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区域采购”或成2018年药品招标新关注点?

 专栏作者/曹典君

 一本正经吐槽的医药行业君,擅长于将产业分析与鸡血狗血一同乱炖成一篇篇杂文。

摘要:从长远来看,药品的采购和使用还是以临床需求来决定准入价格,挖掘药品的经济学价值,对药品的临床疗效研究有充分认识,才是国内药企下一步积极应对的路径。

丨2017年药品碎片化招标现象越来越频繁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下面简称“7号文”)中曾提到医院的药品采购主要通过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采购。

2017年基本上所有省都建设了各自各种形式的医疗机构药品、耗材和医疗器械三合一的网上集中采购与监管平台,但是主要还是以药品的集中采购为主,耗材的集中采购有望2018年得以突破。

按理说省集中采购后,企业招标工作人员应该工作量大减了,但是事与愿违。原因在于7号文“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允许以市为单位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自行采购”的决策。

全国的医改试点城市200个,138个未试点城市。这意味着招标人员完成省级招标后还要再来一轮应付200个试点城市的各有特色的招标采购方案,工作量大增。

丨多地区联合采购

7号文所鼓励省际跨区域在2017年有了新的进展。7号文指导下的各省探索跨区域联合采购的多种形式,截止至2017年11月24日,全国已形成三明联盟、西部联盟(10省、自治区)、京津冀联盟、“沪苏浙皖闽”四省一市联盟、粤鄂联盟。其中,西部联盟和京津冀联盟主要针对的是医用耗材的采购。

如下所示,目前药品采购联盟中三大联盟的两个即三明联盟和四省一市联盟都有福建的影子,其中三明联盟参考的是三明的价格,四省一市联盟由福建牵头谈判,由此看来砍价将会是联盟工作重点。

三明联盟

涉及省市:三明、宁波、珠海、乌海、玉溪,河北省唐山市、邯郸市、沧州市、衡水市、邢台市、张家口市6个试点城市及28个示范创建县,以及太原市、鄂尔多斯市、庆阳市、青海互助县、漯河市、濮阳市、铜仁市、贵阳市、江西于都县、江苏启东市、兴安盟、湘西自治州。

启动时间:2015年,内蒙古的乌海市和三明拟签订协议,进行限价采购。同一年,浙江宁波也与三明实施联动,实行药品耗材跨地区联合限价采购。

合作内容:在“单一货源、联合采购、统一结算、严格监管”的办法下,参考福建省内各片区及联盟内部的采购价格为限价。采取网上两轮竞价的方式。原则上,采购周期为二年。国内药品生产企业(包括分装)和进口药品国内总代理商需依约确保至少一个周期的正常供货中途不得放弃。

西部省区医用耗材采购合作联盟

涉及省市:陕西、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新疆,湖南、辽宁、黑龙江

启动时间:2016年9月6日,陕西、内蒙、四川、宁夏四省共同签署《陕川蒙宁医用耗材数据共建共享合作协议书》,并进行了四省区第一次医用耗材采购数据交换对接。

合作内容:第一阶段,西部各省区分别提供现有高值医用耗材的基础数据,实现高值医用耗材基础数据的共享;第二阶段,制定统一的编码标准,确定共同维护和上传机制,确保数据库基础数据安全有效,西部各省区根据各自工作需要,随时调用共享数据库信息,实现各省区高值医用耗材基础数据库数据的统一,资审及价格等信息互联互通。

津、京、冀联盟

涉及省市:北京、天津、河北

启动时间:2016年7月,津冀三地签订了《药品医药耗材联合采购协议》,此外,京津冀还签署了《卫生应急协议》、《疾病预防控制协议》、《医疗卫生全面协同发展协议》等。

合作内容:由天津市卫生计生委承建的京津冀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已于2017年1月26日上线运行。已有225家企业在京津冀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申请账号注册,其中129家已完成数字证书的领取。

四省一市联盟

涉及省市: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福建牵头药价谈判;浙江主持耗材联采;上海促进医疗联合;安徽扩大中医服务;江苏协调服务价格和信息共享。

启动时间:2016年11月13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务院医改办在北京召开“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综合医改工作交流会。会上,四省一市代表共同签署了《沪苏浙皖闽四省一市建立综合医改联席会议制度协议》。

合作内容:2018年3月,四省一市已确定若干种用量大、价格高的原研、独家药品,制定目录,由福建省牵头进行价格谈判。

粤鄂联盟

涉及省市:广东、湖北。

启动时间:2017年11月24日,广东、湖北签署跨区域药品交易战略合作签约。

合作内容:实现多方“互联、互通、共享、共生、共赢”为发展目标,探索资质互认、交易数据共享、药品联合采购等合作,实现提高药品流通效率,合理降低药价,提高药品供应水平的目标。

数据来源:识敏信息

通过招标、谈判方式降低药品价格一直是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的重点关注指标。

为了让药企降价,7号文曾提出“量价挂钩”措施,集中批量采购后药品企业根据量去决定降价。

然而目前各省平台在招标前公布采购量的只有寥寥可数几个省,药品企业降价中标后,药品实际采购量未必按医疗机构所填报的计划来。

跨区域采购联盟如果也解决不了量价挂钩的难题,经过多轮降价后,企业降价的动力不足。最有可能的是,联盟的省份中的中标最低价共享罢了。

三明联盟是医保城市的联盟,要在省级药品价格上,同时参考三明的价格。对于药企来说,医疗机构可以通过多个平台对药品进行采购,药品市场准入难度加大,省级平台、医改城市联盟、医疗机构都需要维护。此外,如果其他医改城市也各自联盟,招标人员的工作量有望大减。

展望

2018年预计跨区域联盟将选择部分产品开始谈判试点。预计谈判模式有可能会参考GPO(代表中小医院联合采购)、PBM(代表保险公司集中采购)模式。

对于企业来说,对自己产品的价格要有全国规划的意识。近年来已经有不少企业通过放弃中标结果的方式维护价格。

但是从长远来看,药品的采购和使用还是以临床需求来决定准入价格,挖掘药品的经济学价值,对药品的临床疗效研究有充分认识,才是国内药企下一步积极应对的路径。

更多阅读:

1、进口药新潮,将带给药企怎样的变局?

2、加大2017药品招标难度,广东省连夜发两文!

▌合作、投稿等事宜请在微信后台回复

思齐圈(www.siqiquan.org)—专业知识分享平台

 精彩活动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