以大多数的编辑任务都是在 vim[13] 上完成的。”Mark 偶尔也会打开一个简单的文本编辑器,如 gedit[14],或者 xed[15]。他用 GPaste[16] 做复制和粘贴工作。“对于终端的选择,我已经变成 Tilix[17] 的忠粉。”McIntyre 通过 Rhythmbox[18] 来管理他喜欢的播客,并用 Epiphany[19] 实现快速网络查询。


via: https://fedoramagazine.org/mark-mcintyre-fedora/

作者:Charles Profitt[21] 译者:zrszrszrs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LCTT 译者zrszrszrs

相关文章推荐

Apple Store 下雪花了!来试试~

科技  2017-12-10 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