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利福尼亚吃喝指南

北京最不缺的就是变化。

微观的美食或饭馆不用多说——方兴未艾的胡同改造不知扼了多少吃货的腕。就算是宏观如行政区划,也是更迭走马,平心而论,变化真正意义上最大的当属通州 ——曾经的通县,后来的“通利福尼亚”,如今的首都副中心。

规划中的通州美景

通州的发展初以千岁纪年。它位于世界最知名的运河京杭大运河的北端,依本地水网之便,托运河北端之利,漕运发达,名噪一时。通州地界儿不大自有繁华,南来北往舟人如织,“通州三宝”因此诞生而传世。

“京杭大运河的终点站到了,食材们请下船”

通州三宝不是顺口溜,大顺斋糖火烧第一宝,小楼烧鲶鱼第二宝,万通酱豆腐第三宝。“通州三宝”老一辈张嘴儿就来,本土年轻人已经知者寥寥,通州新居民更是一无所知。

第一宝是糖火烧,点心。糖火烧诞生于380年前,创始人是南方人,乳名大顺。中年随船到通州后,利用善长南点的技艺,开铺子做火烧炸油饼,后有大成创建大顺斋。

高油高糖高热量。这是码头文化的留痕——码头工人卖的是苦力,非高热量食品不能解馋

其实糖火烧和芝麻酱烧饼一样,都是可以放在早点中出售的面食,但是传统大顺斋的糖火烧据说100斤成品中面粉只有五斤,其余成分就是纯芝麻酱和红糖,这个比例不得不以甜点称之。

第二宝是小楼烧鲶鱼,荤菜。小楼的菜味道保持的不错,自诩为做饭行家的老通州回民阿姨前几天还跟我洋洋得意的推荐小楼家的鲇鱼,宫保虾仁和肉烧饼。

小楼的烧鲶鱼,隔着屏幕都馋人

百年前清真馆子“小楼饭庄”创立,老通州人士利用运河之便,打特产鲇鱼主意:一条鲜活鲶鱼,掐头去尾只留中段,淀粉裹底香油红烧,三炖三烤急火文火反复过油,勾芡出锅。又炸又红烧,的确是香的不一般!

要说正宗清真早点,小楼饭店也能坐第一把交椅

第三宝是万通酱豆腐,咸菜。北方特产里咸菜似乎是铁打的主角,保定的铁球面酱春不老后两样都算是咸菜。万通酱豆腐诞生于100年前,当时的万通从浙江绍兴采购酱豆腐坯料,沿大运河漕运至通州,漕运时间特长,腐乳充分吸收佐料并发酵,成品细腻芳香,色泽鲜红。

随着北运河的淤塞,万通酱豆腐建国前没落,难堪三宝重任。后来通州佐料厂继承万通衣钵,生产仙缘牌酱豆腐和咸菜。这反而比前两宝更有人缘儿,我的通州同事虽然不知道仙缘和万通渊源,却认为仙缘咸菜天下第一。

“通州三宝”中最难寻的一宝

十年前,通州年轻人逛街最爱去地方是西门和新华大街—有各种可砍价的小店铺,讲究点的大人买东西首选大楼——通州百货大楼的简称,更讲究的人,便坐车到朝阳东城等城区的商场来买——他们管这叫去北京。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通州发展也冷月无声,岁月亏人老却并不亏人嘴,美食容易换代却不易断代,三宝老了,四宝冒头,“新通州四宝”(胖子哥杜撰)还是默默丰满着人们的胃口,味道好极了,一点儿也不比“北京”的美食逊色。

1 | 肘子、烧饼和烧饼夹肘子

通州以前很像一个三线小城市,小而安逸,开店的老板做的是口碑和回头,味道远大于噱头,起个店名就像闹着玩,运河边上卖羊杂汤的就叫河边羊杂,永顺镇上卖烤鸡炸鸡的就叫永顺炸鸡,西海子公园卖烧饼夹肉的就叫西海子西园烧饼夹肉。

这一类型的小店里,我最推崇的是西海子西园烧饼夹肉。发面烧饼2元一个两面芝麻个头不小,一张A4纸上勉勉强强的放两个。大概是因为使用发面的原因,软香的口感和其他夹肉的白吉馍、老北京烧饼迥然不同。老汤秘制炖肘子,50一斤,可以挑肥拣瘦的买,炖的味儿那是相当的不赖,香不腻口。

是只恨自己嘴不够大啊!

饭店一早营业,主打三样菜:肘子、烧饼和烧饼夹肘子,肘子加不加到饼里,加多加少,加肥加痩自己都能当家作主,特别朴实的鸡蛋汤、凉菜和烧饼夹肉绝配。人流量大,排队人多,翻台特快,口感往往大于期待。

2 | 邻居牌农家菜、冬季限定咯吱盒

高手在民间,北京尤甚。一个普通农村里,隔壁的大爷自己剜花刀裹糊炸制调汁的松鼠鱼十分地道,邻居大姐柴锅打黄瓜馅糊饼、饼铛煎豇豆馅锅贴千分诱人,就连村东头有残疾证吃低保金的阿姨最喜欢和人讨论的也不是自己多苦,而是昨天的拔丝红薯能拉出三米去。

过年必不可少的还有咯吱盒(不是清真饭馆的咯吱),咯吱盒有人说是通州原创:纯绿豆挑干净去市场磨成粉,柴火大铛上摊成煎饼,烙得后趁热卷成卷(放不放香菜也是派系问题),用好花生油锅炸完出锅,着实好吃。

吃春饼的时候,一把捏碎了撒上,不是一星半点的香

所以,通州美食的第二宝便是农家菜和冬季应季的炸咯吱盒。农家菜里,双埠头村的顺其自然私家菜开了十几年,在一个典型的通州农村里,一到周末,村里的路都不够他家客人停的,糊嘴的猪蹄肘子,赛豆腐的牛筋牛肉,香死人的红烧肉炖海带炖炸豆腐,野味十足的应季野菜丸子,菜是横了点,不过真过瘾。

3 | 宋庄小堡村的吃喝艺术

中国.宋庄这块招牌响彻国际艺术圈,曾经是世界最知名的原生态画家、画廊和画交易市场集散地。通州有个宋庄镇,宋庄有个小堡村,小堡村90年代中期来了很多原住圆明园的画家,有“教父“之称的评论家栗宪庭机缘巧合也居此地。此后,头羊效应引发了大量或志同道合或浑水摸鱼的艺术人才集聚。

人多出便有饭馆。托艺术家们的福,小堡村有特点的饭馆雨后春笋,不少艺术家或艺术家好朋友开的,为营业也为聚会,更像是沙龙。这些店设计感强,店里普遍挂本村产油画,店名或菜名艺术侧漏,比如十年前开业的苹果树下,小院靠窗长沙发,盛放在带铁链木桶里的土豆片叫做毕加索土豆。在微博尚未盛行的当时,这本身已足够艺术。这家店是小堡艺术风格饭馆的先锋。

餐厅还在草场地开了分店,米开朗鸡煲、毕加索土豆还都是招牌

再后来,领导的更迭,艺术节的停办,房租的上涨,土地的拆迁,大量商业的介入,中国.宋庄这个当初世界最知名的原生态画家群不复原生态。还好饭馆数量有增无减——大众点评里小堡美食显示有212家。

先锋者苹果树下还在,鸡爪比毕加索好吃;

服务员都是聋哑人的米娜餐厅也是老资格,店里有喜欢占着靠窗位置沙发晒太阳的猫,有平安夜红酒巧克力包好的苹果一高兴都送的老板;

老店湘菜香装修艺术,菜品却天然去雕饰的美好;

风子宴菜品不辣,红烧鲤鱼和梅菜五花肉都很合格;

建国烤全羊装修风格和菜单很有特点,价高实惠,三个人半个羊排就够了。

这道菜的名字有意思,朋友们可以留言猜猜!

艺术家走了,美术馆荒了,艺术村变了,但附生的美食馆子却马步扎的稳当。这才是真正的行为艺术。

4 | 永远给身边儿饭馆留着肚子

通州有自己的方言,有自己原著的居民,有自己吃着顺口的饭馆和菜品,这些饭馆远客没必要驱车一试,每个人的推荐也不完全一致,但对于本地人来说却有感情和意义——美食是个习惯。

这个推荐可能是只卖四样菜的顺友餐厅的炖鱼籽;

可能是西上园龟博士东侧兴福楼的宫保鸡丁;

也可能是玉桥东里的天香石锅鱼,车站路的鑫巴蜀;

也有可能是小楼饭庄和八旗京味楼。

关于只卖四样菜的顺友餐厅,可以戳这里:

那些不好找,但是找到就很满足的北京小馆子

1989年的北京市统计年鉴中,通州还叫通县,连远郊区都不算;1999年的年鉴,通州是唯一一个跻身远郊区的县;2009年的年鉴,通州的分组已经是城市发展新区。2019年,副中心基本建成使用,届时统计年鉴又会怎么定义通州呢?副中心建成后,美食圈的更迭势在必行,“新通州美食四宝“何去何从?去哪,又会从了谁没人猜对结局。

若还为没有提前买“副中心”房子而哭泣,麻利儿的按图索骥去吃“副中心”美食吧,否则眼泪很可能再流一次。

文:胖子哥的饿世界

部分图来自网络

 点击标题,在这些文章里了解一大口

吃什么

烤串 | 卤煮 | 肥肠 牛肉面

烧鸟 | 小龙虾 | 煎饼

菓珍 | 桃子 | 冰粉 | 杏仁豆腐

去哪吃

成都 | 上海 武汉 广州 | 台州

南京 | 云南 | 潮汕 | 天津

听故事

大董 | 冯唐 | 董克平 | 侯德成

钱粮胡同 | 三里屯 | 雅宝路 | 胡同

看推荐

Best 100 | 北京小馆 

牛肉拉面 | 潮汕火锅 | 精酿啤酒

吃肥肠 早点 | 涮羊肉 | 冰品  

爱吃的人总会相遇。

相关文章推荐